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晕厥

罗勒带着侍卫如愿把偷潜进园子的刺客给活抓后,他才后知后觉白英还有后面受着伤。

吩咐领头的侍卫把人收押好,这才连忙往后面跑去。

不过是短短的时间,等他举着火把走回遇见白英的地方,待看见眼前的情况之后,骂娘的心思都有了。

一群大老爷们的,看到自家主子受了伤,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扶回房间?为什么没有立马去叫大夫?

看着白英摇摇晃晃的,他来不及多想,一把丢掉手中的火把,跃身上前一把把几欲到底的白英给抱住。

已经意识模糊的白英只觉得她倒在了一个宽厚的怀抱中,只是那人的气息很是陌生,并不是她所熟悉的。

为此,她抬起头努力睁大双眼去查看,可她在怎么努力,也不过是一个模糊的景象。

依稀间听到有人在喊她主子,可是谁会这么喊她呢?

哦,原来是罗勒,那她应该也会没事的!

想到这里,她只觉得原本紧绷的神经得以缓解,一下子就昏迷了过去。

罗勒看着已经完全晕厥过去的白英,迅速点了几个穴道好止住血,随后道:“得罪了!”随即便抱着白英连忙赶会熙湘轩。

当然,离去的时候自然让人去请了大夫。

因为园子里京城较远,苍术在一开始就为了预防万一,让几个大夫住在了园子中,平日只要安排好交接班便可回家,但前往不能让园子一日无大夫,免得出现紧急情况。

当罗勒把白英送回熙湘轩的时候,可把纳兰敏霜和半夏给吓到了。

两人迅速地退到一边,好让罗勒把人放平在穿上。

半夏退下去吩咐人准备各种东西,而纳兰敏霜则是站在一旁焦虑地看着。

罗勒前脚进屋时,大夫后脚就进来了。

在把白英放平之后,罗勒便退到一旁让大夫确认伤势。

白英脖子上的伤口并不深,因为及时止住血,伤势并不严重。但由于近期神经过于紧绷,所以才会晕厥。

在一旁听到这话的半夏想起了白英去年畏血的事情,连忙说:“大夫,小姐去年的时候有畏血的经历,这一次会不会也是一样的?”

大夫顺了顺他的山羊胡子,思索了一番才回答:“估计有一半原因在里面。这段时间里伤口不要碰到水,不要牵扯到伤口,定期换药过不了几天就会好了。”

纳兰敏霜一直站在旁边听着,在听到畏血的时候更是奇怪。

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病,既然白英曾经犯过,定然不会是小病。

为此,她连忙凑上前,担忧地问:“大夫,这畏血要不要紧?白英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

大夫听到她的问话,一边给白英包扎伤口一边回答:“只是小事,醒来之后便无事。这种人不能看到血,都则就会心里紧张,随即晕厥过去。”

听着大夫说只是小事,纳兰敏霜这才松了口气。

看着脸色还有些苍白的白英,她只能祈祷着白英能够安然无恙,否则苍术哥回来,一定会把她训个半死,毕竟她没有看好人。

不过在她看到罗勒之后,心里也就舒坦了几分。

罗勒可是没有保护好白英,要死也是罗勒先死。

半夏把大夫送了出去,这才回屋里开始找罗勒谈话。

小姐好好地出去散步,怎么就横着抬进来,还受了伤!他这个十三爷身边的得力侍卫是不是徒有虚名!

纳兰敏霜因为内疚,在一旁候着白英,而半夏在进屋把罗勒喊出来后,便在大院里直盯着对方,气得久久说不出话。

如今的罗勒知道她没有护好白英周全已经是失职,可是如今刺客已经被活抓,他迫切地想要知道谁是幕后指使人。

可是如今的他又欠半夏一个解释,好面子的他又不想主动开口,于是两人就这么僵持着。

最后,半夏忍无可忍,道:“不是说园子守卫森严吗?上回闯进了黑衣人,这一次小姐居然被挟持,还受了伤,这就是你和十三爷所说的安全吗?”

被质问的罗勒也知道半夏说的事实。

上一次是疏忽大意,让对方有机可乘。随后的一次他是加大了园子的守卫,没有想到却还是有漏网之处。

他先前已经把人打得重伤,结果却被对方使诈逃进园子中。说到底,这确实是他的失误,被半夏质疑也是理所应当的。

半夏看着他在她面前认错的态度,知道她也没有那个权利去责罚对方,此时的她只不过是受不了自家小姐受伤的消息。

“算了,还是等小姐醒来再做定夺。我今次伺候小姐,醒了我会告诉你。”

她说完这话,好不疑迟地就转身离开。而罗勒看到她离去,也迅速前往地牢,打算好好审问一下刺客。

白英只是昏迷了好一会就醒来。

当她睁开双眼发现她已经躺在**上时,知道她是已经没有生命危险,只是脖子间传来的痛楚告诉她,先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身边的纳兰敏霜看到她醒来,连忙凑上前问:“你醒了。要不要喝水?”

