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隐瞒

皎洁的月光下,一向让人畏惧的刀剑透着寒光,映在人脸上更是无声地诉说着它们得嗜血本性。

被黑衣人一掌击中左肩的徐江后退几步,只觉得胸口一闷,一口鲜血从嘴角处溢了出来。

他伸手粗鲁地一把抹去那鲜血,眼神更加凶狠地看着那黑衣人。

想来他真的是轻敌了。

“原来当年的武状元也不过如此!”

对方说出的冷讽让他皱起眉头,拿着剑柄的手更加收拢力道,恨不得此刻就想上前把人大卸八块。

知道先前的话已经把徐江激怒,黑衣人把刀横在他的面前,看着徐江继续嘲讽道:“还以为这么多年不动手,你的功力会有所长进,原来只是我高估了你。”

本还处于气愤的徐江在听到这话,仿佛发现了什么。可到了最后却一无所获,再次重复先前的话,一句一字地问:“你到底是何许人也?”

“等你赢了本座再说!”

那黑衣人说完这话,握着刀迅速向徐江进攻。

先前已经受过伤的徐江在面对黑衣人的速攻,他只道是越来越吃不消。

要是再这么打下去,不用几招,他就会因为体力透支而死在那透着寒光的刀刃下。

就在他的反击也来越缓慢之时,一颗石子突然间击中了黑衣人向他看来的刀。www.mdjfu.com 青瓜小说网

黑衣人只觉得手中的刀一阵,力度打得让他不得不松开刀柄,“哐当”一声,原本还在他手中的刀掉落在地。

他看着突然间出现的白色身影,顾不得地上的刀,迅速撤离。

徐江在他被救下之时,就已经看向来人,在看到那一抹白影之后,原本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

他走上前,对苍术双手抱拳道:“多谢十三爷的救命之恩。”

苍术淡然的看了眼徐江,一边走向掉落在地面上的刀一边说:“今晚果然是个不眠夜呀。”

实在是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徐江只是跟在他身后。

苍术捡起地上的刀,翻来翻去细细打量了一番,并没有看出什么蹊跷,便把刀交给身后的徐江。

徐江面对突然间出现在他面前的刀,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知道这是苍术让他看着刀是出自何处。

他无言的接过刀,从刀柄大量到刀尖,并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最后在靠近刀柄的地方发现了一个小小的图章。

因为四周光线太暗,徐江只好把拇指附在图章上,以便能够靠摩擦辨别是什么。

他辨别了许久,才发现上面写的是什么。

他惊恐地瞪大双眼,吃惊于他的发现,但那一抹吃惊很快就消失在黑夜之中,并没有让苍术捕捉到。

“有没有发现什么东西?”

苍术看着他看了许久,忍不住出声询问。

徐江听后被轻微的吓到,随即他摇了摇头,违背内心的感觉,隐瞒道:“下官并没有任何发现。想来那人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刺客,只是想取下官的性命罢了。刚才多谢王爷出手相救”

对于这个回答,苍术并没有觉得奇怪,反而提醒道:“不过是举手之劳。既然是仇家,那徐大人可要当心点,本王可不希望你出事,进而让英儿担心。还有,事情远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下官自会谨记在心。”

徐江也是知道眼前的十三爷会出现在这里,多半是因为英儿的关系,毕竟十三爷一开始就是在园子里,今天他也没有收到对方进城的消息,可见对方是连夜赶回京城。

既然能够惊动到十三爷,这事情自然不会简单。

“本王连夜回来主要是进宫一趟,自然徐大人已经无事,还是赶紧回府才妙。”

苍术说完这话,也没有等徐江回答,转身一跃而去,立马消失在夜幕中。

徐江拿着手中的刀,脸色暗沉地向徐府走去。

黎浩宇刚批完手中的折子,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看了一旁的计时器,发现都过了三更天。

他把毛笔放下,正打算起身去休息,哪知他刚起身,原本紧闭的窗口却突然间被打开,一抹白色身影闪了进来。

“有好好的大门不走,为何要走窗户?”

苍术闪身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给他自己倒了杯茶,轻抿一口道:“众人都知道我在园子里,何况宫禁可是自老祖宗就传下来的,臣弟怎么能坏了规矩。”

听到这话的黎浩宇只觉得好笑,指着他笑道:“难道你现在就不算是坏了规矩?”

苍术瞧着二郎腿,满不在意地说:“起码臣弟这是悄无声的来,等会自然也会悄无声息地走,没人发现就好了。”

黎浩宇只觉得无奈,他这个弟弟实在是太让人头疼,可是他又不能拿对方怎么样,也只好由着他。

“说!连夜赶回京城,还夜闯皇宫,没有紧急的事情,你是不会出现在朕面前的。”

苍术喝了大半杯茶,这才放下茶杯,起身走到黎浩宇面前,问:“当年武科举殿试时最终参加的都有谁,那一年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洛国武状元是十五年一考,机会之难得,所以其中的恩怨情仇不用说也知道不会那么简单。

所以这是徐江在京城屹立不倒的原因,同时也是他仇家之多的缘故。

如今又快到了十五年一次的武科举考试,自然会有人按捺不住,可是为什么会找上徐江的麻烦。

黎浩宇听到他的问话,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走到一旁的书柜面查找起来。

苍术自然是坐在旁边等候着,瞧着二郎腿,好不悠哉。

认真查找了一番的黎浩宇终于找到了被遗忘已久的册子,拿出来时没有看到一丝灰尘,可见书柜经常被清扫过。

他拿着册子走到苍术面前,递给他说:“当年的事情都记载在这里,你想知道什么在上面都能找到。”

苍术接过册子,打开了粗略查看了一番,发现里面的内容并没有预想中的那么多。

“你确定你没有给错?”

