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无可奉告

在听过罗勒的话,白英原本迈出门口的右脚不由地收了回来。给力文学网

她转过身看向身后的罗勒,发现对方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仿佛刚才的话并不是由他说出一般。

“你是说京城会发生大事?”

因为不肯定,她又反问了一句。

罗勒点头,声音中依旧毫无感情,道:“嗯,只是事情还没有得到完全的确认,但是京城如今确实已经存在了隐患,随时会爆发出来。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在这个时候出府,免得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虽然难得罗勒说了句那么长的话,可白英还是注意到了罗勒话中的重点。

她看向他,继续问:“所以你才会赶着回来通知我?”

“正是。”

“这件事情除了你我,还有什么人知道?”

“圣上!”

本来白英只是随口一问,哪知道会得到这样的回答。

这就是这件事情属于机密,而罗勒却在第一时间告诉了自己。

这事情会不会和十三叔扯上关系?

白英的脑海中瞬间闪过这么一个念头。

她猛然抬起头,还没有来得及询问罗勒,而先前一直都迟迟未来的半夏一路小跑过来。

在看到突然间出现在自家小姐面前的罗勒,半夏吓得立马停住脚下的步伐,指着罗勒久久说不出话来。www.mdjfu.com 青瓜小说网

注意到有人靠近,罗勒偏过头淡淡地扫了一眼半夏,很快又把视线收了回来。

见状的半夏嘴角忍不住抽搐,感情她不想见到罗勒,罗勒也不怎么待见她呀。

她敛起脸上的诧异,走到白英面前,道:“小姐,不知为何,先前还在用的马车竟坏了。”

白英听着这话的事情,明显注意到罗勒表情的微变。

想来马车会坏,全部拜罗勒所赐!

她收回原先的担忧,转过头对罗勒道:“你刚回来,先下去洗漱更衣一番,我让膳房给你准备点吃的。”

这一次的罗勒竟然连话都不回,只是点头表示自己顺从她的安排。

对罗勒的冷淡已经见怪不怪的白英没有多加理会,迈开脚就往自己的小院走去。

站在一旁的半夏看到她已经离开,连忙跟上前,疑惑地问:“小姐,你不出府了?”

“嗯。”

她简单的回道,随后又陷入了沉思当中。

若是真如她前世的经历,南方遭受蝗灾,京城面临的最大的问题也不过是灾民涌入京城,扰乱城中的秩序。京城乃天子脚下,粮食还能供给得上。

可如今的京城风平浪静,城中并没有出现灾民,安静得很。

这样的京城,又怎么会有危险在?

罗勒所说的大事又会是什么事?

半夏看到如此反复无常的白英,心中的疑惑更重了。

她看向罗勒离去的背影,料想小姐的改变与他的突然出现有关,当下就有了主意。

在小姐嘴中是问不出什么话,只能在他人嘴中挖掘消息了。

回到小院,白英让半夏伺候她换下身上因为刚才忙碌而湿透的衣服。

整个过程,她的眉头一直紧皱,一言不发。

梳洗了一番之后,她只让半夏去让膳房给罗勒准备些吃的,随后便直接把自己关在了屋里。

轻手轻脚退出房间的半夏招来另外一个婢女,交代了些事情后,只见那婢女直接赶往前院的膳房,而她则直接走向罗勒的房间。

避开他人来到罗勒的房门前,她四下查看四周没有人经过之后才伸出手敲了敲门口,冲着屋里喊道:“罗侍卫可在?”

刚洗漱换上新衣裳的罗勒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手上系腰带的动作更快了。

半夏一心二用,不仅要密切关注身后是否有人经过,还要注意着屋里的人何时来开门,心里不禁骂起屋里的人。

一个大老爷们的,来开个门就那么难吗?

就在她把罗勒暗骂了几回,原来紧闭的门口终于打开。

此时站在他面前的罗勒竟一改往日里的黑衣打扮,难得地穿上了蓝白颜色的衣服,头发也被利索的束起来,人显得十分干净且一身正气。

如果能够把他那冰块脸换掉那就更完美了!

看到这样的罗勒,半夏不由想道。

意识到自己想到了什么,她连忙把脑海中有的没的想法全部弃到一边。

她抬起头看向罗勒,迅速凑上前,把罗勒往后一推,而她则利落地闪身进入屋里。

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

被推到一旁的罗勒双手环胸,细细打量着半夏的动作。在半夏把门口掩上之后,他忍不住调侃道:“半夏姑娘仿佛进入男子的房间很是熟练呀。”

听到这话的半夏忍不住白了一眼他。

心中虽感慨着罗勒换了着装让她吃惊,但又受不了他狗嘴吐不出象牙,非要说她一顿。

她收拾好自己的心情,抬头看向罗勒,问:“你是不是跟小姐说了什么?从你出现开始,小姐一直都处于恍惚的状态,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要是小姐出了什么事情,我定不会放过你!”

“无可奉告!”

罗勒简洁干练地回了这四个字,是他一贯有的做派。

这样的回答让半夏恼火,她虽气得牙痒痒的,恨不得与罗勒交手。

可一想到自己的三脚猫功夫是完全敌不过罗勒之后,她只好把握紧的拳头逐渐松开,脸上带着笑意看向对方,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罗侍卫你可以在小姐身边做事。我作为她的婢女,看到主子有烦恼,我是有权去为主子解决。”

罗勒看着半夏那皮笑肉不笑的脸,忍不住说道:“笑得真难看!”

