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有身孕

在街上接到楚天阁之后,白英接连几天都不敢再出门,就怕在遇到楚天阁那个话唠之人。但更重要的是,对方是敌是友已经很明显,她出去若是碰到了,那就是要打起来的节奏。

而且按照十三叔叮嘱她的话,也是让她少出门。

楚天阁的出现代表着哪一个组织又开始在洛国活跃起来。

虽然楚天阁无意要伤害白英,但他背后的势力知道是白英把密函偷了出来,是不可能会放过白英!

这两天下来,她一直呆在府上不敢出门,每天除了看戏本子打发时间,就是注意着慕天葵和黎远志的关系。在看到他们两人的关系越发的明朗,也就松了一口气。

当天,她在看到慕天葵刚和黎远志分开,立马让半夏把慕天葵叫了过来。

慕天葵在于黎远志畅谈过后明显的心情大好,走向白英时脚步轻快,嘴里还哼着小曲。

待她走近,白英忍不住说道:“瞧瞧,这事情都还没有成,整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果真呀,有了心仪之人,每一天都是好心情呀。”

慕天葵听到她如此直白的话,顿时羞红了脸。

“你都在说些什么呢,我不过是跟世子说了些生活上的趣事,开心了一下,哪里有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倒是你,明明都是新婚不久的人,我都没说你,你倒是来说我了。”

白英乐呵呵地笑着,直看着慕天葵没有说话。

最后在慕天葵快要禁不住她的注视之后,立马开口问道:“你给我说说,你们现在的关系怎么样?”

慕天葵认真地想了想,道:“说不清楚。”

只所以说不清楚,是她已经清楚地察觉到黎远志是喜欢她的,但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中,对方却始终没有点破这一点,这让她很是着急。

她是喜欢黎远志,但是让她一个女孩子家来开口,会让人觉得她有些恨嫁。

“不清楚?你们都表现得那么明显了还不清楚?”

白英实在是不明白这一对人怎么就那么麻烦。

“我只是不敢开口罢了。”

慕天葵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最后连直接红了起来。

这次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羞愧。

本来嘛,提亲一事确实是由男方说出更好。

虽说靖王是向圣上求过赐婚圣旨,但谁都不知道这是靖王的意思还是黎远志的意思。

如今黎远志没有表态,她也不敢表明立场。

终于明白慕天葵所说的不清楚之后的白英差一点就抓狂起来,道:“我都是服了你们了,要是我再不出马,估计你们两个都别想成亲了,就一直你猜测我我猜测你,等着对方开口再做打算。”

白英的话虽然直白,但也说到了慕天葵的心坎里去。

这不正是因为猜测,所以才迟迟没有明确关系吗?

黎远志以前也是一个胆大之人,但是在面对慕天葵之后,就深怕自己的一举一动会引来慕天葵对他的不满。

他是第一次真心实意喜欢上一个人,所以不可能会让慕天葵从眼前离去,更不可能把人放走。

虽然想要霸占着,又害怕自己的占有欲吓跑人,所以关系就一直不明不白地相处着。

慕天葵有些吃惊地看着白英,实在是奇怪着这几天里白英的转变。

如今的白英不仅爱吃酸,而且平日里起身也是越来越晚,中午也困得有些多。

更主要的是,会不明不白的发脾气,让人很是不解。

就像是现在,大致上语气和态度和以前的没有什么两样,但隐约之间,慕天葵还是听出了她这几天里专有的不悦。

“我说白英,你最近是不是和十三爷不和了?”

慕天葵小心一直地问着,就深怕触犯到眼前的人,然后一个不高兴把她给骂了。

“不和?”

白英很是奇怪,实在是不解慕天葵问出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十三叔和她不和吗?

可是每一天他们都相处得很愉快,唯一让她气得牙痒痒的,是十三叔时不时把她折磨得第二天难以起**。撇去这一点,她倒是没有觉得自己和十三叔相处不和。

慕天葵看着白英一脸的迷茫,继续问:“难道说没有?”

这一刻,白英坚定地摇摇头,道:“没有,我们好得很。”

慕天葵呢喃:“没道理呀,刚才明显感觉到了她的不悦,怎么可能会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白英听不清楚慕天葵在说什么,心下好奇,忍不住问道:“你在说些什么?”

听到她的问话,慕天葵立马反应过来,连忙道:“没有说什么,你吃东西。”

慕天葵说着把盘中的酸东西推到白英面前,白英正想拿起一个果子丢到嘴里,顿时觉得一阵反胃,迅速侧过身想去呕吐。

见状的慕天葵立马起身走到白英伸手,拍着她的后背给她顺气,担忧地问:“你没事?”

一阵干呕之后都没有吐出东西的白英双眼带着泪花,可怜兮兮地摆了摆手,道:“没事,估计是最近吃太多酸东西了,肚子不舒服了。”

半夏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一听是吃酸东西过多了,立马端起那一盘酸东西,道:“主子还是不要再吃了,免得又不舒服。”

“是呀。要不要叫上大夫过来看看?现在这个时候,可是容易惹上病的。”

白英好不容易镇住刚才那反胃的感觉,正想说不需要的时候,又是一阵难受,她连忙侧过身去吐,可是一连几下都是干呕都没有突出东西,让慕天葵和半夏都担忧不已。

“不行,奴婢还是去把大夫叫来好好看一下。”

半夏说着,便把手中的盘子塞给一旁的侍女,随后便转身离开。

匆忙离去的半夏连忙往前院跑去,途中不料却碰到了向花园走来的管家,之后便被管家叫住了。

“急急忙忙的,是要去哪里?”

