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线索

白英跟苍术回京居住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黎远志的耳中,他趁着苍术还没有前往锦丰园,连忙跑来找苍术了。

现在的黎远志就是众人嘴中的红人,走到哪里都有人上前请安问候送上祝福。

自赐婚圣旨下来之后,他就忙得脚不离地,更是没什么时间来穆王府做客。

这会儿他刚进入穆王府大门,就有不少人向他请安问好,顺道送上祝福,高兴的劲儿让在大厅里用早膳的苍术以及白英都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了?”

白英有些不解,看向一旁的苍术,疑惑地问。

苍术摇头,正想放下碗筷出去瞧瞧是什么个情况时,就看到黎远志匆匆忙忙进屋来。

他看着黎远志着急的模样,忍不住笑道:“门口里这里可远着呢,大老远的就听到你来的动静,到底有什么事儿让我们这位准新郎官着急的?”

黎远志没有心情和精力去接苍术的话,更是顾不得坐下喝茶解渴歇歇脚,倒是神秘兮兮地扫了一圈周围伺候着的下人。

苍术心中了然,对着屋里的人挥了挥手,没出一会,整个大厅就只剩下他们三人。

“说,什么事情那么着急?”

听到苍术的问话,黎远志这才走上前在他们两人面前坐下。

他先是意味不明地看了一眼白英,他并不知道,他这个动作让身边的苍术为之不满。

白英意识到他的变化,连忙向黎远志使眼色。

收到她示意的黎远志立马看向一旁的苍术,内心大喊一声不妙,这才收回自己之前飘忽的思绪,右手搭在桌子上,把身子往苍术那边凑,道:“十三叔,我查到了一个重大线索。”

“线索?什么线索?是昨天那件事情吗?”

白英有些激动的问。

她倒是想赶紧知道,是谁那么胆大妄为,居然敢在徐府动刀动枪。

哪知黎远志却摇了摇头,让她很是疑惑。

“不是昨天的事情?那到底是什么事情有线索了,让你那么急匆匆的过来。”

听到这话的黎远志先是一愣,随后看向苍术,无声地在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黎远志并没有知道苍术已经向白英说明那件事情,此时看到白英在问,显得疑迟了一会。

苍术看到他这样,笑道:“直说便是。”

黎远志想着苍术没让白英避讳,显然是已经会白英说过那件事情,既然如此,他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他不由有所顾虑,放开胆来说:“因为赐婚的事情,不少人往我跟前凑,其中有一个人突然间说起,当年的鹰不泊与徐大人倒是有几分相似。”

“什么!”

苍术和白英同时发出惊呼,实在是没有想到会得到这么一个回答。

苍术昨天还想着那个鹰不泊和英儿是不是徐大人的女儿有什么关联,没想到今日就听到这么一个消息。

可吃惊之余,他还是看清楚了问题之所在。

“世上有着不少看似相似的人,可再看之时就不会觉得有什么相似之处。那个人说的,估计就是这种情况。”

其实黎远志在一开始听到这话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但那人费时坚持说鹰不泊和徐江很是相似,而他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他曾听过当年一同进京考试的其中一人说起。

那人有幸能够参加殿试,在比试前见过徐江和鹰不泊,那人当时还把鹰不泊当成了徐江,直接闹出了笑话。

因为尴尬,所以他记得很清楚。

当黎远志把这事情给白英和苍术说起时,白英想到了最坏的事情,也因此陷入了沉默。

如果说当年死去的人不是鹰不泊而是徐江,而鹰不泊接替了徐江的武状元一职,最终有了如今的成就。

刚想到这里,白英就不敢再细想了。

这样的结果并不是她所想要的!

再说了,那么做的行为可是欺君之罪,随时会被人发现,到时候就是死路一条,鹰不泊不会因为名利而选择把自己的处境逼到绝路。

白英这么想着,也就把自己的猜测给说了出来。

“那么做虽说是欺君之罪,如果那个鹰不泊是个贪图名利之人呢?”

黎远志很给不面子地拆穿道。

“徐大人的作风你我都很清楚,若他真是个贪图名利之人,就不会有如今这样的好名气。”

一直没有发表意见的苍术这会儿直接丢出这么一句话,让原本还为自己见解坚持的白英和黎远志都安静了下来。

徐江的为官之道是他们都敬佩的,虽然当年他没有立马为鹰不泊查明真相,但这些年所做的事情确实都是在为国为民,天地可鉴。

所以说,之前说她不是徐江的女儿这件事情真的就是莫须有的。

白英的心理并不是这么想的。

如果说她的娘亲以前不要第二个孩子,是因为身子虚,可是自调理好身子到现在依旧没有孩子,让她不得不怀疑,而且柳金玉进门那么长时间了,始终没有传出消息。

说好听点,她爹爹是只钟情于她娘亲,说难听点就是不行。

不管是哪一个,都让她不得不怀疑,这其中一定有隐情。

“当年那个与我爹爹一同参加殿试的人如今身在何处?”

