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我想你

拿着信件飞快跑回自己后院的白英再一次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百度搜索给力文学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下人们纷纷停下手中的工作,实在是不明有什么事情能够让小姐如此高兴。

随后在看到小姐身后跟着的罗勒后,也就明白了过来。

原来还是因为穆王呀!

这一个多月了,她基本上每隔十天就能收到来自徐江的信件,内容无非都是他这个父亲对她的牵挂以及让她不必担心徐贾氏。

每一次来信时,刘管家都会第一时间把徐江的信交到她的手上,而她看过之后都会到老祖宗面前再把信中的内容念一遍给老祖宗听。

在第一次收到徐江的来信时,她还刻意问了一边刘管家,除了徐江的信,还有没有十三叔的。

结果刘管家却告知她,只有徐江的。

之后的几次,她问了之后得到的答案依旧如此。

次数一多,不禁让她怀疑,十三叔是不是出了事情,以至于一个多月没见都没有来一封书信,这情况以前是没有的。

她有怨过十三叔不给她来信,可一想到他有事要办,心中的怨气也就少了一半。

如今从罗勒手中接过十三叔的书信,又怎能不让她激动呢?

一个多月没有联系,不管信中写的是些什么,只要他有来信,让她知道他还好好的那便够了。www.mdjfu.com 青瓜小说网

一路的奔跑让白英身上出了不少汗,她都顾不上换下自己的衣服,坐下来就直接打开信封,仔细查阅起来。

“亲亲英儿,多日不见,本王甚是想念你。”

这么一个开头让白英囤积了一个多月来的怨念一下子荡然无存。

这样的开头,估计也就只有十三叔能够写得出了,很是有他的风格。

以前她有偷看过他给别人写的书信,全都是中规中矩,就事论事的风格,唯有写给她的书信,会从语句当中看出他的情感。

那时候她还嘲笑过十三叔的肉麻,如今看来,她甚是喜欢这风格。

信中的内容没有过多的透露他在哪里,做着什么事情,只是说着沿途中看到的风景是有多美,道明了他对她的思念有多深。

信足足写了四页,仿佛要把这一个多月来的思念一一道尽。

只是在信的最后,她看到了自己最不想看到的内容。

“两年后必回,勿念!”

看来小郡主说的话全部成真了,事情确实往最不好的方向走了。

本来她还说,两年的时间并不长,眼睛一闭一睁,一天也就过去了。

可真正意识到十三叔两年之后才会回来,她又觉得这两年是如此的漫长。

更让她生气的是,最后两个字竟然是勿念!

难道他就那么有把握,在他不在的两年里,她不会喜欢上其他男子?

还是说他就那么相信自己曾经对她说的那个十五岁之约。

她最终把信狠狠地砸向了桌面,气得她差一点就被手中的信纸给揉成团。

深呼吸压制了一番自己内心的怒火,最终还是不免逞一时之快,狠狠地道:“十三叔到底哪里来的自信,觉得我就真的会等上两年呢?”

“主子说过,如果徐小姐你有对别家公子动心,我有权利把你的东西抹杀在萌芽之中。”

不知何时,罗勒不动声色地出现在她的身边,宛如幽灵一般,把她吓了一跳。

“你知不知道,女子闺房,男子是不能随意进入的吗?”

本来对苍术有意见的白英在听到罗勒说出那么狂妄的话,不免把怒气往他身上撒。

面对白英的不悦,罗勒依旧是一张冰块脸,不冷不热地说:“既然我现在是在徐小姐你身边办事,自然有义务到你面前禀告事情,但是更多的是十三爷才是我的主子。”

白英看了他一眼,没有再说话,只是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独自喝了起来。

罗勒则一直站在她的神身边一动不动。

半夏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她在看到屋里站着罗勒时,迈进屋子的脚还疑迟了一番,最后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

她拘谨地站在白英身后,余光瞄了一眼罗勒,被对方察觉后又猛地收回,声音带着颤音道:“小姐,你刚才跑着回来,还是先把湿衣裳给换了。”

被半夏这么一提醒,白英这才觉得自己被湿衣服黏得浑身不自在。

她站起身之际,双手负在身后,幽幽地看了一眼罗勒,道:“那么到时候就劳烦罗侍卫你看着点了,有时候我不去招惹别人,别人也会来招惹我。”

说完这话,她便直接走到里屋的屏风后面。罗勒自识不宜再过多逗留,承诺过着她的背影道:“我自会看着点。”

屏风后面,白英张开双手让半夏给她更衣,自己的思绪却偏远了起来。

十三叔,你要是两年后没回来,那么就别怪我了!