本来还斗志昂扬的半夏被他这么一说,瞬间破功,气败地嚷嚷道:“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的重点!你要是再这样,信不信我……”

她想着要放狠话,但是一时之间却不知道要如何威胁对方,连续说了几次“信不信我”之后,罗勒最终受不了,出声询问道:“信不信你干什么?”

“信不信我喊非礼?”

半夏脑子一热,脱口而出。

当她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后,脸刷的全红了。

罗勒嘴角抽搐,实在是没想到对方会说出这样的话,当下就觉得自己有些凌乱。

他好不容易整理好自己的思绪,看向依旧脸红的半夏,一本正经道:“如你所说,我仅是在徐小姐身边做事,但是我的主人是十三爷。”

他是十三爷的侍卫,一切都以十三爷的利益为首。他可以听命于徐小姐,但前提在于,徐小姐的吩咐不会阻碍到十三爷的利益。

对于他的话,半夏也是明了。

她的主子是小姐,但是小姐却不是罗勒的主子,罗勒有他的顾忌也属常事。

罗勒看到她收起了自己的利爪,也是明白她是对徐小姐的担忧,当下就走上前一步,伸出右手轻轻拍了拍半夏的头,依旧冷冰冰地道:“徐小姐会没事的,大可放心。”

半夏好不容易把先前的害羞一扫而光,如今又被男子摸头,害羞的红晕再次爬上她的脸颊,随后别扭地转过头去。

“你最好祈祷小姐会没事。”

明明人已经害羞不已,嘴巴却又逞能,放着丝毫没有威胁的狠话。

此时外面艳阳高照,阳光透过门口上的缝隙照射进来,搭在他们两人身上,远远看去,竟有着不一样的风味。

回过神来的半夏一把拍掉罗勒放在他头顶的手,红着脸说道:“我先回去伺候小姐了。”

说完这话的她连忙打开门口,迅速离开。

从罗勒的角度看去,她就像是落荒而逃,仿佛后面有东西追赶她一般。

看着半夏离去的背影,罗勒看了看还残留有温度的掌心,心中觉得异常奇怪。

方才他就这么鬼使神差地把手搭在了半夏的头顶,自然而然地安抚了对方一把。这做法完全不是他的风格,为何却还能做得如此自然?

真是怪事!

歪着头想了好一会都想不通的他,索性把这个问题给丢到了一边。

既然他已经把主子命令完成了一个,接下来是要解决第二个了。

他长腿一迈直接走出房间,看着高空中悬挂的太阳,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去锦丰园,果真是要遭罪呀!

后院里,白英依旧在就着罗勒的话想着问题,却迟迟没有想明白。

还是说天灾的背后还隐藏着更大的问题?

可再大的问题也抵不过百姓的性命重要。

不管最后怎么办,她也只好听从罗勒的建议,这段时间,还是少出府为妙。

她出了房间,竟没有如期看到侯在外面的半夏。她招来另外一个丫环,问:“半夏去哪里了?”

那丫环摇摇头,“奴婢先前只见她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急急忙忙跑了出去?会去哪里?难道说去找了罗勒?

她刚这么想着,半夏就在这个时候回来了。只是她的样子有些奇怪,仿佛她的后面有人在追赶,脸上还有一些可疑的红晕。

有苗头?

半夏本来就比她年长几岁,早就到了婚配的年纪。

只是因为她实在是信不过其他下人,凡事都让半夏去做。虽说这是对半夏的信任,却也让她造成了依赖。

而急急忙忙跑回来的半夏没有料到会在她踏入院子大门时就与小姐遇上。

而且小姐看她的眼神为何这么诡异?

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给力文学网无弹窗,我们的地址

varcpro_id=“u2351548“

(window[“cprostyleapi“]=window[“cprostyleapi“]||{})[cpro_id]={at:“3“,rsi0:“728“,rsi1:“120“,pat:“6“,tn:“baiducustnativead“,rss1:“#ffffff“,conbw:“1“,adp:“1“,ptt:“0“,titff:“%e5%be%ae%e8%bd%af%e9%9b%85%e9%bb%91“,titfs:“14“,rss2:“#000000“,titsu:“0“,ptbg:“90“,piw:“0“,pih:“0“,ptp:“0“}

(教育123文学网)

推荐阅读:

承包帝国男神 折骨为刀(重生) 风太大,我听不清! 快穿女配她一身反骨 雨师妾 刚上班,美女上司竟要和我生娃 听说你在攻略我 少女的第一次祈祷 每天都在和侦探们纠缠不清 全职高手之双散巅峰 末世之病娇的心尖宠 我和青梅竹马的狗粮日常 年代文后妈改嫁后暴富了 吞天剑帝叶晨叶紫曦 相逢恨晚,余生皆你 平安科举种田记 快穿系统:渣女和反派才是绝配 暮色之间 这个前锋不正经 不想谈恋爱的我该怎么办 冷情总裁赖上我 重生:我有亿个小目标 444号婚介所 [综]竹马是幸村 当加载红娘系统的我遇上分手大师 重生之极品魔尊 四爷每天都想被翻牌 相亲女总裁,系统说是五阶丧尸? 重生之黑铁的荣耀 分裂以后我征服了世界 脑叶公司之异常主管 缘散云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