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死缠烂打

白英的神情让黎远志错愕,那分明就是要共归于尽的样子。

他从来没有见过有人会对他露出这样的神情,哪怕是敌人,敌对之时,一般都会给自己留后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想死,再忠诚的人,也想着自己能够继续活下去。

就这么一刻疑迟,他放松了手中的力道,让白英有机可乘,迅速闪出他的怀中。

白英看着他,恨不得此刻就想转身离去。可偏偏这里地方小,只有一条通道,要想离开就得原路返回,偏偏来的地方却站着黎远志。

无法离去,白英也只好双眼死盯着眼前之人。想着他若是敢上前,她必然要来个你死我活。

黎远志眼神受伤地看着她,一句一字地问:“我就那么不受你的待见?”

他问着,脚下的步伐也慢慢移上前。

察觉到他的动作,白英也在节节后退。

眼前的黎远志是她全所未见的,这样的黎远志让她感到心慌和恐惧,但惟独没有怜悯与被爱的感觉。

“我承认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仅是被你的容貌而打动,屡次碰壁之后,我对你是有一种得不到就是最好的感觉,一直想着要把你得到。但是经过这些事情以来,我是真的喜欢你,难道你要眼睁睁地看着我去娶别人?”

这话白英听了只觉得可笑。她站定身子抬头看向黎远志,嘴角边挂着一丝轻蔑的笑容,道:“我为什么不能在一旁看着你娶别人。我于你,不过是一般相识的人,只知道你叫什么,身份如何,而且也就打过几次照面,我为何不能那么做?”

黎远志听着,眉头不由紧皱。

“我写过那么多诗词给你,难道你就不曾对我有一丝动心?”

黎远志看到她如此决然地跟他划清界限,忍不住上前继续逼问。

“不曾看过有怎能动心?”

黎远志送来的书信她是从来没有看过,打哪儿来回哪儿去。刚才黎远志的反应看着就像是从来没有收到退回的书信,想着是她全部收下了。

看来是那个送信之人不敢把信往回送,而偷偷地丢掉了。

这下可好,可是把她冤枉了一把。

但不可置疑,黎远志的信,她是从未没有私藏过。

许是她异常坚定的神情让黎远志有些动摇,想到若是书信她都看了,那应该会有所回应,哪怕是拒绝也拒绝得透彻一些,把信全部归还于他,可他却从来没有收到退还的信,也就是说中间出了差错,让他以为她会私藏他的信。

依旧不死心的黎远志继续问:“你确定要当这么一个无情无义之人?”

听到这话的白英只觉得更加好笑了,“我于你本就没有什么情意,不过是点头之交,谈何无情无义。若你还尊十三叔为长辈,那么请你不要过多纠缠,传出去谁都不好做!”

到了最后,白英还是忍不住涌了威胁。她总觉得再这么和黎远志说下去,只会更加的不清不楚,同时也让她倍感不悦。

说罢,她要越过他走出假山,哪知却还是被黎远志阻拦。

实在是忍无可忍的她只好向他大打出手。

她的功夫不过是只能防身,面对普通的人还能应付得了,可当她面对有着专门训练的黎远志之后,一开始就处于弱势。任她怎么反抗,得到的都只会是黎远志的钳制。

她的双手被黎远志抓住,对方一用力就被扯向对方的怀中。

如此动作,若是对方是十三叔,她会乐意之至,只可惜对方是她想要避而远之的人。在她跌进怀中时,对方再怎么为她着想、呵护着,都是无用之举。

她借势直接推开他,最终使得黎远志倒退了几步,而她也差点被绊倒在地。

如今的她后悔极了选择这条道,进得来如今却出不去。

她看了一眼旁边有座不算高的假山,用她的轻功面前能够飞得过去。

打定主意的她刚想起跳,就被发现她目的的黎远志一把上前抓住了脚,随即便让下拽。

如此在空中被人拽住脚丫的行为时有多么的惊险,白英被往下拽的同时重心不稳就要倒在旁边尖锐的石头上。

她心有余而力不足,想换个方向却被钳制着没法动弹。

就在她以为要受伤的时候,一个黄色身影闪上前来,稳稳地抓住她的手扶住了她。

“你没事。”

待白英站定,只听到身边传来一声柔软好听的声音,如同清亮的微风,给人一种舒心的感觉。

白英看向来人,发现对方正是她之前帮忙解开被勾住衣服的女子。

不过更让她意想不到的是,眼前的女子居然会公然与黎远志叫板。

“世子,既然这位姑娘不喜欢你,你又何必步步相逼?天涯何处无芳草?”

