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不同往日

徐府在春节期间的晚膳都是一家人聚在一起吃,一是春节期间不用早朝,二是一年之中难得有机会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自然要好好把握住这个机会。(百度搜索给力文学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晚膳期间,当白英与徐贾氏一同来到前厅时,徐贾氏看到苏合香出现先是一愣,随后对身边的白英道:“你也真是的,合香回来了怎么没有通知我一声。”

“娘亲,你瞧你又冤枉我了。昨日是谁和几位夫人玩得太晚,以至于今天下午睡了那么久,准备用晚膳了才起身的?”

白英说着这话的时候带着一丝小埋怨,可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灵动地转着,看着倒是有几分调皮的意味,徐贾氏看了也只是一顿笑。

“说起来还是我的不对了?”

徐贾氏反问着,哪知白英还真的是接下了话,“那是当然,我可不想刚年头就受到委屈,否则否则这一年还怎么过?”

“就属你这个丫头嘴贫,我都还没有说什么,都被你堵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徐贾氏一脸的无奈,但脸上的笑意始终没有减。

她们两人之间的互动在苏合香面前看起来就是在炫耀,她原本在看到徐贾氏后的愉悦心情一下子就荡然无存,气愤的火苗已经在心中燃起,藏在袖间的手更是紧握起来。www.mdjfu.com 青瓜小说网

前几天回了娘家的柳金玉隐隐之间发现了苏合香的变化,不由冷哼起来。

当初是谁在她面前炫耀的,现在还不是被世子爷给抛弃了?

如今靖王府待不了,只能回到徐府,说起来还真的老天有眼。

可是一想起自己从嫁进徐府以来,一直受到不咸不淡的对待。

徐贾氏表面上很是友好,更是当着徐江的面让对方留宿她的小院,但没有哪一次是真正在她的小院里过夜的,哪怕天色真的晚了,在**上歇息也仅仅只是歇息。

那么长时间过去了,她至今还没有被徐江碰过。

一心想母凭子贵的她,慢慢地也消了那个念头,可就算如此,她还是心有不甘。

在徐府她是孤援无力,但如今苏合香回来了,她倒是不介意与对方达成共识。

想至此,她突然间伸手按住了苏合香紧握的拳头,惹得苏合香一脸诧异的看着她。

“若是想立足,只有合作!”

柳金玉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白英和徐贾氏身上,用只能她与苏合香的声音说了以上之句话。

苏合香面对柳金玉提出的合作,没有立马答应,反而是嘲讽道:“凭什么!”说罢,随即便别过头不去看柳金玉。

吃瘪的柳金玉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堆起了笑容,“因为你别无选择!”

话落,她便站起身,冲着站在一旁说话的白英和徐贾氏道:“都已经道饭桌前了,还不如先坐下再聊,也好等着老爷和老祖宗过来。”

柳金玉说着这话,不过是想把徐贾氏的注意力引到这边。

而徐贾氏也是十分赞同柳金玉的话,一边走向饭桌一边道:“也对,我也好坐下来好好地问一下合香,毕竟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了。”

在扶着徐贾氏去饭桌的白英扫了一眼柳金玉,眼神中仿佛在警告着柳金玉不要耍心机。

柳金玉收到白英的警告,先是一愣,随后给白英一个放心地笑容。

此时的她知道,与白英对着干,是压根没有好处的,何况是这婚期越发的临近,得罪了徐白英就是要得罪穆王府。

收到柳金玉的示意,白英并没有就此放下心,反而是更加警惕地注意着眼前的三人。

苏合香对于柳金玉的突然示好有些不习惯,但看到徐贾氏确实是因为柳金玉的话走了过来,更是把话题引到了她的身上。

难道说对方真的是打算与她合作?

想起上一次她们合作,可是让银屏丧命。虽然那件事情过后,她们都得到了警告,但生活依旧是这般不咸不淡地进行着,可以说并没有改变多少。

说起来,银屏丧命虽然让苏合香失去了一个得力帮手,当死了也好,被人时时刻刻地拿来利用也是心有不甘。

不要以为她苏合香什么都不知道,她还没有蠢到那种地步。

白英看着她们三人之间和睦的对方,想着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不过她也在庆幸,今天能够平安无事的度过了。尽管老祖宗对于苏合香的出现很不满,但秉着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原则,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苏合香在徐府可以说是有惊无险地度过了几天,她从来不会往白英和徐贾氏面前凑,一是害怕见到苍术,要知道靖王与穆王的关系可是很好,她也不敢往对方面前凑,好让对方直接杀了她。而她不敢出现在徐贾氏面前,是害怕徐贾氏知道她先前做过的事情,否则这徐府她估计也待不下去了。

徐贾氏虽然看到她母亲的份上让她住在徐府上,但对方也是一个真性子的人,由不得自己的眼下的人犯错,否则徐贾氏在知道她的事情后,一定会把她直接送往靖王府。

失去孩子对一个准母亲来说,是多大的打击。

不过她表面上看似平静不惹事,可私底下却与柳金玉往来不少。

这一日趁着天下起雪来,府上基本无人走动,苏合香直接找来了柳金玉。

柳金玉自认瞒过了所有人的视线,却不知自己在出小院的那一刻,就被孟寒给注意到了,当下就给白英送去了消息。

此时的白英坐在榻上,屋里不远处放着火盆,倒也不是很冷。

她听了孟寒的禀告,不由冷笑起来。

她就说那两人怎么可能那么会那么平静,想来是要打算密谋这什么。不过她们还真的以为能够瞒天过海?