被纳兰敏霜这么一说,她还真的觉得有些口渴。本来还想点头示意的她刚动了一下脖子,伤口传来的痛就让她不得不皱眉,最后也只能眨了眨眼睛表示她需要。

读懂她动作的纳兰敏上连忙转过头示意身边的婢女去倒水,随后她上前有些吃力地扶起白英,接过婢女递过来的水杯,动作轻柔缓慢地给白英喂上。

半夏在看到白英已经醒来,立马出去找罗勒。

白英有些好笑地看着纳兰敏霜紧张的样子,其实她的伤真的没有什么,先前看到血会晕,不过是她神经因为紧绷了一天才会显得脆弱。

待她喝完水把杯子还给小郡主之后,双手撑着**做好,偏过头带着淡淡地笑意,道:“我其实没有什么事,没必要愁眉苦脸的,不过是小事情而已。”

听到这话,纳兰敏霜有些不干了,“你也不看看你是怎么进来的,浑身是血,脖子上还满是血迹,害我都以为你死了呢,结果发现你身上的血都不是你的。我说你就只是出去散个步,怎么就被人抬着进来,纯粹是想吓死我。”

白英苦笑:“找我也不想呀,但发生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说着这话的她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并没有半夏的踪影,便问:“半夏去哪里了?”

“她看到你醒来,就匆匆忙忙地跑出去了,好像是去找罗勒了。”

白英一听,这反倒是让她省了一道功夫,刚才的她还想着让她去把罗勒叫进来呢。

先前她的那一脚只是为了让她脱身,并不会威胁到那人的生命,而罗勒又及时赶来,应该是能够活抓的。

既然能够活抓,那么就有可能问出一些底细出来。

没出一会,半夏就带着罗勒走了进来。

罗勒在看到她已经已经无恙,心下也松了一口气。待走到白英面前,他抱拳行礼道:“主子。”

白英看向他,倒也不含糊地问:“那人此时关在何处?”

“园子的地牢中,此时正关押着,还有一口气在,并没有死去。”

“有没有问出什么?”

“那人虽已受重伤,可嘴巴闭得紧,至今没有问出什么。”

听到这话的白英竟有一股想去地牢一探究竟。

想到这里,她二话不说就掀起被子想要下**穿鞋。

半夏看到她这样子,连忙上前制止:“小姐,你身体还没好,怎么可以下**?”

白英推开半夏,一边穿鞋一边道:“我本就无事,只是你们太大惊小怪了。”

她说着抬头看向罗勒,道:“带我去地牢把,我倒是想看看,这刺客还有多少能耐?又会是何方神圣。”

半夏知道她无法改变白英的想法,也只好认命地跟在白英身后。

而纳兰敏霜看到如此任性的主仆,忍不住在后面嚷嚷道。在看到他们的都毫无反应之后,觉得她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无可奈何之下也只好跟在他们身后,一同前往大牢。

白英一直以为,大牢都是那种即昏暗又肮脏的地方,可到了锦丰园的地牢后才刷新了她的认知。

说是地牢,不如说是建在底下的密室,只是过了两间囚禁的铁笼以及拷问的工具,没有难闻的气体,也没有昏暗的光线,任谁都能把这里的情况一览无遗。

待环视了一周地牢,白英这才把注意力放在那刺客身上。

那刺客一身黑衣看不清楚到底是哪里受了重伤,他的双手被墙上的铁链禁锢着双手,双脚跪倒在地,头发蓬乱地低着头奄奄一息的,不禁让人觉得他已经死去。

她皱着眉头又走近了几步,在看到刺客身边放着一样东西时,不禁好奇地看过去,发现那竟是一张面目狰狞的面具,与她梦中的一模一样。

这个认知让她感到震惊,原本迈出去的脚也因此收回来。

她强迫着自己不要想太多,可是内心里的恐惧却不得不让她正视这个现实。

她猛然回过头,哪怕牵扯到了脖子上的伤口,还是毫不在意,对着罗勒一句一字地道:“给我审,审到他说出实情为止!”

给力文学网无弹窗,我们的地址

varcpro_id=“u2351548“

(window[“cprostyleapi“]=window[“cprostyleapi“]||{})[cpro_id]={at:“3“,rsi0:“728“,rsi1:“120“,pat:“6“,tn:“baiducustnativead“,rss1:“#ffffff“,conbw:“1“,adp:“1“,ptt:“0“,titff:“%e5%be%ae%e8%bd%af%e9%9b%85%e9%bb%91“,titfs:“14“,rss2:“#000000“,titsu:“0“,ptbg:“90“,piw:“0“,pih:“0“,ptp:“0“}

(教育123文学网)

推荐阅读:

寒冬死歌 重生后她A爆娱乐圈 快穿之宿主又在拆别人CP了! 我的妹妹是天尊 我从地狱杀了上来 小撩精她被娇宠上天了 柯南世界的反套路指南 试炼诸天 最后一个灵婆 我是如此喜欢你 锦鲤鲜妻:重生年代娇娇包 盘点崩铁原神短视频:全员破防 穿越:逆天改命只为长生不死 前妻太诱人:总裁情难自控 世界破破烂烂,幼崽缝缝补补 魔剣 [盗墓+HP]那个不该存在的人 我竟是实力最弱的主角 戏说孔子 二婚多欢愉 皇上的心尖小皇妃 重铸轮回 荒天剑帝 我是假的NPC 极品少女穿越闹古代 我靠玄学在娱乐圈风生水起 娇妻倾城 觉醒-仿如昨日 做个神仙不容易 此爱无岸梦成空 暗流1979,我有空间能致富江雪晨青柠 综漫之修罗临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