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诉说梦境

噩梦和黑衣人的事情让白英整个人都显得恍惚起来,就连苍术走近她身边都没有察觉出来。

苍术注意到白英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头发也湿漉漉地贴在她的额头和脸颊,当下他便吩咐半夏去准备热水,随后又让那两个侍卫候在熙湘轩大门处,随时关注熙湘轩的四周,一有情况,立刻向他禀告。

他好不容易哄着白英回到屋子里坐下,拿过鞋子正打算给她穿上,可看到那脏兮兮的小脚,眉头不由紧皱起来。

他拿出手帕,动作轻柔地擦拭了一番,确认干净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给她穿上鞋子。

现在虽然是夏天,但也不能光着脚在地上走。

处理好一切之后,他直起身,站在白英面前叫了几声,对方始终没有反应。

“英儿?”

他伸出手在白英面前晃了晃,过了好一会对方才茫然地回过神,确定站在她面前的人是真真切切的之后,猛然伸手搂住他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腹前。

苍术感觉到她不安,没有说话,只是任她抱着,丝毫不介意她把眼泪和鼻涕全部蹭到他身上都不在意,哪怕身上穿的是白色的衣服。

刺客只是在熙湘轩的围墙上逗留了一小会,并没有波及到英儿。

英儿如今的表现分明就是被吓坏了,与去年那个能够狠心杀死刺客的样子完全不同。

也就是说,英儿并不是因为刺客的事情而感到害怕。

无言地安慰了一番白英,直到半夏拎来热水这才打破那份安静。

“英儿,先去沐浴下,这衣服穿在身上不好。”

白英搂着他的腰始终不撒手,听到他的问话也不过是摇摇头。

她这样,苍术也不好硬掰开她的手,放柔声音又哄了几下,结果还是不撒手。

“英儿,听话,先去洗澡,你这样子对身体不好。”

无可奈何之下,苍术只好使用蛮力把白英推理他的身前,蹲下身迫使她正是他的双眼。

他深呼吸一番,双手捧着白英的脸,在她嘴角亲了亲,道:“听话,好不好?”

此时的白英哪怕被推开,可她的手却紧紧抓着苍术的衣服,仿佛只要她一松手,眼前的人就会离去。

梦里的黑衣人在她醒来之后出现在她的面前,想想就觉得后怕。

“嗯,我听话,但十三叔你不能走。”

看到她妥协,苍术这个不信佛的人难得在心里说了句“阿弥陀佛”,连说几次好之后连忙叫来半夏伺候她。

就在半夏扶着她走进内室时,白英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皱着眉头不满地说:“十三叔,你说过不走的。”

“可你要去洗澡,本王自然要回避。”

苍术实在是想不到,白英会要求他留下。尽管他知道白英不过是想他站在她的视线内,确保他不会离去才能安心。

面对她的再一次不撒手,苍术只觉得头都疼了。

最终他只好妥协,一个人站在内室的屏风旁,背过身去。

对于身后不时传来的浇水声,苍术只觉得他的忍耐力再一次受到了挑战。

他是个成熟男子,今年也快二十了。身后是他心爱的女人在洗澡,而他却要站在对方的面前背对身去,眼虽没看到,但是声音依旧在那里,这分明就是变形的折磨。

好在白英洗澡的时间并不长,而她内心的不安也没有消散去,匆匆洗好身子穿上衣服,又缠着苍术不撒手。

沐浴完的白英身上有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只是因为洗得过于匆忙,她的头发不仅湿漉漉的,还显得毛躁。

他忍着身体里的躁动,搂过白英用着自己身后的内力把头发弄干,随后拿起梳子轻柔地为她梳理。

房间里不知何时只剩下他们两人,偌大的屋子里,阳光透过窗户找到梳妆台前。

从醒来开始就觉得寒冷的白英在洗过澡之后被太阳那么一晒,身子才有了一丝暖意。

她看着铜镜里面映射出来的十三叔,眸中的不安逐渐散去,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她此时不紧张。

“我今天做了个噩梦。”

良久,她看着镜中的十三叔,如是说道。

苍术手中的动作并没有停下,依旧轻柔缓慢地梳理着头发。从一开始的断断续续到现在的顺柔到底,让他倍感满足。

听到她的话,他开始肯定,英儿刚才诸多反常都跟她的噩梦有关。

他没有回话,而是看了一眼铜镜中的她,眼神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我梦到了自己被追杀,追杀我的黑衣人带着的面具与今日闯进园子的刺客一样。”

白英说完这话之后,看到了身后的苍术很明显的愣住了,随后又继续梳理她的头发。而她像是被鼓舞一样,继续说着自己的梦境。

“在梦中,我千辛万苦躲过了黑衣人,藏在一个山洞里等待脱身。在我以为黑衣人都走了准备出山洞,结果却看到了……”

右面的话她有些说不出口,一下子就噎住,尝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她咽了咽口水,又试着去说一遍,却还是说不出口,最终她开始显得暴躁不安。

意识到她的情绪变化,苍术连忙放下手中的梳子,把她搂进自己的怀中,安抚地摸着她的后脑勺,不断安慰着她:“说不出口就不必说了,本王会在你身边陪着你。”

