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诬蔑

本来还满不在意的众人在听到白英大喊一声“血”之后,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徐江。给力文学网

他一个箭步冲到白英身边,用手捂住白英的双眼不让她去看。

有了先前畏血的经历,徐江这次还是心有余悸。

而反应没有徐江快的徐贾氏当下就命人去阻止苏合香再继续挠,更是让刘管家去请大夫。

原本和和睦睦的前厅一下子炸开了。

苏合香把自己的脸和手臂挠出了一道道红印,血从被挠破的红印中渗出来,整个人看过去十分狰狞、恐怖。

“赶紧扶表小姐回房!”

徐江一声令下,让原来杂乱无序的下人变得井井有条起来,而刘管家在徐贾氏下令时就已经离去请大夫。

被捂住双眼的白英挣扎着,极想目睹眼前发生的一切。

要知道这可都是她想了许久才想到的局,这会儿却不能看,内心很是着急。

她去掰徐江的手,可对方的力气又怎是自己能够比拟的?

直到苏合香被人架走,徐江才松开了她。

“英儿,你没事。”

本来内心还责怪徐江的白英在对上对方关切的双眸后,心竟然犯虚起来。

这份关心她看得真真切切,哪怕前世里徐江与她断绝了父女关系,可这一刻她还是动容了。www.mdjfu.com 青瓜小说网

她本来就不是畏血,上回只是因为受伤的位置比较特殊,让她产生了错觉,心理过于紧张才会晕厥。

何况现在受伤出血的人又不是她,是她恨之入骨的人,她又怎么会因为紧张而再度畏血?她只会越来越激动罢了!

面对正等着她回答的徐江,那期待让她不知所措。

她摇了摇头,嘴巴张了几次才说出声音,“我没事。”

这样的白英在徐江眼中,只是一个收到惊吓的孩子。

当下就搂着她靠近自己的怀抱,伸手轻拍她的后背,道:“没事就好。”

徐江说着这话不知是在安慰白英还在是安慰自己,刚才看到白英突然大叫,他真的害怕会出事。

“英儿没事就好,我先过去看看合香,那孩子怎么突然间会这样?”

徐贾氏上前确认了白英的确没事后,留下这句话便匆忙离去了。

而一直置身之外的柳氏看到大局逐渐稳定下来,连忙走向老祖宗,拍着自己的小心肝,道:“刚才真是吓死我了,老祖宗,您没事。”

老祖宗看了眼柳氏,今日徐江向她说明的事情还记得清清楚楚,现在看到柳氏,就觉得对方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

实在是想不明白,柳氏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平日里看着这人倒也不错,她不明官场上的事理就算了,这柳氏还想误导自己。

许是平日里相处的有了感情,老祖宗也不好对柳氏发作,站起身对柳氏说了句“托你的福”然后就拄着拐杖离去了。

柳氏自识无趣,看了眼徐江,发现对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气得直跺脚也离去了。

徐江看着散去的众人,这晚膳估计一时半会也吃不上,便叫人先撤了下去。叮嘱了白英几句要好好休息,自己也赶往苏合香的房间去了。

毕竟人是在他面前出了问题,作为一家之主自然要去了解。

原本聚集了人的前厅一下子就只留下了白英和半夏以及又忙着把饭菜撤下去的下人。

半夏看着徐江匆忙离去的背影,不免担心地靠近白英,问:“小姐,不会闹出事。”

被问到的白英没有回答,只是双眸逐渐暗沉了下来。

被送回房间的苏合香陷入了昏迷,大夫前来时赶紧展开了施救。

等白英到时,苏合香已经醒了过来。

她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苏合香脸上的红疙瘩已经全部上了药,因为皮肤被挠伤了,药刚涂上去时,苏合香叫得十分凄凉。这会儿痛楚过去后,伤口带着一丝丝微凉。

“大夫,没事了?”

徐贾氏依靠着徐江,心有余悸地问着大夫。

“表小姐已经没事了,只是这身上的伤口不能再挠,否则这脸就不用再要了。”

本来还想挠的苏合香听到这话,立马把手放了下来,双眼泪水汪汪地看着大夫,带着哭腔问:“大夫,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

“表小姐有没有对什么东西过敏?”

大夫的问话让站在白英身边的半夏一愣,手紧紧抓住了白英的手臂。

手上传来的痛楚让白英狠狠地瞪了一眼半夏,压低声音提醒道:“怕什么!你越是这样越容易败露自己。”

白英的话吓得半夏连忙松开了手,自知自己刚才做了什么,连忙低头认错。

看着已经完全被吓傻的半夏,白英无奈地叹了口气,“等会你什么都不必说,我来就好。”

半夏还有些自知之明,连忙应下,接着胆怯地站在她身后。

被问到话的苏合香回想了一下,这才回答:“鸢尾花粉,小时候因为鸢尾花粉,也浑身起了红疙瘩。大夫,你的意思是我碰到了鸢尾花粉,所以才会这样?”

“正是。”大夫站在一边如是说着。

苏合香听到这话,觉得不可能,“现在并不是鸢尾开花的季节,我怎么会过敏?”

她说着,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不顾场合,冲着白英就喊:“姐姐,你过来!”

被点到名的白英刚想往前走,却被半夏拉住了手。

“没事,我知道怎么处理。”她试着劝说半夏,然后掰开半夏的手走上前,看着苏合香问:“妹妹叫我何事?”