想到此,她的双眼越发的暗沉,嘴角竟微微上扬,发出了一声冷哼。

之后的日子里,依旧是半夏围在她的身边,沈毅和孟寒不停奔走于她和前院之间,至于罗勒,她经常看不到人,但是需要他的时候总能第一时间站出来。

老祖宗的身体状况比之前改善了不少,起码没有了柳氏的药膳,体内的药性也排得差不多。

今年圣上的避暑行程出乎了多少大臣们的猜测。

圣上没有在十月份的时候回来,而是直接下江南了,直到十二月下旬才回到宫中。

而历时差不多半年不见的徐江和徐贾氏再次回到徐府时,不仅感慨,此次外出,可真的是让他们提心吊胆了一番。

伴君如伴虎,哪怕先前有穆王打点了一切,可徐江还是觉得如履薄冰,每一日作陪比打战还要辛苦。

而徐贾氏因为出行,更是结识了不少王妃、夫人,人也变得善言起来。

这一次出行,无论是谁,都黑了几分。

当白英看到站在她面前的徐贾氏不仅黑了几分,还消瘦了几分,就觉得一阵心痛。

她走上前,一把扑进徐贾氏的怀中,搂着徐贾氏的腰,声音有些哽咽地道:“母亲,我好想你。”

她说着这话,从徐贾氏的怀中离开,双手捧着徐贾氏的脸,用大拇指轻轻擦拭徐贾氏因为激动而流下的泪水,道:“您瞧您,瘦了也黑了。不过,双眼却比以前更加有神了。”

最后那句话白英是笑着说的,她发现,这样的徐贾氏看起来更有韵味。

徐贾氏顾不上形象,直接用手被擦拭了一番自己脸上的泪水,双眼含笑地打量着白英,欣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道:“那么长时间不见,英儿真是长高了,都有我那么高了。你父亲要是看到了,定然是高兴坏了。”

被徐贾氏这么一说,白英这才察觉到,原来她还需仰头看向徐贾氏,而如今竟与她平视。

不禁感慨着这短短几个月的流失,不仅让她习惯了这重生后的生活,也让她有了更多的成长。

不过徐贾氏有一句话让她十分疑惑,徐江明明就在她的身边,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

想到此,她不仅把注意力放在徐江的身上,发现对方和徐贾氏一样,不仅晒黑了,也消瘦了。

徐江发现她在看着他,先是一愣,随后感慨道:“是呀,没想到几个月不见,英儿都到我的肩膀了,果真是长大了呀。”

尽管徐江刚才很快就敛起了自己的错愕,但是白英还是捕抓到了。

徐江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愣神,又是因为什么而错愕?

察觉到异样的白英并没有道明,只是淡淡一笑直接带过这个话题。

回来后的徐江还不忘带着徐贾氏去给老祖宗请安,结果可想而知,老祖宗在见到徐贾氏,不由地把目光落在徐贾氏的肚子上。

对此,白英心中不由生出厌恶。

徐江走到徐贾氏面前,把徐贾氏护在他身后,看着老祖宗淡笑道:“母亲,伴君左右不同其他,谁都不敢有一丝差池。何况湘儿的身子还在恢复,孩子的事情还是先缓一缓。”

自从经历过柳氏的事情,老祖宗对于徐江的顾虑也听进去了不少,深怕自己的一个不了解,又让徐家陷入到险境中。

尽管她虽心有不甘,却又不敢说出来,只能摆着脸色给徐贾氏看。

白英看着这副嘴脸的老祖宗,心中满是厌恶,身体不自觉地远离了一些对方。

还有三天就到除夕,整个徐府都显得喜气洋洋,哪怕灯笼还没有高高挂起,府上已经洋溢出新年的喜庆。

白英本来想给半夏放假回家过年,谁知却被半夏拒绝了。

“小姐,奴婢最亲的人已经去世了,家中的继母待奴婢也不好,奴婢回去了不过是自讨苦吃,你还是让奴婢陪在你身边。而且小姐你身边换了人伺候,估计也习惯不了,奴婢也担心别人伺候不好你,让你受了罪怎么得了?”

面对半夏的一番说辞,白英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毕竟她如今最得意的奴婢还是半夏,若是换了他人近身伺候,不免还要提防一番。

“那就依你的。”

半夏一听,赶紧下跪谢恩。

白英让她起来,抬头看着头顶上的青天,思绪开始飘远,人也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什么时候她才能再听到那一句“依你便是”的话?

十三叔,我想你。

给力文学网无弹窗,我们的地址

varcpro_id=“u2351548“

(window[“cprostyleapi“]=window[“cprostyleapi“]||{})[cpro_id]={at:“3“,rsi0:“728“,rsi1:“120“,pat:“6“,tn:“baiducustnativead“,rss1:“#ffffff“,conbw:“1“,adp:“1“,ptt:“0“,titff:“%e5%be%ae%e8%bd%af%e9%9b%85%e9%bb%91“,titfs:“14“,rss2:“#000000“,titsu:“0“,ptbg:“90“,piw:“0“,pih:“0“,ptp:“0“}

(教育123文学网)

推荐阅读:

笑淡浮华 NPC进修班火热招生中[无限] 悠闲兽世:兽夫快到碗里来 赘婿无双 快穿之万人迷路人甲摆烂攻略指南 步步索爱:强宠小娇妻 我是绝地大师 穿书后大佬撕了恶毒女配剧本 民国大特工 盗墓:从龙王鬼墓开始 传奇回归之潮汕巨亨 九天武主 洪荒外传之天道无双 大佬的小娇夫 抗战之开局融合老李 病弱娇妻狂掉泪,霸道陆爷宠疯了 和巨星离婚以后我嫁给了 我竟是实力最弱的主角 凤碑 乱世魂圣 武者征途 我在夜店的那些事儿 误惹医女,奇葩王妃不好追 美女如戏 开局独揽万亿补贴 红尘仕途:我和漂亮女领导 绝地求生之咸鱼乱斗 不败战神笑傲余生 贬妻为妾?这家子炮灰我罩了! 崇祯:朕不是糊裱匠 领证后老公竟是隐形富豪 帝少的私宠甜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