听到他的问话,黎浩宇刻意重新拿回来查看了一番,从头到尾扫了一遍,最后确定说:“没错,就是这个。当年的事情朕也有所耳闻,但是事情随后都被处理了。朕登基之后,也看过当时的事情,并没有觉得不妥。怎么?你是要插手武科举吗?”

苍术把册子放在怀中,站起身摆摆手,道:“臣弟还没有那么无聊去管这些无聊的事情。”

这话明显让黎浩宇感到不悦,“那你告诉朕,什么事情你才不会觉得无聊。”

“自然是把英儿娶回家。”

说罢,苍术露出灿烂一笑,随即闪身直接离开。

黎浩宇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无奈地笑了起来:“你这小子,果真还是老样子!”

一路闪身出了皇宫,苍术跃上马背,策马向城门跑去。待来到城门后果断弃马跃上城门,然后飞跃而下,随着走到他一早就藏在树林下的马匹,再次策马离去。

当他回到园子时,已经是寅时。

把马交给侍卫之后,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双眼耷拉着,凭着意识直接往熙湘轩走去。

一直以来白英都是卯时醒来,今天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在寅时就醒来,翻来覆去的都没能再次睡下。

正觉得口渴之时,她坐起身走到一旁倒了杯茶,喝了半杯缓了渴意,正准备重新躺回**上,门口却被人打开。

被开门声吓到的她回过头,正好对上苍术疲惫的双眼。

“十三叔,你怎么过来了?”

待苍术走近,发现对方眼底下的黑眼圈更加重了,不禁问:“十三叔,你晚上去抓老鼠了吗?怎么显得那么疲惫?”

“连夜进城了。英儿,你陪我睡一会。”

苍术说着这话,随即捞过白英,直接往**上倒去。

他紧搂着她的腰,不让她乱动。

许是真的累着了,他的头刚沾到枕头,不出一会就传出了平缓的呼吸声。

本还想挣扎的白英在注意到他已经熟睡过去,僵着身体躺在他的怀中,抬眸看着那张俊朗平和的睡脸,想着他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而要连夜进宫。

很快,她就意识到一个严峻的问题。

连夜进宫再连夜赶回来,如此来回奔波,没有洗漱过就直接躺她**上,会不会显得太脏了?

有些小洁癖的她意识到这个问题,整个人都浑身不自在了起来,但又害怕吵醒十三叔,只能强忍着。

屋子外面,起**出恭的半夏看到那一抹熟悉的白色身影,还以为看走了眼,刻意揉了揉眼镜再次细看,发现不仅没有看错,还更加确定了那抹身影就如同她所想的。

十三爷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一脸的倦意。

被惊到的她一下便没有了睡意。

她回到房间的她索性开始换洗起来,早早就候在白英的房门前,打算任谁前来打扰,都全部遣走,给自家小姐和十三爷空出相处空间。

不过这天空都没有吐白,这是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半夏坐在房门下的台阶前,撑着脑袋看着那依旧布满星星的夜空,无声地叹息了一番。

给力文学网无弹窗,我们的地址

varcpro_id=“u2351548“

(window[“cprostyleapi“]=window[“cprostyleapi“]||{})[cpro_id]={at:“3“,rsi0:“728“,rsi1:“120“,pat:“6“,tn:“baiducustnativead“,rss1:“#ffffff“,conbw:“1“,adp:“1“,ptt:“0“,titff:“%e5%be%ae%e8%bd%af%e9%9b%85%e9%bb%91“,titfs:“14“,rss2:“#000000“,titsu:“0“,ptbg:“90“,piw:“0“,pih:“0“,ptp:“0“}

(教育123文学网)

推荐阅读:

水浒第一大官人 狐妖:从一人开始开宝箱 我玩传奇私服 万古吞噬诀 不良人之淳风传 结婚三次老攻都是一人 六眼神子遇见心软的神 我的操作鬼都害怕 我有一条大青虫 我有一根羽毛 猛将群英传 从木叶被流放开始 摆烂反派心声被偷听,女主崩溃了月下剑影 锦上连连探 我在白日梦里走上人生巅峰 雾谷伯爵的万事屋 星铁:真心话大冒险?我被迫害哭 玄幻:魅魔体质,妖女只想爆炒我 牵手,不再忧伤 箱子里的旧日 道祖的咸鱼情缘[洪荒] 全职法师:黑教卧底,审判之光! 婚潜规则 帝国男神复婚记 炼金术士的异界日常 人在聊斋,只想种田 奥特曼之我在东京打怪兽 存在于 穿成小新家的女仆 从夜的命名术开始 绝世升级系统 全职法师之极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