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证实

楚天阁打量着眼前坐着的男子,原本一直好奇着对方到底是何身份,如今在听到刚才的话,一下子断定了心中的猜想。

“公子可是美食家?”

本以为这人会离开的白英在听到这话,把正在喝茶漱口的她吓得差一点就把口中的茶杯喷了出去。

好不容易整理好仪表,她看向楚天阁,微眯起双眼,道:“本公子还以为刚才的话说的很清楚了,难道楚公子听不懂人话吗?”

被她这么回答的楚天阁也不生气,彻底发挥了休养极好的性,道:“在下一向听不懂拒绝之话。若是公子能够告诉在下名字,在下立马离开。”

“我说你这是个胡搅蛮缠之人,我家公子都说了不想与你说话,你怎么还赖在这里不走?”

半夏实在是看不过去,不由站起身怒气冲冲地对楚天阁丢下狠话。

因为顾及到四周的情况,她的声音并不大,但还是能够在一定的程度上给出了威赫力。

楚天阁一听,拿出一把白扇子,啪的一声打开,悠然自得地闪了起来,道:“这位公子何须动怒,在下不过是想结交个朋友罢了。”

说着这话得她转而看向白英,道:“这位公子明显是对武科举有兴趣,很不巧,在下对武科举的事情知道不少。”

为此,白英忍不住把视线落在楚天阁身上,一脸的不敢置信。

可对方那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不禁开始摇摆不定了。

“条件。”思索了一番,她最终说出这话。

见目的已经达到一半,楚天阁倒也乐得自在,连忙回道:“公子的名字。”

白英见对方还是死缠着这问题不放,想都没想就直接道:“孟寒。”

她说着,心中对孟寒道歉了一番,她实在是不想捏造一个名字出来,只好借用一下他的名号了。反正只是一个小侍卫,对方并不知道。

刚才她想着是要说出罗勒的名字,但仔细想了想,罗勒的名号其实在其他人面前都是挺响亮的,怎么说都是十三叔的贴身侍卫,做什么事情都首当其冲,别人能不认识吗?

“孟寒?果真是个好名字,与孟公子性格很是相似。”

楚天阁一边摇着扇子一边说道,尽数摆出翩翩公子的模样。

白英看着他,心里不由腹诽:看着就是个人面兽心之人!

不知道为什么,楚天阁给她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么一个形容词,而且觉得再贴切不过了。

“既然已经知道了名字,那么我希望我们俩后会无期!”

说完这话的白英放下筷子,利索地起身便离去。

见状的半夏连忙从怀中掏出几两银子放下,喊了句“小二结账”也随即一同离去了。

楚天阁的视线落在桌面上的那几两银子,疑惑地皱了皱眉。

他扫了一眼桌面上基本都只动了一口的饭菜,哪怕量少,可数量多,而且都是新推出的招牌菜,就这么几两银子,能够买账?

想到这里的他不由地掏出钱袋准备拿出银票时,及时赶来的小二一见桌面上的银子,顿时高兴地收了起来,随后手脚利索的全部把东西撤了下去,丝毫没有在意刚才的白英给的钱太少。

疑惑地楚天阁停住了手中的动作,看着一下子就空空如也的桌面,随即便把钱袋放了回去,回到了原来他的桌子上。

出了醉香楼的白英几欲想要会徐府看看,但是一想到后天徐江就要迎接柳氏过门,她就有一百万个不愿意回去。

哪怕她内心很想过问一下十三叔插手武科举的事情,但要她回徐府,显然不行,而她又不认识那个端王,自然不能贸然去拜访。

既然醉香楼收集情报最有一手,不如直接去问佘霖,这才是她的最佳选择。

打定主意的她连忙回到后远去找佘霖,哪知却被告知佘霖出门谈生意去了。

找人无果的她只好一个人闷闷地坐在凉亭中,正好碰见前来找她的罗勒。

“主子,这是最新的香料。”

她看着罗勒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瓶子递到她面前,她接过瓶子凑到鼻前闻了闻,气味确实不错。

“这是老夫人最新研制出来的?”

能够给她送这些东西的也就只有老夫人了。

她回京已有数日,却没有登门拜访,想着就有些罪过。

她把香料让半夏收好,随即看向罗勒,道:“赶明儿,我去见见老夫人,多谢她每次有好东西都想到我。”

“主子不必如此,她现在已经不在城中,估计这会儿已经在去采药的途中,十天半个月是不可能回来的。”

听到这话的白英也就只好作罢。

老夫人的性子她是懂得的,对于道谢这种虚礼对方是不最不喜欢的。

待看到罗勒想要离去,她想起有事要问,连忙叫住了他。

“不知主子还有和吩咐?”

罗勒转身站定,双手抱拳问道。

“我听闻十三叔插手武科举一事,是不是真的?”

