第二百七十一章 真正死去的人

刚刚醒来的白英由半夏伺候着,准备着一会用膳。

正坐在屋里等着苍术过来的她等了好一会都没有等到人,不免有些担心了。

“半夏,十三叔怎么还没有过来呢?”

此时的半夏正摆着碗筷,听到她的问话,不由地回过头去查看。

“奴婢也不知道呢,方才就已经让人去通知了,难不成出了什么事情?”

她这话刚落下,白英隐隐之间就感到一丝不安,仿佛事情真的会被半夏说中。

为此,她静不下心来继续等着,猛然站起身往外走去。

“主子,你这是要去做什么?”

半夏看到她出去,连忙喊道。

“找十三叔!”

白英丢下这么一句话,头也不会的离开了。

提着裙摆没走出多远的她正好撞见匆忙往她这边赶的罗勒,“罗勒,十三叔呢?”

“主子爷正在小镇那边与敌人对峙,他命属下前来禀告主子你,不能过去。”

主子爷一开始就已经料到,主子等不到他一定会出去找人,要是冒然让她前去只会有更多的危险。

“你觉得他说的话我会听吗?”

白英扫了一眼他,直接转身离开。

罗勒因为顾及她还有身孕,不敢冒然动手,只好用身子拦住白英的去路。www.mdjfu.com 青瓜小说网

几次想离开都被拦住的白英最终站在原地,抬起头狠狠地瞪了一眼罗勒,问:“你觉得你真的能够拦住我吗?”

“属下自知不能,但还请主子不要让属下难做。”

白英知道以罗勒的能力,是能够拦得住她的,不过因为顾及,所以才没有真正的动手,也知道罗勒只是听命办事。

无可奈何之下,她也只好深呼吸一口气,看向罗勒,问:“那么你告诉我,十三叔为什么突然间去了小镇?”

“这个……”

罗勒一时之间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没有收到明确的指令,不敢妄自决定。

就在他无措之时,佟太妃却出现了。

白英看向难得出现在这边的佟太妃,她连忙行礼,随即起身问道:“母妃,你怎么过来了?”

“哀家也是担心你做出傻事。”

佟太妃说着便来到白英的面前,“苍术离去之前,告诉过哀家,他过去并不会有危险,只是挟持证人的人前来要求他过去谈条件。”

白英听到是挟持证人的人,当下就显得激动起来。

“被挟持的人是京城外西郊的?”

佟太妃回想了一会,很是肯定地说道:“当时听术儿说,是那样的没错。”

“那十三叔是不是只身前往?而对方又有多少人?”

这话是白英问罗勒的,看罗勒的样子仿佛刚从小镇回来。

“主子爷是只身一人过去的,而对方也是只身一人,并没有带上任何手下或者杀手,主子请放心。”

白英一听,也就松了一口气。

“既然术儿没有任何危险,英儿你也不用那么担心,还是好好地在家里等着消息,就别再想着过去找术儿。你过去了要是出了事情,他还要分心去顾及你。”

佟太妃认真地分析着情况,白英也是看到她的面子上,老老实实地回去坐好,在佟太妃的监督下乖乖地用完膳,随后又开始了不安的等待。

半夏在一旁边整理东西边看向佟太妃,哀求着对方和白英说说话,否则不说话老板着脸的白英实在是太可怕了。

佟太妃对于半夏的求救,也只能当做没有看见。

她不是不想帮忙,只是面对这样的白英,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索性就由着她就好了。

眼看着时间也过去差不多了,佟太妃索性挥手让无力的其他人都先下去。

半夏知道她是有话要和白英说,也就向其他人使了使眼色,随后带着他们都离去了,出去的时候还带上了门。

白英听到关门的声音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在看到身边的佟太妃好之后,发觉对方有话想要对她说。

确认好四周已经没有其他人之后,佟太妃这才看向白英,细声问:“英儿,哀家也算是活了半辈子的人了,看似对外面的事情不关心,其实心里很明白。这段时间你们为什么事情而烦而忧,哀家都清楚。可哀家希望你们能够明白,自己心里清楚和与你们跟我说是不一样的。你难道没有什么话要和哀家说吗?”

听到这话的白英说不震惊是假的。

外面的事情,她和十三叔都是选择不告知佟太妃的,但没有想到,这只是他们的不告知,并不代表着其他人不那么做。

“母妃你当真什么事情都知道?”

白英实在是不相信,忍不住出声发出疑问。

佟太妃点点头,道:“在很早以前就已经有所耳闻。那时候哀家不知道术儿怎么突然间对十五年前的武科举感兴趣,更是到宫里的藏书阁翻找资料。虽说那时候针对你的舆论还没有出来,但术儿也查到了一些消息。

没有想到不过是隔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则事情越发的复杂。说起来,人心难测呀!”

