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小则大

京城里的人好像都是约定好了一样,先由几个人上前去试探着去走动,在得到接见之后,其他人开始频繁地往穆王府送礼。给力文学网哪怕之后都吃了闭门羹,可是大伙儿的热情却始终没有减退。

现在慕国公主要嫁给靖王世子的这档事儿已经成为了京城的话题,外地来的人,不用打听都能够知道。

对于这件婚事,现在外面说什么的都有,多半都是配不配得上的话。

虽说有这件事情挡着,可是还是有不少人想要往穆王府塞人。

不管外面的人都安了什么心,如今苍术带着白英和佟太妃一起往锦丰园离待着,也算是给那群热情过头的人降降温。

要是按照这样的走动,穆王府的门槛估计不用一个月就要被踩坏了。

徐贾氏在让人把白英送出府之后,她就在寻思着京城最近发生的事情。

外面传得事情怎么样,她不大关心,只想着她身边的亲人都平平安安的,只有这个心愿才是最大的。

白英要离京的事情,徐贾氏自然要给徐江好好地说上一说。

可她在想起对方也和她一样,经常忙得脚不离地,而且听闻那个新武状元还处处找徐江的麻烦。

这消息她只是道听途说,想向徐江求证,对方说的也就只有“没有的事”来回答,可是徐江往外面跑得更加勤快了。

这一来二去,她也就不问了,对于朝廷的事,她也是不主动去问。徐江愿意说,她便听着,少数会给出一些自己的见解。

关于女子干政的事情,她还是知道一件影响挺大的事情的。

虽说那只是前朝的事情,但在洛国建立之后,便被当做丑闻传了出来。而那个丑闻无非就是后宫的妃子干政,最后被圣上一降再降,最后沦为连宫女都不如的身份,过着非人的生活,最后竟被自己清洗的水桶活活砸死了。

尽管这件事情被当做丑闻传了出来,但这也算是开朝皇帝的一种手段,无非就是在告诫后宫的妃子,切勿干政,否则只会落到没人收尸的地步。

所以说到底,朝廷里都发生了什么,徐贾氏并知道。何况道听途说,这一传再传的事情,最后听到了自己的耳朵,早已经变了味。

在去陪老祖宗一会后回到正院里,就看到有人前来禀告,徐江已经回来了,此时正在书房里做事呢。

徐贾氏二话不说,连忙就往书房走去。

待她进去时,正好看到徐江在磨墨。

徐江听到声响抬起了头,正好看到徐贾氏走进来,连忙笑道:“你过来帮我磨一磨,我还有几个折子要写。”

一听是要写折子,徐贾氏立马上前,一语不发,挽起袖子开始认真磨墨。

以前的徐江并不喜欢写字,但对于诗赋却又喜欢读。他曾经说过,他的双手其实更加适合拿刀拿枪,毛笔有些不适应,但偶尔拿拿书也是一大乐趣。

只是这做了武状元,平日里要处理的事情也需要写上不少字来,久而久之,他倒是写了一手好字。

徐江写着折子时,脸上的笑意一直没有减退,连徐贾氏都有些受到影响,原本严肃的脸色和缓和了一些。

其实相对于那些权势紧握在手的日子,她更加喜欢这样的生活。

她曾经对徐江说过:“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去争什么,必须要什么。现在的生活我已经很满足了,大家都平平安安的,就已经是我最大的心愿了。”

可是只要徐江还在朝中,就没法平平安安的。哪怕是两袖清风且权势在手的人,也会有被重伤的一天。

她那时候想的,当个老百姓都比现在要的强,可以远离尔虞我诈,也不必担心有人顶上他们,想要整垮他们。

这个小小的心愿,到了现在却成了最难实现的。

她虽不喜欢这样的生活,但在她走上这条路开始,就由不得她后悔了。

何况,她又怎么能够弃眼前的人离去呢?

当她理清好思绪时,墨也刚好磨得差不多,而徐江也正好把手中的折子写完。见状的徐贾氏赶紧上前拿过,放在一旁晾干。

徐江拿过另外一个空白的折子,拿起毛笔又开始奋笔疾书。

徐贾氏看着他如此勤勉的样子,心中犹豫着,要不要现在开口。

她偷偷看了一眼放在一旁的折子,没有去看上面的内容,随后又把视线收了回来。

“今天英儿回来了,说明日要随着十三爷和佟太妃一同去锦丰园。”

徐江听了,脸上的笑意更浓,但手中的动作并没有停下,边写边道:“这样好呀,可以安心的养胎。”

“我也这么觉得,只是最近我听闻不少人想要到穆王府找路子,不知道这事情是不是真的。”

徐贾氏有些担忧地说着。

徐江听了,却不以为然,“不管是真是假,如今十三爷离了京到锦丰园去,那些人去穆王府也只能扑了个空,随着那些人怎么折腾去。”

见徐江都这么说了,徐贾氏也只好把心放回肚子里,不过在想起徐江最近说着胸口疼,不免担忧地问:“你最近的身体还好吗?”

