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不安

苍术看到白英微变的神情,知道他先前安排的事情已经被白英猜得差不多。

这个时候他多么希望,他的英儿不要那么聪明,只要一直沉浸在喜悦之中便好。

“除非你告诉你,京城到底会发什么什么大事,我就不生气。”

白英手肘撑着桌面,双眼直盯着苍术,一句一字的说道。

本来还以为她会提出什么无理要求的苍术在听到这话,心中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现在想想,如今的英儿不在像以往一样无理取闹。

若是惹到她不高兴,不会揪着小事不放,反而会问他事关大局的问题。

这个转变是不是在说明着,英儿已经有了野心?

只要英儿不提出想要这天下的要求,她要求什么,他固然都能全部答应。

只是关于这件事情,苍术还是不想告诉她那么快。

“这事情本王还在严查当中,本王估计与英儿你去年说到的天灾脱不了干系。”

听到这话,白英的脸色显得更加沉重了。

她的功夫谈不上厉害,用于防身又绰绰有余。

如果是她无法掌控得了的,那就不是灾民涌进京城,而是天灾引发的疾病,这个无论放在何处,都会把人打得措手不及。

夏季是雷雨多发季节,天灾一来就容易引发瘟疫。

想来十三叔嘴中所说的大事,估计就和这瘟疫脱不了干系。

从苍术的话中,白英忍不住多想了些,发现想到最后,竟让她背后一寒,吓得她在这闷热的夜晚中打了个哆嗦。

苍术从白英的神情中辨别到她想到了什么,那害怕的样子让他心痛。

他起身走上前,轻搂过白英的肩头,让她靠在自己的胸前,安慰道:“许是事情并没有你想想的那么严重,只是我们要多注意,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就怕事情来了会把人打得措手不及。”

听到这话的白英点点头,这事情她固然明白。

“听十三叔的便是了。只是你回来了,还会走吗?”

她的小手紧紧抓住苍术的衣服,话中带着不舍地问道。

苍术知道她这是在不舍他,可还是忍不住问道:“难道英儿想本王走?”

白英轻轻推开她,正色道:“自然,我可没有留宿男子的习惯。”

苍术一脸无奈。

他理了理衣服,一手附于腹前一手附于身后,道:“本王回来了便不再离去。早点休息,本王就先行离去了。”

说完这话的苍术没有过多逗留,而白英也没有挽留。

门外的半夏在看到苍术开门走出来时,连忙福身。确认人已经走远之后,她才起身,连忙往屋里走去。

“小姐。”

她急切地叫了句,走到白英身边,道:“小姐,方才奴婢回来看不到你,问过其他人都说没有见到你,可真是把奴婢吓坏了。”

为此,白英对她投以抱歉一笑,“若是下回找不到我,过了半个时辰还是没有消息的话,你在去找父亲。”

半夏点头,表示自己已经记下。

“小姐,十三爷提前回来了?”

“嗯,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你就先退下,我想休息了。”

白英一想起先前徐贾氏对待她的态度,就觉得心堵得慌,而原先因为十三叔而转变好的心情也开始变得糟糕。

那一晚,听说徐贾氏在苏合香身边陪了**,无论徐江怎么劝都没有回房休息。

对于此,白英最终只是一笑带过,不再把这件事情记在心上。

次日,经过徐贾氏的不眠不休,苏合香终于退烧,而一直操劳的徐贾氏在苏合香醒来之后却昏倒了。

徐江命人把徐贾氏搀扶下去休息时,还不忘转身叮嘱苏合香:“你刚退烧先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等你病好了再说。”

苏合香看着徐江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拼命挤出几滴眼泪,感恩戴德地说:“感谢姨丈不计前嫌收留我,姨母还这么照顾我,我实在是感激不尽。”

徐江看着她的样子,只回了个“嗯”之后,没有再多说什么,便直接转身离去。

苏合香在看到徐江已经离去,她抓着棉被的力道越来越重,嘴巴扬起了得逞的笑容。

看来那家伙说的计谋确实可行!

不管先前遭遇了什么,只要这一刻还在徐府就好!

苏合香重新躺回**上,看着**顶暗暗发誓道。

接下来的几天,京城却一直剧降大暴雨。

这暴雨来得特别突然,毕竟这才夏初,还没有到洛国的雷雨期。

白英虽对这暴雨感到奇怪,却也没有记在心上。

在这样的天气就算没有苍术的勒令,白英也不会跑出府去玩,索性就一直待在府上。

而苏合香经过几天的静养,身子也好得七七八八。

只是相对于去年见面时,苏合香显得更加黝黑和消瘦。

苏合香并不乐意与白英站在一起,而白英也想着眼不见为净,没去理会她。

一连七天的暴雨之后,天空终于转晴。

雨后难得的好天气,苍术一有时间就往徐府跑,而白英也乐得自在,整天就只待在苍术身边,省去了不少麻烦。

就算徐贾氏有意让她带着苏合香在花园里散散心,她也有借口推脱。

也不知道是不是先前的事情,苏合香倒也没有明目张胆地给她添堵。

凉亭中,苍术一边打着扇子一边打量着身边安静看戏本子的白英,享受着这一份专有的宁静。

“英儿仿佛很不喜欢与你表妹亲近。”