半夏见识照顾老母亲归来的管家,便微微欠了欠身,道:“王妃有些恶心反胃,一直在呕吐,奴婢正想去把大夫找来。”

管家听到是白英不舒服,也不敢再怠慢,立马道:“王妃不舒服,那我更应该却通知王爷了,你也快去找大夫。”

半夏对着他福了身,便转身离去了。

管家在听到半夏说到白英恶心反胃的时候,第一个念头便是“莫非王妃有了身孕”?

不敢是真是假,还是先禀告过王爷才是。

想到这里,管家立马提起衣摆,转身就像书房跑去。

正在书房里处理折子的苍术在看到管家推门进入,不禁惊讶道:“回来了,家中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吗?”

管家知道苍术是在询问他的家事,立马微微鞠躬,道:“有劳王爷费心,家中老母已经好了许多。”

苍术没有停下手中的笔,头也没有抬,边写边问:“说,刚才那么急急忙忙来找本王,所为何事?”

“刚才老奴看到王妃身边的贴身奴婢匆匆忙忙地跑到前院便多嘴问了一句,却不料是王妃恶心反胃,突然间呕吐,正去找大夫来瞧瞧。”

苍术一听到呕吐,当下就停下了手中的笔。

若是让在以前,他一听到白英不舒服,第一时间就会起身直接赶往白英身边,可是他在听到管家说清楚白英有何不舒服之后,却还坐在椅子上,抬起头有些不敢相信地抬起头,看着管家。

“你是说呕吐?”

“正是。”

这一下,苍术是直接呆愣住了。

算一算,白英也有一个多月没有来月事,难道说……

怪不得最近的她那么喜欢吃酸东西,那是嗜睡,想来是有了身孕。

得到这个结论的苍术立马搁下手中的笔,立马站起身,道:“到花园去。”

管家就看着他风风火火地离去,丝毫不管刚才随手一放的笔已经把写好了大半的折子给毁了,心中一阵无奈,也就只好跟着苍术一同离去。

此时的折子还算什么,都比不上王妃以及王妃怀中的孩儿。

因为白英实在是吐得厉害,压根没有力气回房间。

所以当大夫过来的时候,是直接在花园的凉亭直接被白英把脉。

苍术赶来的时候,大夫正在精心把脉。他也不好多做打扰,只能走到白英身边,问:“还难受吗?”

吐得不轻的白英眼眶泛着泪光,无比委屈地点了点头。

刚才的她感觉就像是要把胆汁给吐出来了,实在是难受。

大夫是个六旬的老人,一边把脉一边摸着他的山羊胡子。最后他收回搭在白英手腕上的手,最后一脸慈祥地笑着对苍术道:“恭喜王爷,王妃这是有了身孕。”

“你是说我怀了孩子?”

白英最先反应过来,手轻轻地覆在平坦的肚子上,一脸不可思议地说着。

前世里,她有了身孕,身边却没有孩子他爹陪着。

这一世,她心爱之人就陪在她的身边,与她一起听着大夫的最终判定。

这份感觉让她感觉到很不真实。

“英儿,多谢你,你就要当娘亲了,而本王就要当爹爹了。”苍术一脸兴奋地说着,最后更是轻抚白英平坦的小腹,道:“孩儿,你可要乖乖的,不要让你母妃累着。”

看到这样的苍术,白英几乎要感动得哭了起来。

她推了推苍术,带着哭腔,道:“说什么呢,孩子还小呢。”

“是呀,这才刚怀孕七周,胎儿还小,不稳定,需要多加注意。”

大夫说着,随后一一说了一些注意事项。

一旁的半夏虽然激动,可在看到大家都沉浸在喜悦中,只好一个人默默地记下,最后管家给了十两银子大夫算是犒劳,随后便把大夫给送走了。

给力文学网无弹窗,我们的地址

varcpro_id=“u2351548“

(window[“cprostyleapi“]=window[“cprostyleapi“]||{})[cpro_id]={at:“3“,rsi0:“728“,rsi1:“120“,pat:“6“,tn:“baiducustnativead“,rss1:“#ffffff“,conbw:“1“,adp:“1“,ptt:“0“,titff:“%e5%be%ae%e8%bd%af%e9%9b%85%e9%bb%91“,titfs:“14“,rss2:“#000000“,titsu:“0“,ptbg:“90“,piw:“0“,pih:“0“,ptp:“0“}

(教育123文学网)

推荐阅读:

夜店终极保安 假戏真婚:萌妻送上门 武破九霄 马新来火狼 半岛演员 丑丫头变身美女校花 风之流云 一切从葫芦娃开始 遮天从凡体开始 修仙之涅凤 冥判 五十里棺材铺 残暴王爷的小妾 首席的百万前妻 野蛮王妃:毒王难伺候 侯门福妻 魔帝 炮灰公主要逆袭 傲娇狂妃重生记 雪之花 宦妃权倾天下 异能教师 不二宠婚:总裁追妻要给力 回到过去当导演 兼职美女保镖 二少手扶拖拉机斯基 二次姻缘 大漠谣:新版 魔法世界之机械召唤 岩武天尊 汤姆·索亚历险记(青少版) 红拂夜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