他能够预料得到英儿说不出口的原因在于他,噩梦应该与他相关。

对于他在英儿心中的分量如此的重,此时的他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许是被他安抚得差不多,白英强压住内心的不安,深呼吸了一番,双手紧紧地搂着他的要,仿佛正倍受痛苦地说:“我却看到了你倒在我面前,浑身是血,双眼瞪得极大,仿佛是死不瞑目。”

苍术一听,知道他确实猜到了梦境中发生的事情一定有他,但是他没有料到他在梦中会死去,还是在英儿面前。

怪不得英儿会如此的不安,光是噩梦就已经把人折腾了一番,梦里出现的黑衣人却出现在了现实当中,这又怎么会让英儿好过。

黑衣人的消息他暂时还没有拿到手,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对方一定知道这个园子是他的,毕竟昨日他才开宴,次日就有人硬闯了进来。

黑衣人的出现让白英间接地相信梦会成真,所以才会对他不撒手。

意识到这一点的他反手抱住白英,细细的吻落在她的鬓角,不停地安慰着:“没事了,本王在这的,别当心。”

“今天那都不去,在这里陪着我。”

面对她任性的要求,苍术也没有拒绝,反倒是感到欣慰。

他点头,道:“好,本王依你。”

尽管白英刚休息起来,可因为先前的精神紧绷加上刚才一个热水澡,整个人又开始昏昏沉沉的,搂着苍术的腰躺在**上慢慢地睡了过去。

她只当自己是累的,却不知在她先前喝下的水中,苍术命人下了点安神的药,以至于她才会那么快就熟睡了过去。

看着她熟睡过去的容颜,苍术小心翼翼地拿开白英放在他腰际上的手,随后轻手轻脚地下**,叫来候在一旁的半夏,道:“好生伺候着,本王出去一会便回来。”

半夏也知道刺客的事情还没有解决,而且对方的命令她也不敢违背。况且自家小姐如今已经睡下,应该不会有事。

吩咐好事情之后,苍术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他刚出了熙湘轩,就看到等在门口的罗勒以及挂彩的黎远志。

也罢,毕竟园子里糟了刺客,黎远志是坐不住的。

苍术指了指书房的位置,淡然地说道:“到书房谈去。”

最终苍术得到的消息很失望。

本来罗勒已经追上那刺客,哪知对方在被罗勒抓住的前一刻就已经吞药自杀,等罗勒抓住他时,就已经七窍流血而死。

这刺客进园子里一没偷东西二没杀人,仿佛只是踩点,然后引起苍术的注意。在准备被抓住时就干脆一死百了,让他们毫无头绪。

面对这个情况,苍术不得不说,对方的一图达到了。现在的他就已经毫无头绪,完全不知道事情应该从哪里查起。

他自认这段时间并没有参与任何政事,唯一接触的也就只有南方瘟疫爆发,可这件事情并没有波及到任何一个官员的利益,哪怕有,也早就把事情全部解决清楚。

到底这一次又是谁在针对他?

他在书房里与罗勒以及黎远志说了挺长时间,觉得时间差不多之后,这才让人全部退下,而他则连忙赶往熙湘轩,深怕白英醒来没有看到她,又要担惊受怕了。

当他再次回到白英的房间,发现在他离开时睡下的人儿此时还躺在**上,呼吸平缓,可见并没有做噩梦。

不知道苏合香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说白英被刺客攻击,有些假惺惺地想要来套近乎,结果直接被苍术给轰走了,一点情面都没有。

若不是苏合香碍于苍术的面子,估计早就在熙湘轩里闹了起来。

她一片好心想来慰问一下,结果却被扫地出门,她这口气实在是忍不下去。

给力文学网无弹窗,我们的地址

varcpro_id=“u2351548“

(window[“cprostyleapi“]=window[“cprostyleapi“]||{})[cpro_id]={at:“3“,rsi0:“728“,rsi1:“120“,pat:“6“,tn:“baiducustnativead“,rss1:“#ffffff“,conbw:“1“,adp:“1“,ptt:“0“,titff:“%e5%be%ae%e8%bd%af%e9%9b%85%e9%bb%91“,titfs:“14“,rss2:“#000000“,titsu:“0“,ptbg:“90“,piw:“0“,pih:“0“,ptp:“0“}

(教育123文学网)

推荐阅读:

为婢 水浒第一大官人 穿越福宝有空间 穿书之带着反派爹爹走正道 天降婢女 偏执大佬宠妻入骨 女装走上人生巅峰 神祇起源 都市召唤师 如珠似玉 灵龙骑士 穿越八零之小女有空间 咫尺情深 覆雨翻云之一刀霸魂 斗罗:从挽救江楠楠开始 苍龙破天诀 嫁皇叔 男秘升迁路 名为瞬灵 继承者:霸娶惹火娇妻 我真不是铲屎官 心若不在,何以家为 神秘老公,深深宠! 穿成神颜炮灰,男团出道成万人迷 嫡女重生,惹上皇叔逃不掉 鲛人饵 黑暗学徒 绝色女总裁的近身高手 武侠异界游戏 一人之每周一个新功法 逍遥熊猫 我家娘子比我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