听到这个话的白英抬起眼眸瞧了他一眼,极有闲情地翻过一页书,不以为然地道:“若是十三叔你喜欢,你大可去亲近。”

“呵呵。”

苍术不由发笑,突然间凑近她,把她吓了一跳。

白英红着脸,看着离自己特别相近的俊脸,连忙别过脸去,用着极小地声音道:“这里有人,别把气氛弄得那么尴尬。”

苍术看着她红得都快要滴血的耳朵,知道玩得有些过火了。

他直起身,收起手中的折扇,对在旁边伺候的下人道:“你们都下去。”

半夏一听,连忙对身边的婢女使眼色,然后也一同离去。

不出一会,原本还满是人的凉亭一下子就只剩下他们两人。

白英与苍术大眼瞪着小眼,眼前的这一幕让她感到无奈。

这人都走完了,谁给她打扇呀?

尽管现在的天气还不算太热,可是坐着不动还是会出汗的。

想到这里,她就有些不高兴,直接拿起半夏原先放在桌面上的扇子,快速的扇动起来。

苍术看着她气败的样子,忍不住想笑。

“说起来,英儿还想与本王的某个侄儿很是要好呢。”

本来还想给他实行冷暴力的白英一听到这话,身子不禁一顿,多多少少能够猜测到他要说的是什么。

她偏过头看向他,嘴角扯出一丝笑意,问:“十三叔说的是靖王世子?”

苍术点头,“看来英儿的记性倒也不差。连本王的侄儿都开始向你下手了,看来本王看上的人确实不赖。”

被他这么一夸,白英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她挑眉看向他,微笑问道:“所以呢?十三叔要做什么?”

苍术伸出手抓过她的手握住,双眼含情脉脉地看着她,惹得她差一点就融化在他的深情之中。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想要抽离自己的手,哪知苍术却不给她机会。

他手中的力度不曾减弱,双眼也一直注视着白英。

“本王在想,本王的人都被别人窥探了去,是不是要加快速度把你迎娶过门。”

突然间谈到这个话题,让白英的脸红得更加厉害,而且他们的十五岁之约都还没有到来,这提前打算真的好吗?

就在她想着要怎么把这个话题混过去时,原本离去的半夏却匆忙赶了回来。

“怎么了?”

她看到半夏急匆匆的跑向这边,连忙开口询问。

苍术察觉到她的故意避而不谈,倒也没有计较太多,而是把注意力放在半夏身上。

该来的总归还是会来的!

他的脑海突然间闪过这么一句话,随后神态自若地坐着。

看到白英如此急切的询问,半夏咽了咽口水,缓过气后才道:“小姐,不知道怎么的,京城突然间涌进一大批灾民,老爷已经被圣上宣进宫了。”

白英一听,眉头紧皱。

她把目光转到身边的是十三叔身上,发现对方也与她一样眉头紧锁。

她重新看向半夏,问:“有没有了解到是什么情况?”

“听闻是因为前段时间的暴雨,闹了瘟疫,死了不少人,而没死的都逃到京城来了。”

瘟疫!

白英听到这个词时,惊恐地瞪大了双眼。

事情果真如她先前所想,而且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

她坐回石凳上,看回身边的苍术,问:“十三叔,这事情怎么办?”

“这事情圣上自会解决。从今天开始,你老老实实待在府上,不可以出去。锦丰园那边,罗勒会负责。”

说完这话,苍术也不打算再多逗留,起身赶紧离去。

灾民涌入京城,他若再在徐府坐着,他愿意,圣上可不愿意。

白英看着十三叔离去的身影,发现前世中应该发生的事情,到了现在完全脱离了轨迹。

不安,逐渐爬上了她的心头。

给力文学网无弹窗,我们的地址

varcpro_id=“u2351548“

(window[“cprostyleapi“]=window[“cprostyleapi“]||{})[cpro_id]={at:“3“,rsi0:“728“,rsi1:“120“,pat:“6“,tn:“baiducustnativead“,rss1:“#ffffff“,conbw:“1“,adp:“1“,ptt:“0“,titff:“%e5%be%ae%e8%bd%af%e9%9b%85%e9%bb%91“,titfs:“14“,rss2:“#000000“,titsu:“0“,ptbg:“90“,piw:“0“,pih:“0“,ptp:“0“}

(教育123文学网)

推荐阅读:

修仙女配撩反派日常 诸天求生:我怎么来到狐狸窝了? 步天纲 在冷宫里养个大反派 清穿小佟妃言假成真日常 当了五年的傻子上门女婿小说 大数据乐园 东北寻宝鼠 大巫妻 重启人生 逗着玩玩玩成神 志异世界,著书成圣 神国签到百年,成最强神祇 仙魔痴恋:仙妃莫逃,魔君追来了 那夜,我做了 八零军嫂娇养记 萌妃探案 冥夫夜袭:继续,不要停 多么痛的领悟 扮演三国送死武将:被偷听心声 和武力值最高的人做朋友 无限幻想杀戮 失而复得的十个亿 老公要乖要听话1:殇宠 我被只狼崽子叼回窝了 风起苍岚 清乐调 反派他做人不讲武德 仙帝大学堂 女儿国之三皇朝歌 末世之让别人倒霉去! 极品动漫系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