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陈年旧案

半夏突然间被白英埋怨,一脸的迷茫,实在是不知道她哪里惹到了自家小姐。

她无辜地看向苍术,无声地求救。

苍术上前拿过衣服,一边走向白英一边说:“本王此时觉得很有必要在你这里备上几身衣服。”

知道他这是在打什么算盘,白英立马拒绝道:“我这里是闺房,放十三叔你的衣服有些不妥,所以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

苍术笑呵呵的,没有接过话,而是把衣服递到她面前,道:“说话算数,来。”

说完这话的他不等白英回答,直接把衣服放在**上,随即转过头对身后的半夏众人道:“你们都下去,今日英儿来便好。”

半夏有些难为得看向白英,注意到对方求救的眼神疑迟了。

她咽了咽口水,想着应该为自家小姐某些余地。正当她下定决心准备行动的时候,苍术的话又传了过来。

“本王想和英儿好好培养感情,你们如此煞风景,就不怕惹本王不高兴?”

一句话,让半夏的心“咯噔”了一下。

她自然是十三爷和小姐的关系能好,相对于让小姐伺候十三爷更衣,十三爷和小姐培养感情才是最为重要的。

想通的她示意身后的三个婢女,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其实就算十三爷不说那话,她们也不敢忤逆他的话,离去不过是时间问题。

原本还算有人气的屋子一下子又只剩下他们两人。

白英一把抓起衣服,想都不想就直接扔向苍术身上,“鬼才帮你穿衣服。”

双手接住衣服的苍术一脸失笑,走上前道:“昨晚累了一晚,现在是腰酸背痛的,等会还要去检查远志的功课。英儿,本王时间紧,帮我可好?”

说到最后,他露出一副受伤的表情,把脸凑到白英面前蹭了蹭。

那一瞬间,白英只觉得眼前的人就如同一只巨型犬,在向她撒娇。

脑袋顿时短路的她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道:“那就帮你一下。”

知道眼前的人最近没休息好,昨晚更是连夜奔波。今日不过是睡了一个时辰,双眼下的青色不但没有消去,仿佛更加重了,可见是真的累到了。

她走下**,从他手中拿过衣服放在**上,随后再转身去接下他身上早已经皱得不成样子的衣服。

她一边解他的衣服一边问:“要不要先洗一下澡?”

“不必了,时间比较紧,一会陪着远志练武后再洗便好。”

她听罢,只淡淡地“嗯”了一声后便不再多说什么,手中得动作却没有停下过。

衣服并不繁复,她穿起来也算是得心应手。只是在系腰带时,双手因为是要怀抱到前面,她的脸差不多紧贴着苍术的后背,那一刻她的脸就有些滚烫的。

明明今早都已经趴在对方的胸前睡了一觉,如今不过是请碰到对方的后背,却让她感到害羞。

看来不同的场合有不同程度的接触,都会让她的内心有不同程度的悸动。

伺候他洗好脸之后,苍术心情大好地接过她手中的东西,也给她洗了把脸,动作十分轻柔,让白英有一种她被呵护的感觉。

他帮她梳着头发,看着手掌心中的青丝,不由地感慨:“真想一辈子都给你梳头。”

听到这话,白英竟有一种要热泪盈眶的冲动。

梳头是十分亲昵的事情,就连徐江与徐贾氏这对成亲十几年的夫妻,徐江都没有给徐贾氏梳过头。

十三叔到底要俘获她的心多久?

她真的希望会是一辈子。

把簪子固定在她的头上之后,苍术后退两步瞧了瞧,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时间不早了,等会本王让膳房端来早膳,你吃完之后陪着敏霜四处玩玩,本王今日还是没时间陪你了。”

白英知道他是要赶着去练武,她也就不留她,只道是记下了,叮嘱他不要忘了用膳,才送着他离开了熙湘轩。

送苍术离开之后,白英才回到院子中,正巧看到纳兰敏霜出了房门。

“原来你也起得那么早呀。”纳兰敏霜走上前,亲昵地牵起她的手,注意到她别致的发式,不由赞道:“不过的发型,谁梳的,本郡主也想梳一个。”

听到这话的白英一脸幸福的笑了起来,就是没有回答。

纳兰敏霜有些不高兴她的反应,用手肘撞了撞她,道:“你倒是告诉我呀,我有又不会把你那个丫环抢过来,顶多是让她也给我梳一个而已。”

白英掩嘴笑着,实在是忍不住了这才笑道:“这不是那个丫环梳的,这可是十三叔给我弄的。如果你还想来一个,我倒是不介意跟十三叔提一下。”

纳兰敏霜一听,连忙摆摆手:“我还不想死,你还是把十三叔留着自己用。”

白英:“哈哈,我就说你不敢,你还非要问。”

半夏跟在她们后面,听着她们的谈话,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刚才小姐出门时,她是真的被吓到了。

穿衣、梳头都不会自己做的小姐居然穿戴整齐地出现在她面前,可见这都是十三爷得功劳。

十三爷能够为自家小姐做到这个份上,已经是史上前所未有的了。

另外一边,苍术离了熙湘轩,直接花园走去。

等他到时,黎远志已经在那边等着了。

黎远志看到他走近,连忙拱手作揖:“十三叔。”

苍术只是点点头,“没等久。”

“侄儿也只是刚到不久。”

明明等了挺长时间,黎远志也不敢直接说出。

他注意到苍术眼底下的黑眼圈,了解到对方昨晚连夜进京,忍不住问:“事情很棘手?”