徐江知道她只是在问他前几日胸口疼的事情,原本按着折子的手不由地放在胸口,神情有些微愣。

随后他重新扬起笑容,看向徐贾氏,笑道:“无视,不过是休息不好引起的,等我忙完这些事情,也能偷得几日的闲,到时候好好休息就好了。”

徐贾氏看他也不像是说谎的样子,也就没有再过问,只是到了后面还是忍不住劝说:“注意休息才好,若是有什么难处,说出来兴许我也能给点法子,不要硬扛着。”

“放心,没事的。”

徐江实在是不想让徐贾氏担心,再次说出这句话。

最近曹才良是处处针对他,总是挑着他的刺。

他不介意自己的面子,要知道,一个武将若是太过注重自己的面子,又怎么能够保家卫国,上阵杀敌?而前几日他胸口痛,并非休息不好,而是被曹才良打了一掌,受了内伤,胸口至今还痛着。

可也是随着曹才良的那一掌,让徐江更加坚信,他就是那个人的后代。

当年的抄家,监斩全是他来执行,并没有遗漏掉任何一个人,可曹才良到底是怎么躲过的?

关于这个问题,他一直在寻找着答案,而这也是他整日往外跑的缘故。

锦丰园又一次迎来主子,可是把那里的下人高兴坏了,何况这一次还多了位太妃,他们更是伺候得紧了。

原本他们只是准备了之前苍术和白英住的屋子,并没有刻意准备其他的房间。当他们得知佟太妃也要来的时候,赶紧命人去清扫另外一座房子。

好在园子每日都有人去清扫,以至于他们没有太忙活,佟太妃来的时候,也能如期住下。

不过,这主子难得来住上一会,自然有人想要去巴结,何况是在得知白英有了身孕之后,更是想要伺候得紧。

面对下人们的按捺不住,苍术明显不高兴了。

白英看着苍术紧锁的眉头,不由伸出手去抚平,安慰道:“这园子里都是你把关过的下人,他们也不过是想要伺候好我这个小佛爷,你就不必那么担心。”

“不是本王瞎担心,虽说他们是本王最后留下的,但一年到头都没有接触过几次,难免会存在二心,何况你现在身子娇贵,若是出了问题,他们所有人的脑袋都抵不过。”

这话不是苍术说的恨,只是事实就是如此,何况世上好心办坏事还少吗?

这刚到了园子,苍术没有好好休息,而是开始严格检查了一番园子周围的情况。

当最后晚膳端上了不少新鲜菜肴之后,白英的食指大动。她看向一旁正含笑看着她的苍术,就知道着园子里的情况暂时还是让他满意的。

晚膳期间,白英吃着那些没有吃过的东西,最后和佟太妃直称赞。

想来这园子里的厨子平日没事时,没有偷懒,竟然研究出了那么多新菜,光是这一点就得赏上一赏,何况还有不少食物是安胎的,这一点更应该要赏了。

当晚,膳房那边的人可谓是高兴坏了。

本来对于苍术突然间的亲自视察和检验差点吓破胆的众人,在厨子得赏之后,虽然心里有些不服气,但也松了一口气,起码让他们害怕了整个下午的警报得到了解除。

对于今天的情况,他们只能由衷地说一句“主子的心思,你别猜”,哪怕是猜,估计也猜不着,被发现了,估计还会丢了小命。

当晚准备歇息的时候,白英还是去佟太妃的屋里一躺,说了一会话,也离开了。

园子因为平日里极少有人走动,这个时候的夜晚竟然还有一些凉意。

苍术把披风给白英披上,两人慢悠悠地往寝宫走去。

在他们两人离开之后,佟太妃脸上的笑意早无,一副有心事的样子。

见状的嬷嬷很是好奇,“娘娘到了新环境不习惯吗?”

佟太妃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她想到自家儿子那么心疼爱惜白英,若是白英出了什么事情,估计她儿子也不会苟活。

给力文学网无弹窗,我们的地址

varcpro_id=“u2351548“

(window[“cprostyleapi“]=window[“cprostyleapi“]||{})[cpro_id]={at:“3“,rsi0:“728“,rsi1:“120“,pat:“6“,tn:“baiducustnativead“,rss1:“#ffffff“,conbw:“1“,adp:“1“,ptt:“0“,titff:“%e5%be%ae%e8%bd%af%e9%9b%85%e9%bb%91“,titfs:“14“,rss2:“#000000“,titsu:“0“,ptbg:“90“,piw:“0“,pih:“0“,ptp:“0“}

(教育123文学网)

推荐阅读:

动漫热 鸿蒙道君 囚奴新娘:改造黑道gay总裁 绝品邪仙在都市 庶香门第 爱妃在上 风华绝代:王妃斗苍穹 都市妖孽兵王 首席前夫请出局 冷血三公主的复仇计划 妖狐重生 我的僵尸先生 八零海岛军婚,嫁退伍糙汉搞科研 资本猎之白椅子 怪味聊斋 天盛王妃 诸天之大企业家 无敌巾帼之至尊红颜 傲视苍穹 原神短视频:开局曝光渣男旅行者 鬼妻 异世无忧传 鉴灵俏佳人 剑荡燕云 大周帝婿 王妃暴戾乖张,王爷抗尸销赃 车来车往 假凤虚凰 毒王黑宠:鬼域九王妃 输赢(共两册) 我的老千生涯1 噬心总裁情难自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