白英缓过神之后,十分焦急地问道。

黎远志一听,赶紧从怀中掏出一张纸,“这是他们给的地址,我还没有去查看,先过来个十三叔你说一说。”

他说着,随即把纸递给白英。

白英一把拿过,动作之快让黎远志感到咋舌。

他有些尴尬地看向苍术,而后者只是示意他切勿大惊小怪。

毕竟这样的事情都能摊上,本来就不会有什么好心情,没有出现暴跳如雷,就已经算是平和的反应了。

黎远志扯动嘴角,有些无奈。

白英在打开那张纸之后,就看到上面用章草写了一个地址。她对地址并不熟知,只好把地址递给苍术,“十三叔,你瞧瞧,这里是在哪儿?”

接过纸的苍术把纸张好,看着上面的字,眉头紧皱了一番。

“此人是京城人士?”

苍术拿着纸看向黎远志问道。

黎远志摇摇头,“并非,只是听闻他在殿试之后落选后就在京城做起了生意,只可惜不是做生意的料,只能面前养活自己,后来索性弃武从,当起了古物的把玩家,认识了不少官员。”

如果是这样,就能说得通了。

不过在一旁的白英就没有他们反映得那么快了。

她凑到苍术面前,对上苍术的双眼,问:“十三叔,这里到底是哪里?你还没有告诉我呢!”

她太高音调,语气中带着不悦,且也多了几分撒娇。

她只有在苍术面前才会这么表现,因为刚才被忽视,心情收到影响,一时间忘记了身边还有人在。

等她反应过来时一脸的懊恼,随即惊讶的看向黎远志,发现对方不知何时早已经低下了头,她只能看到对方的头顶。

她尴尬地冲着苍术笑了笑,随即重新做好。

苍术一脸无奈地看着她,没有多说什么,一双满是柔情的双眼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把地址放在桌面,端过一旁的茶,轻抿了一口,道:“这是位于京城西郊外的一个小镇,离京城只有半个时辰的路程,是人雅士极为喜欢聚集的地方。每年京城想要举办什么诗歌大会,都会选择在那里,而且有什么价值可以的古玩,基本也都聚集在那里。”

一开始,白英只是单纯地想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如今在知道那个地方有多好玩的时候,双眼就冒出了精光,何况离京城又不远,她也可以过去看看。

一来可以调查事情的真相,二来能够游玩一番,两全其美!

苍术在看到她两眼冒出精光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她在想着什么。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即看向一旁的黎远志,道:“今日麻烦你跑一趟了,一会儿本王就要带着英儿离开京城,本王就不留你了。”

“打扰了十三叔用膳,是侄儿的过错。十三叔你是打算今天就去那边走一趟吗?”

“不出意外,今天会走一趟。”

主要是英儿知道了那个地方,今天如果不出发,估计今天会一直念叨个不停。

黎远志听了点点头便是了然,道:“既然已经没有其他事情了,侄儿先行告退。”

他说罢并拱手作揖,随即也冲白英行了个礼,便转身离去了。

白英看到黎远志离开,不解地问:“他不和我们一同过去?”

一开始她还在好奇黎远志为什么那么殷勤地去调查这件事情,可一想到这事情可是事关他的皇嫂,要是被有心之人爆出来,皇家的颜面一定会受损。

却不想,她想到了最为客观的原因,却没有想到黎远志那么做的私心。

面对白英的提问,苍术有些哭笑不得。

他伸出手刮了刮白英的鼻子,笑道:“你这丫头,难不成忘了,他还要准备婚礼的事宜吗?”

白英排掉苍术的手,捂着自己的鼻子,堵着嘴巴道:“我这不是忘了,人人都说一孕傻三年,估计还真的没有说错。”

要是她知道她会变得那么健忘,她才不要怀孩子那么快呢,只可惜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给力文学网无弹窗,我们的地址

varcpro_id=“u2351548“

(window[“cprostyleapi“]=window[“cprostyleapi“]||{})[cpro_id]={at:“3“,rsi0:“728“,rsi1:“120“,pat:“6“,tn:“baiducustnativead“,rss1:“#ffffff“,conbw:“1“,adp:“1“,ptt:“0“,titff:“%e5%be%ae%e8%bd%af%e9%9b%85%e9%bb%91“,titfs:“14“,rss2:“#000000“,titsu:“0“,ptbg:“90“,piw:“0“,pih:“0“,ptp:“0“}

(教育123文学网)

推荐阅读:

三国:白粥榨菜,我阿斗匡扶大汉 网游校园 鬼逼婚 卡徒狂潮 男主分分钟黑化 嗜血霸爱:爵少你老婆又跑了 少爷,你的节操掉了! 代嫁甜妻疼入骨 无赖男恋爱进行时 当爱过了保质期 第一夫人,豪宠小娇妻 快穿攻心战:BOSS,别追我 咫尺情深 宠妻100分:军少,别乱撩 浅浅心事有谁知 格物 恶魔校草强势宠:壁咚999次 恋人是hagi哒! 囚爱成殇:腹黑总裁不好惹 萌宝来袭:撞上极品王妃 网游之屌丝逆天录 恶魔宝宝嚣张妈咪 老夫的少女心 尔尔星海 家有兄长名刘邦 假如下一秒就是世界末日 重生之奋斗娱乐圈 横行异世界 霸爱狂夫:老婆大人求复合 血腥王座 洪荒:天庭熊猫,被封平帐大圣 大夏谜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