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推问

在去正院的路上,白英一直在想着一会儿见到了徐贾氏要怎么说才能把事情说得简单化,让她不用太担心。

光是想着问题,白英就紧张得很。

苍术握着她有些发凉的手,担忧地问:“英儿,你这是怎么了?”

从困惑中回过神来的白英扯动了一下嘴角,道:“我在想着,一会见到娘亲要怎么说。”

苍术一听竟是为这事烦恼,不禁觉得她有些小题大做,“丫头,当时的情况本王想徐夫人应该是见到了,既然已经见到了最糟糕的画面,现在还会去在意你说什么吗?”

话虽然是这么说,她不就是怕雪上加霜吗?

要是那样子的话,她宁愿不去见徐贾氏。

苍术看着她苦恼的小模样,很不厚道地笑了起来。

“别想了,顺其自然便好,只要最后不是徐夫人安慰你就好了。”

苍术并不知道,他的这句玩笑话竟然在白英见过徐贾氏之后应验了。

本还是白英在劝说着徐贾氏不会有事,向前看就好。结果说着说着,整个人就不好了,越发地开始往不好的方面想。

到最后却变成了她在伤心在难过,惹得徐贾氏哭笑不得,只好反过来去安慰她。

苍术就一直陪在她身边,面对徐贾氏频频投来无可奈何的笑容,他也只能回之一笑。www.mdjfu.com 青瓜小说网

“我听闻今天事情发生的时候,没有人找到柳姨,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白英想起在进府之后听到的话,不禁觉得奇怪。

对于这件事情,徐贾氏先前也是摸不清,事后才知道,柳金玉一大早就出门去了,听闻是去找苏合香了。

说到苏合香,白英就觉得那果真就是一个奇女子。

原先是因为不想被变相软禁,所以逃回徐府住上了几天。结果因为府上没有人奉承,没有钱花,没过几天就有跑了出去寻找金主。

以前她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白英不知道,不过她倒是听到了有人在传苏合香和靖王府庶长子私通。这件事情不管是真是假,总而言之传出来了就不可能是莫须有的事情,一定是有所依据。

那两个人无非就是个外人,操心太多也只是让自己疲惫罢了。

想到这里的白英索性就把这个担忧给抛到了九霄云外。

虽说她难得回徐府一次,徐贾氏很想她在府上住上几天。可在经历过今天早上的事情,她也不敢留下白英。

“今天还要回园子上去吗?”

白英听到徐贾氏的问话,习惯性偏向身边的苍术。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习惯了什么事情都要听取过苍术的意见再做打算。

收到她视线的苍术微笑地看向徐贾氏,道:“英儿有孕在身,不能过于劳累,明天早上我们再回去,今天就先会王府住上一晚。”

徐贾氏看道苍术这么为白英着想,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也不早了,府上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我就不留你们吃饭了。”

今天府上才遇到过这样的事情,白英也知道此事她留下来只会增添麻烦,于是便冲着徐贾氏点了点头,道:“我以后有时间会常常回来看你们的。”

她说着便离开了。

只是在出了正院的门口,白英并没有直接往徐府的大门走去,而是转过身看向苍术,一副像是做出了重大决定的模样。

苍术十分好奇她为什么露出这样的神情,受不住内心的好奇,问:“英儿,你这是有什么话要对本王说吗?”

白英思索了好久才点点头。

如果说以前苏合香说她不是自己父亲的女儿,极有可能是因为妒忌她才那么说的。

可是楚天阁与她无冤无仇,严格说起来并没有任何利益上的冲突,那么对方不可能会说出那样的话。

所以她可以肯定,那件事情一定是有所依据。

白英边点头边说:“找个适合说话的地方。”

她说着拜年立马拉着苍术走向人少偏僻之处。

苍术看着她神神秘秘的样子,实在是好奇着她到底是有什么事情要说。

好不容易找到一出还算适合说秘密的地方,苍术忍不住笑着问:“好了,这个地方够隐秘了,可以跟本王说说你到底有什么事情了。”

白英一把揪住苍术的衣领,吓得后者瞪大了双眼,“英儿,好好说话便是,你这是做什么?”

白英没有回答,而是迫使苍术弯下腰与她对视,随即一字一句地问:“你知不知道十五年前,我爹爹发生了什么事情?”

苍术听了,笑道:“十五年前,本王也不过是个小毛孩,又怎么会记得?”

隐约间,苍术发现白英好似知道些什么,此时像是跟他求证。可如今他压根不知道英儿想要求证的是什么事情,自然不能多说什么。

再说了,十五年前的他,确实只是一个只有五岁大的孩子,又只待在皇宫之中,怎么会知道外面的事情?

