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姐妹情深

有了白英先前的引导,半夏也终于理清了事情。给力文学网

她激动道:“而苏合香手上的花粉因为她在使用膏药时,已经把花粉都涂在了脸上和手上。小姐,你这计谋用得真好!我看那表小姐早就不顺眼了,可是小姐,你以前和表小姐不是很亲的吗?为什么这么要整惨她?”

被问到的白英脸色深沉起来,她抬头看着头顶那轮明月。

她沉思了好一会,语气平缓地道:“有些人的心并不如表面一般光鲜亮丽,表面是为你好,可内心却恨不得你想死。你记住了,每个人都有阴暗的一面,一旦触及了各自的利益,就会化身为恶魔。”

白英的深沉让半夏移不开眼,这样的主子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仿佛**之间长大了许多,明白的事理也让她觉得这个世界其实并不如表面见的那么美好。

哪怕如此,她始终都是小姐的人。

只有小姐过得好了,她才有好日子可过!

半夏看着白英,心中更是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真到了寿辰那一天,柳氏起了个大早,拿出自己最为满意的衣服穿上后更是精心打扮了一番,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今日是要出嫁呢。

一切准备妥当,便扭着她自以为傲人的身姿到徐贾氏的房间里坐,深怕自己来晚了会错过那么一两个大臣的女眷,损失了能为柳家带来利益的机会。

相对于柳氏的心急,徐贾氏却显得慢条斯理的。

每一件事她都要亲力亲为,这都是她在园子里养成的习惯。

用罗老夫人的话说,坐久成病。

她身子本来就虚,平时缺乏锻炼,身子还会一直没有好转。

她刚洗漱更衣完,就有婢女匆忙来报,柳氏过来请安了。

这柳氏平日里倒也和她亲近,可是请安一事除了一开始走得勤快,后来就慢慢淡了。

前几日她刚从园子里回来,柳氏来她这里也来得勤快。

可像今日那么早的,还是头一次。

她偏过头对前来禀告的婢女道:“让柳小姐到前屋坐着,我一会就来。”

说着这话,她回过头,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桃花眼,柳叶眉,高挺的鼻子下面是刚上过的唇红。

如今的她,若不是盘起来的头发让人知晓她已为人妻,还以为她是一个出落有致的大闺女呢。

白英的样貌上边脸继承了她,下边脸继承了徐江。

虽一人一半,可看起来就是一个小美人。

再过几年,虽不能成为倾国倾城的美人儿,但在洛国也能数一数二了。

她理了理鬓角上的头发,把一旁的步摇插上,这才站起身向前屋走去。

柳氏刚到前屋时得知徐贾氏还在梳妆打扮,不由地在心中数落了一番。

这样重要的日子,作为徐府的女主人,不是更应该早期操劳一切吗?

要是我当了女主人,必定早早起来打点好一切,这样客人来了才会觉得舒心。

柳氏在心中鄙夷了一番徐贾氏,傲慢地转过身子,端起一旁的茶杯。

没有预料之中的重量,她败坏地打开杯盖,发现里面连茶水都没有,当下就冲着正在忙进忙出的婢女喊道:“你们都干什么的?我都坐这里半天了,怎么连杯茶水都没有?”

她不想让徐贾氏院中的人以为她是一个娇纵的人,可怎么说她也是徐府的客人,连杯茶水都不舍得上,分明就是瞧不起她!

她什么时候被人如此对待过?

徐贾氏出来时正巧听到这话,她示意被柳氏吼得吓住的婢女下去准备茶水,自己则走到柳氏面前。

“怠慢了妹妹真是对不住。平日里这个时候我的院子里也没人来,而这些下人都忙着给我洗漱更衣,自然招待不周,妹妹不会介意。”

柳氏一听,所有的不是都在她身上了。

如果这会儿说介意,分明就是给自己遭罪。

她理了理自己的衣袖,然后放在腿前,也不打算站起身,就这么坐着,微笑地对徐贾氏道:“看姐姐说的,是我来得太唐突。”

柳氏边说边打量站在自己面前的徐贾氏,吃惊不已地说:“姐姐你今日就穿这样?”

徐贾氏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服,抬起头看了看,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妥。

今日是老祖宗的寿辰,她应景地穿了套新衣,还化了点妆,但一点想要博眼球的心思都没有,毕竟老祖宗才是主角。

因为没有大办,只是简单的一家人吃顿饭,没必要穿得太隆重。

如今她看了看柳氏,疑惑着对方为什么穿得如此隆重?而且看这样子像极了要出嫁。

她淡然一笑,看向柳氏问:“有何不妥吗?”

这个问话让柳氏不由冷哼,心里不由嘀咕起来。

居然还问有和不妥?

这时辰都快到了,动作不利索也就算了,还穿得如此寒碜!

要是到来的宾客瞧见了,还以为徐府已经入不敷出了。

作为徐家的女主人,居然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说出去不是让人笑话吗?

柳氏转念一想,觉得徐贾氏被人笑话了,不正是给她机会吗?

这么想着,她也没说出自己心中所想,直摆手道:“瞧姐姐你,何必这么担忧,妹妹又没有说什么,你这样正好。”

“是吗?”徐贾氏疑惑,却也没有再多问。

因为今日比较特殊,早膳是在前院里用。

大伙儿见到老祖宗后,说尽了祝福的话,而徐江更是说宴席准备在中午,惹得柳氏就是一阵激动。

尽管早膳只有六个人,但吃得倒是融洽。

苏合香因为脸上有疤,哪怕是在府上行走,也还是裹着面纱,深怕别人看到她满脸是伤的模样,吃起早膳来更是小心翼翼。

前些日子她怀疑是白英在膏药上动了手脚,虽证实只是个误会,可白英对她的好她却觉得天经地义。

如果没有白英没给她那瓶膏药,她会变成这样吗?