想罢,她便吩咐孟寒:“随时盯着她们两人,一旦有什么发现立马告诉我,我可不希望在婚礼前出了什么乱子。”

孟寒一听,立马抱拳恭敬道:“属下愿为小姐分忧。”

说罢便转身离去。

半夏在一旁给白英捶背,听了方才的话,还是不免担忧地问:“小姐,你就不担心她们弄出什么幺蛾子?”

“她们不过是个小人物,还指望在大海中刮起大浪?如果是以前对府上的是事情不闻不问,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兴许会紧张。但是别忘了,我可不同往日了!”

半夏听到这话,深有同感。

她是看着白英一步步地转变过来的。如今的白英给她一种老谋深算的感觉,仿佛什么事情都在意料之中,对待什么事情都越发的沉稳,看着好像是十三爷一般。

不过这样的小姐也好,起码她不必在那么担心。

另外一边,苏合香找来柳金玉,是因为她听到柳金玉有了发现。

在柳金玉进入她的屋里之后,他便让所有人都下去,更是让人在小院门口防风,若是有人来要第一时间通知她们。

尽管她们的小院平日里都没有什么人来,但为了预防万一,苏合香还是地方一下。

待所有人都离开,确认门外没有人偷听之后,苏合香这才看向柳金玉,问:“说,你有什么新发现?”

柳金玉有些不满意苏合香的行为做派,她边接下身上的披风边道:“苏小姐就算再急,也让我把披风解下,拍掉身上的雪,坐下来喝杯热茶暖暖身子再说。”

听到对方这么说,苏合香也不好再继续,转身坐在桌子旁不说话,算是默许柳金玉做完她刚才说的事。

柳金玉看到对方明明吃瘪却不好发作的样子,心里很是舒坦。

她把披风解下之后挂在一旁,随后走到苏合香对面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拿在手中先暖手,随后才合上几口暖暖身。

她的动作不缓不慢,虽然只是平日里的速度,可在苏合香看来,她就是在故意为之。

“不就喝个茶,装什么斯?”苏合香说着,最后还发出一丝嘲讽,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柳金玉听着苏合香的话,只当是年轻人沉不住气。

她最终放下杯子,手指双插放在桌面上,看着苏合行道:“说起来那发现也是我一直以来所好奇的。每一次老爷留在徐贾氏的小院时,总会让所有的下人都出来,哪怕事白天,也会那么做。”

苏合香一听,不以为然,“想来不过是夫妻俩有什么事情要做,不能让外人见呢?”

苏合香说这话,明显带有嘲讽柳金玉的意思,特别是在说夫妻俩三个字的时候,咬得特别的清楚,而她也如愿的看到柳金玉突变的脸色。

“苏合香,我来是因为我们在合作,而不是让你来冷嘲热讽!”

柳金玉说着这话的时候,音调明显抬高,可见她是真的动怒了。

见状的苏合香立马安抚道:“我不过是说出事实,何必动怒?还是说说你有什么发现。”

柳金玉怒瞪了苏合香一眼,随后才压低声音道:“但他们屏退下人,更多的是因为有事在商量。我打听到,有好几次他们谈话的内容都是徐白英。”

不知道怎么的,苏合香在听到徐白英的时候,两眼顿时放出了光彩!

给力文学网无弹窗,我们的地址

varcpro_id=“u2351548“

(window[“cprostyleapi“]=window[“cprostyleapi“]||{})[cpro_id]={at:“3“,rsi0:“728“,rsi1:“120“,pat:“6“,tn:“baiducustnativead“,rss1:“#ffffff“,conbw:“1“,adp:“1“,ptt:“0“,titff:“%e5%be%ae%e8%bd%af%e9%9b%85%e9%bb%91“,titfs:“14“,rss2:“#000000“,titsu:“0“,ptbg:“90“,piw:“0“,pih:“0“,ptp:“0“}

(教育123文学网)

推荐阅读:

[综]身为审神者的我和身为六眼的你 余温炙热 穿成爱豆对家的亲妹妹 弃妇归来:相公乖乖让我欺 邪女归来:毒医鬼妃 绾情思,清宫恋 圣龙的共妻 神脉无敌 从龙族开始的女主之路 仙人俗世生活录 噬元魔体 杨宇 丑丫头变身美女校花 罗天九道天书罗天蓝秀儿 我愿化作恶魔守护你 报告京少,你家少奶奶又野又撩 恶汉 邪尊懒凰 普罗之主 王子是条狗 儒术 魔天记 血色豪门:休掉恶老公 贵圈真乱:影后不好惹 被boss锁定仇恨值该怎么破 红楼梦 白佩佩夏厚德 屌丝道士 绝品少主 战争与和平 新编辑部故事 南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