“你仔细想想,有没有听到一些有关我爹爹的话。”

“十五年前是徐大人高中之时,那时候确实在父皇口中听到过一些。”

苍术回想了一下,筛选好言语之后才回答。

白英见不是自己想要的回答,整个人都有些不高兴,“你在想想,除了高中状元之事,有没有一些私下的议论,比如说人怎么样,家庭如何,和哪些人走得近。而那个时候,我娘亲又是如何。”

其实她想问徐江是假,问徐贾氏是真。

她不能直白地问,徐贾氏在来到京城之后又没有与其他男人走得进。

在她把话题移到徐贾氏身上时,苍术就断定了她所想要问的对象是谁。

他皱着眉头看向白英,问:“英儿,你是不是在怀疑着什么。若是你信得过本王,直接说了便是,这么推问着,你着急,本王更是着急。”

苍术说着这话,眸中满是担忧。

他是真的担心她听到了些什么,然后胡思乱想,影响了胎儿,更是影响到她自身。这样的情况,又怎么不让她担心呢?

白英实在是没有料到苍术会这么直白地说。

她猛然一愣,但很快就恢复过来,注视着苍术的双眼,一句一字地问:“十三叔,你老师回答我,你有没有听到过我并非我爹爹所生的话?”

苍术的眉头随着她的声音落下而紧皱,但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

他点头的幅度很小,可看在白英的眼中,就像是有人拿着冰锥狠狠地扎在她的心上。

“你明明一早就听到了那样的话,为何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我?那可是关乎着我的事情!”

“本王那时候听到时,只当是别人在嫉妒,故意说出来诋毁你名声的。”

苍术在解释着,但双眼中始终不满了对白英的担忧。

白英听到他的话,问:“是不是苏合香说的?”

苍术点头,没有说话。

问题得到了肯定的回复,白英只觉得好笑。

“我就不明白,苏合香到底要看我不顺眼道什么时候。也许她说的话我不会相信,但是类似的话从楚天阁的嘴中得知,我不得不考虑那件事情的真实性。”

苍术没有料到楚天阁会说出那件事情来,按理来说那件事情不应该是秘密吗?

如果是被当做玩笑话带过去,那么多了那么长时间,也应该消停了,不会再拿出来嚼舌根。

再说了,楚天阁和白英丝毫没有利益的牵绊,不会无缘无故说出那样的话来。

楚天阁和徐府可是有着一定的利益关系,却又让他不得不重新审视起先前的事情来。

黎远志那边的调差因为赐婚,进度不得不停了下来,而他一个人也得不到太多有利的消息。

他看着白英此时的模样,想着要是以后让她自己找到了证据,到那个时候毫无心理准备的她,估计收到的心理冲击不会低于现在知道。

可是如今的白英又怀着胎儿,不能受到太大的刺激,这个最大的问题又让她犯难了。

“这件事情咱们先缓一缓,过后再说可好?”

他征求着意见,结果却是得到了白英坚定地摇了摇头,“免得夜长梦多,现在就说。”

反正自家爹爹与自己断绝父女关系的事情都经历过了,难不成她还害怕事情的真相?

苍术看着她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意味,也在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说。

最终还是打算劝说白英的他刚下定主意,就接到了白英投来警告的目光,仿佛在说着:你要是敢不说试试!

担心她真会做出什么举动来的他最终只好妥协,确认好四周没有人偷听之后,这才一一道来。

“十五年前,与徐大人一同进京比试的人当中,有一个和徐大人武艺不相上下的人,叫做鹰不泊。两人的关系可以说是一见如故,是对铁哥们。

可是在殿试前一天,鹰不泊去被杀害,当年的案子却被草草了事。具体是怎么一回事,没有人说得清楚。

此时本王询问过徐大人,但得到的也不过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听过这话的白英认真筛选着其中的关联。

“你的意思是,整件事情的关键点在于那个鹰不泊?”

苍术点点头,可至今他还是弄不明白,这鹰不泊和英儿是不是徐大人的亲生女儿又有什么关联?

给力文学网无弹窗,我们的地址

varcpro_id=“u2351548“

(window[“cprostyleapi“]=window[“cprostyleapi“]||{})[cpro_id]={at:“3“,rsi0:“728“,rsi1:“120“,pat:“6“,tn:“baiducustnativead“,rss1:“#ffffff“,conbw:“1“,adp:“1“,ptt:“0“,titff:“%e5%be%ae%e8%bd%af%e9%9b%85%e9%bb%91“,titfs:“14“,rss2:“#000000“,titsu:“0“,ptbg:“90“,piw:“0“,pih:“0“,ptp:“0“}

(教育123文学网)

推荐阅读:

穿越到我家的少女,竟是母上闺蜜 杂质少年 全职法师中的火影系统 全球穿越:我有新手礼包 双魂巫师 我的妹妹是狠人 致那些美丽的世界 君少,夫人又上头条了 这个怪物很凶猛 夜月圣灵 从零开始的穿越生涯 逗着玩玩玩成神 宝石之国的狂人 强行开局 异世异人行 盗墓开局签到观山太保 我在逆天邪神多子多福 无尽秘藏:巨像战争 豪门盛宠:扑倒高冷总裁 皇上的心尖小皇妃 大宋清欢 夜红尘 我用余生偿你情深至极 都市之绝代高手 流氓战神 都市特级兵王 你怎么又来暗恋我 极品全能高手 纨绔女配豪门骄宠 霍爷,夫人偷偷生了个崽霍久凌苏妩 八零:糙汉反派的漂亮媳妇重生了 宿月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