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添堵

屋里,白英正由半夏伺候着沐浴。(百度搜索给力文学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冒着热气的浴桶里飘着不少花瓣,闻着有一股特有的清香。白英用手勺起一些水浇在身上,顿时舒服地闭上双眼去享受。

累了一天的她,在此刻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

身后是半夏正用梳子细心轻柔地梳着她的头发,随后说起了今天的事情。

“银屏是因为表小姐才回来的。听闻她救过表小姐的命,夫人因心疼表小姐,所以在表小姐说要留下她时,并没有拒绝。”

白英听到这话不由想要发笑,这还真是她母亲会做的事情。心软是母亲最大的弱点,可是对于此,她却无能为力。

既然都已经是定数的事情,再做修改又有何用?

半夏用水瓢勺起热水仔细冲洗着白英的头发,随后拧干并用梳子梳直,待弄好之后便用干净的帛巾轻轻裹起来,才对白英说:“小姐,已经好了。”

听到这话的白英这才从浴桶里站起身,由半夏拿过白色里衣披上,这才迈出浴桶。

待她头发已干,束好发之后,正好有人来传话,晚膳已经准备妥当,要移步前院。

今日徐江回府,这本就是一个喜事,而且他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一起用膳,徐江也想着了解一下府上的事情。

白英到的时候,老祖宗还没到,晚膳自然也没有传上来。

她坐在徐贾氏的身边,安静的听着徐贾氏向徐江说着近期的事情,而她身边坐着的是苏合香,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深怕得罪了她。

估计是被苏合香反复欲言又止弄得分心,白英索性看向她,脸上依旧带着笑容,但语气却极其不悦,道:“妹妹有话直说便是,你这样也没法让我静下心来。”

被她这么一说的苏合香脸色倒是有些挂不住了。她尴尬地赔笑,随后往白英身边凑了凑,道:“有件事情妹妹并不知道要怎么和姐姐说起。”

她说着这话的同时,眼睛看向了身后站着的银屏。

表现得如此明显,白英要是再不懂,那就是她的错了。

随后她了然地点下头,抬起双眸看向苏合香,嘴角带着浅笑,道:“虽说银屏是从徐府赶出去的,但怎么说也是妹妹你的救命恩人。就算我对银屏有百般意见,也不能砸了妹妹你的面子,你说不是?”

苏合香一听,没有多做思考,只道了句:“姐姐这么想也固然是好的。”

白英听着没有说话,只是回之一笑。

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可苏合香这样的主人,有时候面子给不给都是无所谓的。

苏合香说完这话,人也就安静了下来。

面对徐江和徐贾氏的谈话,她竟不时插话,想在徐江面前找点存在感。对此,徐江虽然不满,可徐贾氏却是一副对苏合香**爱有加的样子,让他不敢多说什么。

徐江听着苏合香说着事情,他的注意力却放在了白英和徐贾氏身上。

英儿和湘儿之间的变化他不是没有注意到,总觉得英儿对湘儿越来越疏远了,就像是去年英儿落水刚醒来时对他的态度一样,虽然现在已经好转,但是那段时间的疏远让他觉得很难受。

湘儿的姐姐虽已过世,可如今她对苏合香的也**得太过了,哪怕他时常不在家,却也能感受到这三人之间的微妙变化。

为此,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听进苏合香的话,反而看向白英,问道:“英儿是哪里不舒服吗?”

从一开始到现在,白英除了与苏合香说过一会话,随后就一直在坐在旁边,不发一言,仿佛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方式。

因为徐江的一句话,徐贾氏这才把注意力放在白英身上,一脸的疑惑。

白英看着眼前的四人全都看着她,有那么一会不自在。

她嘴角上扬,恢复与往常一样的神态,淡然地说了句:“我没事。”

如果她真是一个只有十四岁的孩子,面对徐贾氏的偏心,她会不满,会不甘,更会把自己的情感全部宣泄出来。可她并不是个孩子,前世的经历让她明白什么东西可以去力争,什么东西是争了也没用。

徐贾氏对苏合香的**爱,也许会让她感到难受,可在她看来,这份**爱并不会是长久的,因为那一份**爱,是建立在对苏合香的同情之上。

徐江在得到白英的回答还是不放心。

在官场上打拼那么多年的他,对于人心所现自然有一套摸索方法。白英不愿意说,他也没有办法去强迫,毕竟那并不是一个父亲应该做的事情,可出于关心,他还是又追问道:“当真没事?”

