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与靖王府为敌

苏合香一脸诧异的看着躺在白英怀中,剩下有一滩血的女人。

此时的她脸色发白,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随手一推,竟然会把对方的孩子给推掉了。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她因为受到惊吓,整个人有些神志不清,不时地强调着同一句话。

白英神情复杂地看着苏合香,随后把注意力放在孕妇身上。

如今的她没有什么精力去回想前世的事情,只想着让眼前的孕妇不要那么伤心。

因为她并不知道孕妇到底是何人,所以她只好让侍卫把孕妇抱去医馆里。随着侍卫刚带着孕妇离开,百姓见出事就立马找来的官兵也在此刻出现。

白英因抱过孕妇,雪白的衣服上浑身是血,看着十分的触目惊心。

“刚才是谁把我找来的?”

为首的兵头仿佛对这种场面已经习以为常,淡然地走在白英和苏合香之间,看了她们两人一眼,不咸不淡地问。

苏合香如今嘴上还是在重复着“我不是故意的”话语,眼神呆滞,显然是被吓到了,还吓得不轻。

围观的百姓虽然有人好心去叫来官兵,也知道那孕妇的孩子保不住了。当官兵来到之后,他们却不敢站出来了。www.mdjfu.com 青瓜小说网

谁都看到苏合香身穿的绫罗绸缎不是一般人家能有的,而且看着她与孕妇之前的争吵内容,好像是一家人,却因为夫君争吵了起来。

这分明就是别人的家务事,本来叫来官兵并不好,主要是现在出了人命,才不得已去叫人。

白英看着四周没有人动,她也只好站出来,走到兵头身边。

随着她无声无息地靠近,外带身上还有血迹,吓得兵头立马闪到一边,随后惊讶地看着她:“你就是受害者?”

她摇了摇头,“我不是,受害者已经由我吩咐侍卫送去医院。不过我可以肯定,孕妇腹中的孩子已经没有,而就是她害的!”

说到最后,白英指着苏合香,十分肯定地道。

那坚定的眼神,与幽怨、怀恨的语气,让人不禁觉得,她才是那儿失去孩子的母亲。

周围所有人都不知道,前世里的她也是一个初怀宝宝的人,虽然不足三个月大,可时常幻想着孩子出生之后,一家人幸福的模样。

可有的时候,别人就是见不得你好,非要你饱受痛苦,她们才觉得快哉,否则她们就会像是厉鬼一般,不停地纠缠着你。

前世里的苏合香就是怨恨她什么都比她好,才会处处针对她,夺走她的东西,无论是徐府还是黎远志,亦或者是她的孩子。

她是倍受苏合香陷害的人,如今好不容易重生一回,结果见到的却是苏合香针对其他人。她衣服上的血迹,就是证据!

苏合香因为白英的指控回过神来,一脸凶神恶煞地看着白英,最后厉声回道:“我不是!徐白英,你别血口喷人!”

“我是不是血口喷人,问过周围的人便可!”

白英说着,便把目光投向周围的百姓。

环视了一圈,发现竟然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这情景不禁让她感到心寒。

是因为害怕得罪势力吗?

也是呀,瞧着苏合香这张扬的装扮,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人,若是有人站出来,到时候得罪了苏合香,往后得不到好过就惨了。

白英知道大家的担忧,倒是没有逼迫,而是想了好一会便走上前一步,道:“我想大家都应该认识武将元徐江徐大人。”

她的问话很快就得到了众人的回应。

“认识,徐大人可是个好官,全为百姓着想!”

“今日的事情如果徐大人在场,定然会管到底。”

白英听着大家的回答,满意地点点头,心中对于徐江的敬畏也越来越浓。

好官不是自己说好才是好,要百姓说好那才是真正的好!

“既然大家都很敬佩徐大人,那么今天的事情我更是应该管定!”白英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随后继续道:“我乃徐江之女徐白英,刚才你们也听到她叫我的名字了。我不知道方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刚才那位夫人的情况我是多多少少了解到一些,她腹中的胎儿应该是保不住了。

你们比我更清楚当时的情况,难道你们当中就没有一个人能够站出来向这位兵头说清楚刚才的情况吗?腹中的胎儿也是一条性命呀!何况那还是一整个家的希望!”

白英并不想出这个风头,但既然让她看见了,自然要管到底,何况她也是被苏合香这般对待过!自然更加看不下去,更是想把前世里的所有恨全部站移到此刻。

这一刻,大家在知道站在他们面前的人是徐江的女儿之后,竟然没有人继续疑迟,而是立马站了出来。

“方才是这位小姐与刚才那位夫人起了争执,随后这小姐出言不逊,辱骂了刚才那位夫人,更是出手相加,最后把那位夫人推到在地,才酿成了如今的悲剧。”

“是呀,方才我也看到了。好似是这位小姐不满那位夫人,可她的不满全是尖酸刻薄的词语,瞧着就是出来**别人老公的,这时候居然还敢上来叫嚣了!”