苍术听到这话微微一愣,随后才明白过来黎远志是在为什么。

他随意的摆摆手,接过侍卫递过来的剑,舞动了几下才回答:“不过是小事,徐大人能够解决。”

黎远志只觉得内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他,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否则就不会连夜进京。

更主要是一向准时的十三叔今日却迟到了,难道只是因为起晚了。

明明感到疑惑,他嘴上却说:“如此便好。”

原本半个小时的练武时间因为苍术的晚到缩短了不少时间,而黎远志也乐于今天过早的结束练武,连忙离开好去填补他早已经唱起空城计的肚子。

确认他已经走出苍术的视线,找来自己的侍卫,道:“你去徐府打探一下消息,有什么情况立马来通知我。”

匆忙用过早膳,苍术这才拿出册子仔细分析起来。

当年能够参加殿试的一共有六人,可最终到场的却只有五人。

如此难得的一个平步青云的机会,任谁都不会错过,而记录中注明到,那个没有到场的鹰不泊在殿试的前一晚被人杀死,凶手始终没有抓到。

当年殿试前一晚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人知道。

而徐江在成为武状元且新官上任之后,竟然主动请命严查当年官商勾结,陷害忠良的案子,最后一举夺得圣上的重视,从此在京城有了一定的立足之地。

十几年来,徐江虽然结下了不少仇家,可是没有哪一个会闹出像昨天的事情,却偏偏在武科举前开始有所动静,是不是在说明这徐江与当年的事情有着一定的联系。

虽然徐江想要夺得重视那么做是情有可原,可只要细查一番都会察觉到,当年涉及到案件的官员多多少少都与武科举沾上关系。

之前圣上就让他经手这个案子,但是因为是陈年旧案,他无心理会也就推了过去。

如今这事情最终与徐江扯上关系,自然不会简单到哪里。

理清了思路的苍术一想到白英,太阳穴就开始隐隐作痛。

果真是只要事情不牵扯到白英身上,都会好办许多。

若是事情的最终指向是徐江,白英自然会牵扯进去,而他去查这件事情,也会让白英陷入危险之中。

看来如今能做的,就是秘密严查此事,与白英保持距离,待事情真相之后再与她说明变好了。

打好主意的他一想到这段时间又要离开白英,心中对当今圣上的怨恨又多了几分。

找谁查不好,为什么偏偏是他!

轻叹一口气的他收起册子,站起身把册子藏好,双手附在后背,离开了书房。

看来是时候找纳兰敏霜谈一下话了。

话说苏合香硬闯熙湘轩时,白英正和纳兰敏霜在用膳。

白英对苏合香的出现感到不悦,又碍于双方都好面子,也就让苏合香坐下一起用膳。

待她看到苏合香想向纳兰敏霜套近乎又害怕对方的脾气,胆怯的样子让她看了只觉得好笑。

小郡主的脾气她是知道的,虽然不会嫌贫爱富,但却不喜欢故作姿态的人,苏合香早在去年的时候被小郡主归纳到拒绝往来的对象中。

如今能够好好的和苏合香待在一起,多半是托了她和十三叔的福。

毕竟现在可是在锦丰园,十三叔的地盘上,而她又在跟前,不能把人说得太不堪。

说话会热潮冷风,不说话又觉得憋屈,纳兰敏霜只觉得着实难受。

就在她快要受不了的时候,一声清脆的声音在安静的屋内响了起来。

给力文学网无弹窗,我们的地址

varcpro_id=“u2351548“

(window[“cprostyleapi“]=window[“cprostyleapi“]||{})[cpro_id]={at:“3“,rsi0:“728“,rsi1:“120“,pat:“6“,tn:“baiducustnativead“,rss1:“#ffffff“,conbw:“1“,adp:“1“,ptt:“0“,titff:“%e5%be%ae%e8%bd%af%e9%9b%85%e9%bb%91“,titfs:“14“,rss2:“#000000“,titsu:“0“,ptbg:“90“,piw:“0“,pih:“0“,ptp:“0“}

(教育123文学网)

推荐阅读:

离婚签字时我重生了 八零娇软肥妻,撩疯竹马军少 曼曼归途 诸天打手系统 求仙传说 姜御仙 皇女之金牌弃妃 止战之殇 风雷鼓 豪门盛宠:高冷男神逼上门 titan arum 重生未来之第一模特 早安,总裁大人 我老婆是绝色女总裁 娇俏无敌小王妃 炫富失败,靠才华火爆娱乐圈 邪魅王子的宠爱甜心 美女校花爱上我 阴阳夺命师 我在异界有座城 绝色宠妃 魂斗苍穹 明星老公不太乖 情良为成觞 仙剑奇侠传3 全球御魂 无限之宝塔世界 超级黑道学 宠妻,婚然天成 暖你一心寒凉 春风渡 食味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