白英还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可在对上徐江关切的双眼时,内心还是被触动了一下。

她整理好自己的思绪,看向徐江,道:“我确实有事情想要说,只是看到你和母亲聊得那么开心,并不想打扰罢了。”

徐贾氏听到这话,这才意识到,她从一开始就忽视了白英,看向白英的双眼不由满是内疚。可她的内疚对于白英而言,并不需要。

“你是我的女儿,有什么事情直说便是,以前的你可是有什么要求或事情可都是第一时间说出来。”

白英听到徐江说的话,不由发笑。

“父亲你也知道是以前了,那是我不懂事,什么事情都麻烦你们,现在怎么说我也是长大了,总不能一直黏着你们,什么事情都让你们操心。”

白英说着这话的同时,身边的苏合香不经意之间缩小了自己的存在感。

她能够有意识地察觉到白英话中所包含的意思,无非不就是在说她不懂事,她虽比白英小,但两人年纪相差并不大,姨娘和姨丈在说话,而她却上前插嘴,明显没有白英懂事。

而白英话中的意思,徐江又怎么会听不出来,可这都是孩子之间的事情,他一个大人过多掺和也不好,而且这事情还是由湘儿去处理比较好,毕竟湘儿和两个孩子的关系比他好,心思也比较细腻。

白英看着大家都没有说话,而她也只好把先前自己做好的决定说了出来:“明天我会陪十三叔外出一段时间,但都是在锦丰园附近。”

本来她并不向说出锦丰园的,但又担心眼前的两人会担心,也只好把烧十三叔给搬了出来。

出去散心这本来就是十三叔的意思,用陪这个字眼也不为过。

而且这话她只是通知他们,不是商量。

“锦丰园?姨娘,那是个什么地方?”

苏合香借着这段时间徐贾氏对她的**爱,一听到新鲜的地名,就料想到会是一个好玩的地方,也想着参与一脚。

“那是十三爷的园子,环境很是不错,是个避暑的好地方。”

面对徐贾氏和苏合香的反应,徐江没有在意,反而是看向白英,道:“你与十三爷出去我是没有意见,只是这一次出去要多长时间,时间太长而给十三爷添麻烦了,也就是我们这边的不是,而我也不想你去了会受委屈。”

本来白英还以为徐江只是太过担心影响到十三叔,没有想到最后徐江担心的不过是她的感受。

如果说她不是徐江的女儿,可在她的身上却能够找到徐江的相貌和气派。可以说是她这段时间在徐贾氏那边受到的委屈从徐江身上全部补了回来。

她看着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发现这段时间的操劳确实让他劳累了不少,脸上的倦意虽然被先前的笑容所掩盖,但还是能够感觉得道。

许是害怕徐江因为她久久没有回答,白英连忙回答:“不会的,十三叔一直是个善解人意的人,而我出去也正好散散心。”

徐江想着这毕竟是年轻人之间的事情,他也不好太过多插手,于是就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可徐江的明白却不代表着苏合香会明白。

从刚才徐贾氏的回答中,她对那个锦丰园就很是向往。趁着白英和徐江谈话的空档,她旁敲侧击了下徐贾氏的意见,想着跟着白英一同前往。

若是那锦丰园真的是个好地方,那她就赖在那里好好享受一番,若是没有所说的那么好,那她再找个借口回来便是。

徐贾氏估计也是受不了她的撒娇,所以在白英与徐江说完话之后,直接看向白英,问:“若是方便,带上合香一同前往。合香从小就过得不顺,如今好不容易摆脱了过去,你作为姐姐,待她出去见见世面也是应该的。”

本来心情因为徐江的担忧而好转了一些的白英脸色并不好了,而徐江也察觉到她的变化,皱着眉头叫了一声徐贾氏。

要说摆脱过去,她徐白英才是真正地摆脱过去,想着好好和十三叔培养感情。苏合香果真和前世里的一样,永远只会给她添堵。以前她是没有发现,但是并不代表着她现在不会察觉。

徐贾氏也明白徐江叫住她的原因,可若是十三爷娶了英儿,那么合香也不是外人,为什么不能一同前往。合香以前的遭遇多让人心疼,如今好不容易可以重新生活,为什么不能带着她出去看下世面。

白英看着徐贾氏殷切神情,她的心不由地冷了几分。

给力文学网无弹窗,我们的地址

varcpro_id=“u2351548“

(window[“cprostyleapi“]=window[“cprostyleapi“]||{})[cpro_id]={at:“3“,rsi0:“728“,rsi1:“120“,pat:“6“,tn:“baiducustnativead“,rss1:“#ffffff“,conbw:“1“,adp:“1“,ptt:“0“,titff:“%e5%be%ae%e8%bd%af%e9%9b%85%e9%bb%91“,titfs:“14“,rss2:“#000000“,titsu:“0“,ptbg:“90“,piw:“0“,pih:“0“,ptp:“0“}

(教育123文学网)

推荐阅读:

重生之仙帝归来 昭华乱 恶毒女配是个娇气包 三国:白粥榨菜,我阿斗匡扶大汉 巨星从荒野求生开始 医路偷香 女友是怪物怎么办[gb] 洗劫天下 继承人和长孙 蜜如心 混沌凌云决 天降婢女 这个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咒回:身为剑修,打个HE怎么了 暗黑督主心尖宠 一觉醒来我变成了仓鼠 扶剑朝天去 甜香农家 老公请轻宠 综漫:刚选天灾飞升,加入聊天群 凤碑 长官有令,新婚不熄灯 都市透视高手 寻缘路 干掉那个穿越者 天神笔记 仙秦末年从韩信开始 女神世界毁灭计划 太始神魔 翔龙传说 黑暗末日来临 一个人的抗日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