她最后的感慨让白英感到疑惑,她不知道那句人心难测是说谁,但不管是说谁都是能够城里的。

想到这里,白英像是做出了一个巨大的决定。

“其实,关于我是不是我爹爹的亲生女儿,在我十三岁那一年我就已经听说了。”

两年前,她亲耳从苏合香的嘴中听到那句话,只是没有想到在听到那句话之后,竟然被杀害,最后回到了明启六年,她十三岁那一年。

所以说,她刚才的话也不算是假。

“那你当时可有做出调查?”佟太妃问道。

白英摇摇头,“但是的我只是觉得那不过是一句玩笑话,娘亲她也许不是个好妻子,但她是个好母亲。何况,我与爹爹是那么的想象,谁会去相信外人说的话?”

这话说得确实情有可原,任谁能够相信这世上不是父女的人长得那么像父女,再说了,又有哪个男子宁愿帮着别人养孩子?

也就是因为这个,所以白英才迟迟不去求证,一而再再而三地放下。

“其实,当年殿试之前,哀家见过徐江和鹰不泊。”

佟太妃平淡无奇地说着这话,也正是因为这句话,让白英好不容易平静的心顿时记起了千层浪。

百感交集的她一时间找不到最为准确的语言表达,只是瞪大双眼看着佟太妃,久久说不出话。

面对白英的惊讶,佟太妃并没有感到奇怪,仿佛一切都在情理之中。

“当年,哀家与先帝私下出宫,想在殿试之前查看一下参加的考生中行如何。那一年我们只带了四个侍卫就走了,而最先见到的他们他们两人。”

回过神来的白英立马问道:“他们两人是不是有些相似?”

佟太妃摇摇头,这动作让白英仿佛看到了希望。

如果不太相似,那么她不是徐江女儿之说就不攻自破了。

哪知佟太妃在摇摇头之后,却道:“他们不是有些相似,分明就是同一个模子可不来的。明明不是孪生兄弟,却长得那么相似。当时哀家和先帝都惊呆了。不过最让我们为之感慨与敬佩的,是这两人的行实在是让人敬佩,哪怕自己没填饱肚子,也要为他人着想,而且一举一动都有着正义人士特有的凛冽。

当时哀家和先帝都很看好他们俩,先帝还感慨着,要是武状元能够有两个就好了。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殿试的前一天,鹰不泊却出事了。先帝虽然惋惜,但是鹰不泊的死因实在是太过正常,惋惜之余也就随着武状元的诞生而遗忘了。”

“可是鹰不泊和针对我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吗?”

白英很是不解,综合她所听到的消息,都在表明着和她没有关系,但为什么都牵扯到那件事情呢?

“其实当年真正死去的,不是鹰不泊,而是徐江!”

佟太妃淡然地说着让白英听后感到晴天霹雳的话。

她实在是不敢相信,当年死去的人会是她爹,可是她爹不是好好的吗?昨天她还和他说话了,今天怎么就变成了死去的人是她爹了呢?

“事情就像母妃说的那样。”

一直让白英苦等着的苍术终于回来,刚进屋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白英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你们都是在骗我的对不对?如果我爹死了,那么我又是怎么来的?”

她激动地说着这话,呆愣地坐着,最终一直在呢喃着“你们一定是在骗我”。

佟太妃看着白英的样子很是担心,却也不能说些什么,只好把视线放在苍术的身上。

苍术示意她不用太担心,这里有他就好了。

说出当年事情的佟太妃也觉得累了,不是身体累,而是心累。

当年她就觉得事情有古怪,只是没有想到会是那么一回事。这个也是托苍术去年问起她时才察觉到的,再加上今年又发生了那么多事,也才让她想通。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估计也就只有那位用着徐江名字的鹰不泊才知道了。

给力文学网无弹窗,我们的地址

varcpro_id=“u2351548“

(window[“cprostyleapi“]=window[“cprostyleapi“]||{})[cpro_id]={at:“3“,rsi0:“728“,rsi1:“120“,pat:“6“,tn:“baiducustnativead“,rss1:“#ffffff“,conbw:“1“,adp:“1“,ptt:“0“,titff:“%e5%be%ae%e8%bd%af%e9%9b%85%e9%bb%91“,titfs:“14“,rss2:“#000000“,titsu:“0“,ptbg:“90“,piw:“0“,pih:“0“,ptp:“0“}

(教育123文学网)

推荐阅读:

娱乐:主仆系统,开局精控天仙 未来先知道 从蛮荒之地开始征伐三国 我是篮球传奇 回家过年,我在亲戚窝里杀疯了! 阴婚有诡 接了学姐的奶茶,我成为全校公敌 我有一个巫师世界 我的艳遇传奇 我的无敌属性天眼 功德都溢出了,你说你是行脚医? 先知本纪 港娱文里当炮灰 穿越:逆天改命只为长生不死 不准撒娇[穿书] 幸福武侠 都市极品狂刀 剑狂九天 斗罗之辅助升级系统 最强反主角系统 末世之黑暗舞曲 娇妻乖乖入我怀 云朵的婚外情 扮演三国送死武将:被偷听心声 只留攻气满乾坤[快穿] 回到唐朝当突厥 花瓶跟她的豪门前夫 篮坛神级混子 我用茶言茶语当上了女主 血腥王座 从圣杯战争开始搞事 洗剪吹侦探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