白英看到她迟迟没有去用第二块糕点,便把膳房专门给她准备的红枣糕点夹过去给她,“妹妹你看你这么瘦,不多吃点对身体不好。这是我最喜欢吃的糕点,你尝尝。”

白英说着这话,还眨了眨眼睛,一副我并不介意妹妹你曾经诬陷我,依旧待你如初的模样。

柳氏看到她这样,不由夸道:“英儿和合香果真是姐妹情深呀,合香之前那么怀疑你,你还这么对她好。徐大人教导得好呀,如此乖巧的女儿是做父母的福气啊。”

白英道:“是柳姨你夸奖了。”

苏合香看着她们,只觉得心情更加糟糕了。

她看了眼白英夹给她的糕点,虽不知道是什么糕点,可既然是膳房专门给白英准备的,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这么想着,她便用手拿起,轻咬了一口。

糕点入口后不久慢慢融化,甜意充斥着她的口腔,让她咽也不是吐也不是,十分难看。

白英看到她这样,心里乐得不行,脸上却不敢表露出来,隐忍得难受。

她本就不是什么大度之人,因为她好甜食,这红枣糕点比其他糕点要甜上许多。

身上有伤的人是切忌甜食和酱油,否则容易留疤。

这糕点大伙都不知道是什么做的,而苏合香看到她能够享受到如此好的待遇,自然对特意为她准备的糕点翘首以盼。

如今得到了,还不赶紧尝尝鲜?

如今这样,还不是自作自受嘛!

白英拿起一块糕点送进嘴中,做出一副享受的模样,道:“膳房里的师傅是越来越厉害了,这糕点就是好吃。诶,妹妹你怎么不吃了?”

苏合香一看话题转到自己身上,连忙把嘴中的糕点咽下,掩盖住自己的尴尬,笑笑道:“是呀,真好吃。”

白英一听,更乐了,把碟子上的最后一块也夹到苏合香面前,道:“既然这样,妹妹就多吃点。”

苏合香看着自己面前的糕点,心中对白英的恨意更加重了。

被迫吃下两块甜糕点,苏合香一想到自己脸上和手上会留下伤疤,只觉得浑身难受,恨不得仰天大叫,好好发泄一番。

离了膳桌,她急急忙忙地逃回后院。

途中,她从丫环手中夺过手帕,用力的擦起嘴来,恨不得把那甜意统统擦掉。

由于用力过猛,牵扯到脸上的伤口,疼得她倒吸一口冷气。

被刚才夺手帕吓傻的丫环看到她倒吸冷气,就知道自己又要遭罪了,条件反射地往她身后靠了靠。

哪知这个动作让苏合香看了只觉得闹心,自己都遭罪了,做下人的没把她伺候好,居然还怕她了!

她顾不上自己还在通往后院的道上,一把就拧起丫环的耳朵。

“我说你怕啥!我都没怕你躲什么躲!”

她咬牙切齿地说着,如果不是面纱遮住了她的表情,她如今的模样估计更是把丫环给吓哭了。

被拧着生痛的丫环捂着耳朵,嘴上不敢求饶,更不敢要求放手,只能一声又一声地道歉着,让人看了都于心不忍,毕竟那还只是一个小孩呀。

白英没有料到自己陪着徐贾氏回后院会撞见这一幕,原本畅聊甚快的她一下子板起了脸,而徐贾氏的脸色更是不好。

一向乖巧懂事的孩子,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如此虐待下人,任谁看了都于心不忍,何况那下人并没有得罪她呀!

白英示意徐贾氏先站在原地,自己上前去解决。

一直没有注意到身后情况的苏合香继续数落着下人,直到白英出声她才反应过来。

“妹妹,你这是在做什么?”

白英的话刚落,苏合香吓得立马松手,而丫环一个重心不稳,直接往旁边倒去。

给力文学网无弹窗,我们的地址

varcpro_id=“u2351548“

(window[“cprostyleapi“]=window[“cprostyleapi“]||{})[cpro_id]={at:“3“,rsi0:“728“,rsi1:“120“,pat:“6“,tn:“baiducustnativead“,rss1:“#ffffff“,conbw:“1“,adp:“1“,ptt:“0“,titff:“%e5%be%ae%e8%bd%af%e9%9b%85%e9%bb%91“,titfs:“14“,rss2:“#000000“,titsu:“0“,ptbg:“90“,piw:“0“,pih:“0“,ptp:“0“}

(教育123文学网)

推荐阅读:

封妖记 万道长途 武逆 秦海蓝少1 马新来火狼 捡了个儿子谈恋爱 仙君有令:小妖入怀! 金玉良缘,绝世寒王妃 诡秘者的摩登时代 绝世音仙 神女颂之天境 锦年流殇,终成错 时空妖灵 我的绝色校花老婆 石少坚石坚 盗墓江山 迷墓仙踪 穿成毒妇,带崽种田爽翻天 霸宠之皇叔的金牌萌 邪眼李后天 综哥们,搓澡不! 多暖 平民剑圣 觉醒后,我居然成了武力值天花板 天阳变 毒蛮 末世掌上七星 狒狒恋枫的无限恐怖同人集 嗜血法医 嗜血法医.第3季 逃荒:她从空间掏出千万物资 重生之金融大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