罗勒一听,想了想才道:“正是,这是不久前圣上决定的。端王年迈身体不便,主子爷便代表皇室处理一些事宜,但主考官始终是端王和徐大人。”

他想着这些事情在京城中已经有不少人已经有所耳闻,最终传到白英耳中也属正常,而她向他求证也在他的意料之中。他不回答,佘霖自然会回答。

本来还以为有什么重大发现的白英听了他的话,只觉得再正常不过。

虽然她并没有见过端王,但听说过身为十三叔皇叔的老者,年纪确实是上来了,身体也有诸多不便。

想来前段时间十三叔在忙的事情中有一部分是这方面,如今被众人所知,想来圣上让他处理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不少。

难道说,只要不久,她就能见到十三叔了?

想到这里,她不由感到高兴。

实在是不知道她高兴点在哪里的罗勒疑惑地看着她,最终在她的示意下退下了。

当他离了白英的视线,吩咐孟寒和沈毅好好保护白英,便只身离开了。

徐府正小院,徐贾氏正一个人闲得无聊看戏本子,这个爱好是她随白英到锦丰园后形成的,凡是以后有空她都会那上一本去看,以用来打发时间。

徐江最终纳妾是她做的打算,尽管是她开的头,现在的她却是甩手掌柜。

其实这其中也有徐江的意思。

徐江不想看到她劳累,所有这一切事情都是由他来做。

本来纳妾对于正室来说就是要与其他人分享自己的丈夫。

外人并不知道他纳妾的事情是徐贾氏起得头,如今看到徐贾氏完全不过问这事情的进度,大家只当是她在与他闹别扭。

其实一妻多妾在当代并不少见,只要正室知道,哪怕再不同意,也是能够进行的。

如今的徐贾氏在外人看来就是明显的知道了不同意,所以整小院的气氛都是极其压抑的。

正是感觉到这压抑的气氛,所以徐贾氏才让人找来戏本子以打发时间。

忙了一早上的徐江回到府中只在前院换好衣裳便在直接用了午膳,后院哪都没去,就只在书房里休息了。

听到他回来的消息,徐贾氏想起她有些事情要问徐江,便只身一人来到书房。

敲了门没有回应,问了候在门口的事情说徐江并没有出去,她便索性直接推开房门走了进去,随即关上门。

书房的采光不错,亮堂堂的,看起来一尘不染。

在书桌前没有找到徐江,她便往旁边的休息间走去,正巧看到徐江正太师椅上睡着了,身边还摆着一把刀。

一向只用剑不用刀的徐江身边为什么会出现刀?

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她小心翼翼地走上前,拿起那把刀细细打量起来。

刀有些重,她提起来还有些吃力,但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把好刀,刀身透着的寒光证明着她的猜测。

看了看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她正想放下刀时,余光扫到刀身最里面的图案,像极了她脑海中的某个图腾。

为此,她再次拿起刀凑近仔细瞧了瞧,很快就确定了下来。

徐江身边为什么会有这把刀?

还有他之前说的突发事件是不是指那些人回来了?

意识到这个点的她手一抖,刀直接掉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被声音惊醒的徐江迅速睁开双眼,条件反射地想要出击,在看清眼前的人是徐贾氏之后,连忙止住动作,看着徐贾氏疑惑道:“湘儿,你怎么在这?”

话落,他低头看了眼掉在地上的刀,弯腰捡起。

徐贾氏就一直看着他的动作,良久才问:“这刀你是不是很早就得到了?”

她的双眼直盯着徐江,恨不得他立马就回答她。他眼中的担忧她并没有错过,但是她真的急需一个回答,好证实她心中的猜想。

她多么希望徐江说只是他无意得到的,可现实往往会让人失望。

“这刀其实就是上回闯进府中偷了东西的盗贼留下的,我与他交锋了,确实是之前的那些人。”

徐江的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让徐贾氏久久没能反应过来。

给力文学网无弹窗,我们的地址

varcpro_id=“u2351548“

(window[“cprostyleapi“]=window[“cprostyleapi“]||{})[cpro_id]={at:“3“,rsi0:“728“,rsi1:“120“,pat:“6“,tn:“baiducustnativead“,rss1:“#ffffff“,conbw:“1“,adp:“1“,ptt:“0“,titff:“%e5%be%ae%e8%bd%af%e9%9b%85%e9%bb%91“,titfs:“14“,rss2:“#000000“,titsu:“0“,ptbg:“90“,piw:“0“,pih:“0“,ptp:“0“}

(教育123文学网)

推荐阅读:

消失的画中人 射雕之我是良民! 巧言令色 欢喜道 杠上皇室美男团 极品太子 贵族学院:校草别惹我 冷面老哥 开局一片地暴击出奇迹洛宇 我的绝色校花老婆 人魔 皮面桃花 妈咪有孕:讨债首席 仙梦尘缘 素手遮宫:芷醉金迷 总裁的野蛮秘书 她来自低空 穿越在幻想世界 在异次元的生存游戏岛 末日蟑螂 农媳 冠盖六宫 天下道门 大国工程 女总裁的狂龙保镖 陛下真棒高璋蔡杳 契丹秘藏 氪金抽卡大师鑫星夜阳 特工医妃:暴君,快闪开 我继承了五千年的家产 帝王缠绵 刀屠天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