“就是就是,太不要脸了!”

“……”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弄得官兵都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好上前想要压住苏合香,却没有想到苏合香会反抗,当下就冷下一张脸,训斥道:“怎么?有胆做却没胆承担后果?所有人都指证你,还是老老实实地跟我会官府!”

兵头说着,再次伸手上前,接过却被苏合香再次躲开。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靖王世子的人,你胆敢动手就是与靖王府为敌!”

苏合香情急之下,只好搬出黎远志。

其他人听到这话全都震惊住了,官兵更是不敢再妄动。

谁都知道靖王的地位之尊贵,极少人敢与靖王为敌。

苏合香在他们看来就是一个不简单的人,但没有想到却是和靖王有关。

当时大家都面面相觑,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白英看着大家呆愣住,顿时觉得苏合香有些不要脸!

若是说黎远志真的在乎她,不会让她在搬进靖王府那么长时间了,却还只是一个养在后院里的女人,无名无分,说出去只会让人唾弃。

想来也是情急,对方顾不得思考太多直接搬出了黎远志。

这一刻,白英开始为黎远志默哀了。

“都让开让开!”

原本就已经热闹不已的地方又来了一拨人。

白英连忙把视线落在刚来的人身上,想着到底是谁想来凑热闹。

当侍卫把人群拨开之后,最终走出来的人竟然是黎远志。

这才刚提到黎远志,这正主就来了。这一刻,大家都觉得,刚才出事的夫人估计也只能是自认倒霉了。

“方才听闻本世子的夫人在这边出事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黎远志说着这话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一旁站着的白英,而是第一时间看到了苏合香,眉头不由紧皱了一番。

待他走到众人面前看到白英后,惊得他差一点就立马跑上前去慰问。可是想到人人皆知白英是未来的穆王妃,他若是表现得太过,只会落下话柄。

百姓在看到黎远志一出现就在问夫人的事情,自然就先入为主,以为苏合香就是黎远志嘴中的夫人。只有白英知道,黎远志说的完全就不是苏合香,而且黎远志在看到苏合香之后皱起的眉头,显然是黎远志并不待见苏合香。

难道说黎远志嘴中的夫人是刚才那位出事的夫人?

这个认知让她吃惊,却又让她不得不去求证。

“世子所说的是已经怀有身孕的那一位?”

黎远志不知道白英说出这话是处于什么心理,反正他听了觉得异常地讽刺。可自然对方问话了,他就得回答。

于是他点了点头,看向浑身是血的白英,道:“正是!”

众人一听,想来这真的是对方的家事了,且还是丑事!

听着周围的人在议论纷纷,白英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在说下去,估计只会让周围的人更加肆意地交谈。

白英浑然不在意自己身上的衣服被弄脏,直接向黎远志走去,用着只有他们两人能够听到的声音,道:“随我来!”

黎远志听到这话,知道他刚才的猜想得到了验证。

白英身上的血很有可能就是自己那未来得及出生的孩子。

得到这个认知的他双眼顿时变得通红,给予想要去把苏合香给碎尸万段。

所以在苏合香看到他要随着白英离去含住他时,他没有多想直接转过身,指着苏合香厉声道:“别叫本世子,等回了府,你就给本世子等着!”

说罢,他便头也不会地跟着白英离开。

不知道为何,从自己的认知被证实之后,他的身子一直在打斗着。

他敢直接承认,他这是在害怕!但害怕之余却是在担心着走在前面的白英。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眼前的白英在隐忍着,而他也仿佛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画面,他的心因此而揪痛起来。

给力文学网无弹窗,我们的地址

varcpro_id=“u2351548“

(window[“cprostyleapi“]=window[“cprostyleapi“]||{})[cpro_id]={at:“3“,rsi0:“728“,rsi1:“120“,pat:“6“,tn:“baiducustnativead“,rss1:“#ffffff“,conbw:“1“,adp:“1“,ptt:“0“,titff:“%e5%be%ae%e8%bd%af%e9%9b%85%e9%bb%91“,titfs:“14“,rss2:“#000000“,titsu:“0“,ptbg:“90“,piw:“0“,pih:“0“,ptp:“0“}

(教育123文学网)

推荐阅读:

神人沈度 作死吧,反派 重生之饲养法则 兽宠 神卡 苏惊蛰张秀 惊!嫡长女她撕了豪门炮灰剧本 冷妃选夫 砝码大陆之魔法天下 巫门传人 极品高手在都市 九天玄尊 我家男神是学霸 终神剑 嫡女虐渣手册 重炮狙击 长生玉 婚宠厚爱:惹上赌神甩不掉 荒村鬼事 公主生存守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女总裁的狂龙保镖 重生之别惹豪门千金 御兽风神 女将在上:冷王要睡地板床 文至武圣 贫僧戒色,王爷请自重 放肆[娱乐圈] 终末的绅士 与神为邻 全球末世:我狂囤物资打造安全屋刘峰 茶花女·世界文学名着典藏(精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