女子的话让黎远志的眉头不由紧皱,可看着女子却不敢妄为。“这是本世子的事情,与你无关。你若只是来参加宴会的,还请离开,这里并无你之事。”

女子不但没有离开,反倒是走上前一步与黎远志对视,道:“我曾以为洛国的男子都是谦谦君子,懂得礼让。如今看来倒是皇兄过于夸大了,他们分明就是蛮不讲理还要逼迫毫无缚鸡之力的女子的伪君子罢了。”

白英和黎远志听着她的话,随即断定出此人并非洛国之人,随即一起打量起眼前女子的装扮,发现在首饰上看出了差别,那分明就是慕国特有的首饰。

也就是说,眼前之人是今日受邀而来的慕国公主。

意识到这一点的黎远志收回已经握成拳头几欲挥出去的手,双眼直盯着她许久,随后才愤然地挥袖离去。

因为黎远志的离开,一直处于精神紧绷的白英随即松了口气,但很快就端起平日的样子,看向身边之人,道:“不只是慕国公主,还请原谅。而刚才也多谢公主搭救。”

“我只是碰巧路过听到有动静才进来,不过是举手之劳,不必多礼,况且先前你也帮过我,礼尚往来罢了。”

听到这话,白英不禁感慨起先前的行为。看来有时候的随手而为之确实能够给自己带来好运,若是其他人,看到是黎远志,估计都不敢上前,这个公主看来也是知道自己的身份黎远志不敢胡作非为才敢上前斗胆一事。

她虽是慕国公主来洛国和亲的,这不过是明面上老百姓认为的说法,实质上不过是慕国讨好洛国的礼物,一个人质罢了。

“我叫慕天葵,不知你叫何名?”

慕天葵也是个聪明之人,她知道自己的处境,如今刚到洛国不久,身无一个朋友。如今无意之间认识徐白英,知道此人是性情中人,如此刚烈的性格,是足以交上朋友。

此时她也完全丢下公主的架势,自然亲昵地与白英交谈。

刚从紧迫的氛围中脱离的白英只觉得浑身无力,却还是带着笑容回:“徐江之女徐白英。”

白英哪怕现在力不从心,但脑子没有停止转动,知道慕天葵突然示好时为了以后找退路。脑海思考了一番与慕天葵结识并无害处,自然响亮地报上自己的名字。

只是想在的她实在是没有精力再与慕天葵闲聊,无力地咽了咽口水,道:“能否扶我出去?”

慕天葵见白英的情况确实不太妙,没有说话便搀扶着她走出假山处。

除了假山,很快就能见到其他人,更让白英意想不到的是,她刚出去就瞧见了正四处找她的苍术。

苍术在白英走出假山的那一刻开始就看见了她,连忙快步上前。在看清白英身边的人是谁后,也只不过是点头示意了一下。

慕天葵见苍术如此担心她,大概也知道了是什么个情况,在把白英交给苍术时不免提醒:“她应该是惊吓过度了。”

苍术扶过白英,淡然道:“本王改日自会登门拜访。”

说完这话的他不顾四周人的目光,直接抱起白英,让人去给靖王和靖王妃通报,随即便径直离去了。

窝在苍术怀中的白英闭着双眼,感受着她依靠在胸膛下强有力的心跳。

她的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可以感觉到他呼吸的急促,并不是因为累的,而是担心。

她安静地靠在他怀中,等到出了靖王府,被他抱上马车之后却迟迟不放下她后觉得十分好奇,连忙道:“我没事了。”

“若是没事,你的身子不会还在打抖。”

苍术说着这话,抱着她的手更是把她往自己的怀中拉了拉,让她更加靠近自己,好让他把身上的热源传给她。

白英意识到她的手确实在发抖,连忙镇定住紧张的心,深呼吸着好让她好转一些。

苍术见状,随即便把她的手握在手心中,一边安抚她一边问:“不打算坦白吗?”

他在与靖王说完话之后就回过神去找她,哪里知道找了许久都没见人,不知道他有多担心。在看到她被慕天葵搀扶着走出来时,心中的担忧不但没减反而增多了。

知道她是惊吓过度,可受到什么惊吓,他恨不得马上知道。可是他为了她,强压住了内心的急躁,等到现在才问。

他的隐忍,希望她都能够感觉得到。

给力文学网无弹窗,我们的地址

varcpro_id=“u2351548“

(window[“cprostyleapi“]=window[“cprostyleapi“]||{})[cpro_id]={at:“3“,rsi0:“728“,rsi1:“120“,pat:“6“,tn:“baiducustnativead“,rss1:“#ffffff“,conbw:“1“,adp:“1“,ptt:“0“,titff:“%e5%be%ae%e8%bd%af%e9%9b%85%e9%bb%91“,titfs:“14“,rss2:“#000000“,titsu:“0“,ptbg:“90“,piw:“0“,pih:“0“,ptp:“0“}

(教育123文学网)

推荐阅读:

死也不离老本行 顶流夫妇官宣后成了国民cp 长恨歌谈 我为魔帝,吞噬诸天神魔 朴松民墨笔点缀繁星 民国之抓住那束白月光 开荒探险:开局风后奇门 重生知青的年代 香江新豪门 我的三国学院 没有神之子的世界 全班穿越后又穿回来了 百贱不如一婚 恶魔督军,请滚开! 最狂反派惹不起 龙帝殿 我上电视我也行 义父快来救我 帝君,你好 虞先生的迟来月色 末世庇护所 安森的魔法笔记 袁队,请闭嘴! 我家师尊是大神 重生后我成了娱乐圈的清流 历史直播,我觉得自己被骗了 人在精灵,我乃特性大师 从大明锦衣卫开始 合熵缔约 重生了:那就当一个富一代吧卖女柴的小火孩 病弱美人在末世当城主 穿书技术哪家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