此时只知道自己差点就毁容的苏合香也早就顾及不上什么,开口就直接质问:“你给我涂的膏药是不是鸢尾花粉制作的?”

一句话把周围所有人的目光转移转到了白英身上。

对这种场面已经见怪不怪的白英一脸无辜,反问:“妹妹为什么这么问我?那是十三叔赠予我的,是用珍珠磨成粉后制作而成,并没有你所说的鸢尾花粉。”

看到自家女儿被这么质问,哪里还顾得上苏合香是病人,当下就激动地说:“合香,饭可以乱吃,这话可不能乱说。东西是穆王送给英儿的,何况大家从来不知道你对鸢尾花粉过敏。”

徐贾氏的话让苏合香感到难受,可嘴上却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抿着嘴不说话。

果真孩子最亲的莫过于自家的,姨娘再怎么亲,始终还是姨娘。

如果那膏药不是鸢尾花粉制作的,为什么她会过敏?

“大夫,你瞧瞧这药膏有没有鸢尾花粉。”苏合香从袖中拿出从白英那里得来的盒子交给大夫。

徐江就这么看着,不发一言。

大夫许是被徐江的眼神震慑到,迟迟不敢接过盒子。徐江见状,点头默许他拿下去好好查看下。

接过盒子的大夫把盒子凑到鼻前嗅了嗅,随后打开盒子挖出一些涂在手上,过了一会,回道:“这药膏确实是以珍珠磨成粉而致,当中并没有参杂任何鸢尾花粉。”

白英看向苏合香,问:“妹妹,我待你如何大家有目共睹。你喜欢的我从来不会吝啬,全都赠予你。而你却如此怀疑我,这是不是太不应该了?”

苏合香抿着嘴不说话,一副逃避话题的模样。

徐江把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心中也有了初步的认定。他走到白英面前,挡住白英看向苏合香,道:“今天的事情就到底为止,谁对谁错大家心里都有数。合香你就好生休息,身子好了以后我会让人把你送回家。”

“姨丈!”

一听到自己会被送回家,苏合香当下就叫住徐江,可叫了之后却不知道说什么。

她被徐江盯得心虚,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藏起来。

“既然没事,大家都下去。”

原本拥挤的房间在徐江的一句话下,顿时只剩下苏合香和她仅有的一个婢女。

她看着**顶,内心的怒火无处可发,在看到自己毫无用处的婢女,便把气往对方身上撒。

“傻愣着做什么!没看到我变成这样了吗?给我倒水喝啊!”

本来就吓得半傻的婢女被她这么一吼,竟被吓得直哭,得到的却是苏合香更为难听的辱骂。

而被苏合香这一出事闹的,大家都没有了食欲,这晚膳本打算一家人欢欢喜喜地吃上一顿,这会儿却是食之乏味。

回到自己院子的白英站在庭院中乘凉,四周除了半夏便没有他人伺候。

半夏蹲在白英身边,边轻挥着扇子边说着晚膳前所发生的事情,心中依旧还有余悸。

“小姐,那盒子上明明撒有花粉,为何大夫却检查不出?”

“花粉本就是撒在盒子上,几经周转到了苏合香的手中自然是少了不少。而她在得到膏药之后更是粗鲁地使用,到最后花粉就只剩下她手上沾有的,大夫自然检查不出来。”

白英一一解释着,可却又不详细地说完。

她需要的是半夏自己去领悟,毕竟这样的事情以后还会发生,她总不能一一解释给半夏听,而且更有可能这些事情需要半夏去做。

她不是心狠手辣之人,但凡是有人来惹怒了她,她就没有必要当个病猫一般任人欺压!

给力文学网无弹窗,我们的地址

varcpro_id=“u2351548“

(window[“cprostyleapi“]=window[“cprostyleapi“]||{})[cpro_id]={at:“3“,rsi0:“728“,rsi1:“120“,pat:“6“,tn:“baiducustnativead“,rss1:“#ffffff“,conbw:“1“,adp:“1“,ptt:“0“,titff:“%e5%be%ae%e8%bd%af%e9%9b%85%e9%bb%91“,titfs:“14“,rss2:“#000000“,titsu:“0“,ptbg:“90“,piw:“0“,pih:“0“,ptp:“0“}

(教育123文学网)

推荐阅读:

诸天从奈落开始 海后靠美食在后宫c位出道 逆命魔主 轮回在武侠世界 玄幻:开局签到万佛金身 我不是天生欧皇 赘婿归来 季少的心上人马甲掉了 仗剑斩桃花 最强幼驯染 全球娱乐之神 豪门隐婚之闪来的娇妻 白给少女没有恋爱期 今夜还要入梦 我和大明星的恋爱日常 被迫嫁给病弱太子后我真香了 杨柏林凌云十二小时睡眠 和他假结婚后 综漫:黑化万界从加入聊天群开始 战略大师:从建立武装组织开始 帕鲁:你不干有的是帕鲁干 我在碧蓝修舰娘 人在高武,杀穿神话世界 数码:开局创造神,惊爆校花 冷王娇宠 复仇小萌妻:董事长大人宠入骨 打了一年王者,我成了首富! 日居月诸! 绝世小医神 掐指一算,徒儿今日有一劫 咒术师,等等我 婉求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