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抵触

送走了的徐白英,柳氏在这屋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待着显得极其无趣。

此时的老祖宗一直在和苏合香聊着天,哪里还有心思与她聊家常?

她就像是个木头人一样,站在一旁无所事事。

无奈之下,她走到嬷嬷面前,拉过嬷嬷走到一旁,轻声道:“好嬷嬷,我身体突感不适,老祖宗此时又和表小姐聊得开心,我不好打扰。麻烦你等会帮我和老祖宗说起,我先下去休息。”

嬷嬷也是明事理的人,她的视线在柳氏和老祖宗身上来回了一趟便已明了。

这柳氏哪里是身体不适,分明是没法博得老祖宗注意,呆坐在这里也是浪费时间,还不如早点离去也好图个自在。

她笑呵呵道:“柳小姐你好生歇息去,这里有老奴我呢。”

柳氏听罢,也不好多说什么,也笑呵呵地回了句多谢,便退下了。

出了屋子,柳氏只觉得屋外的景色异常养眼。

刚才那屋里果然不是人待的,闷热暂且不说,光线还十分昏暗。

若不是屋里点着灯,她是真的一刻都不想待着,何况老祖宗的心思也没有在她身上,又何必热脸去贴冷屁股呢?

她走回自己的房间,让屋里的婢女全部下去,并关上门窗,叮嘱他们如果不是有急事,谁都不能进屋,全部在外面守着。www.mdjfu.com 青瓜小说网

这样的行为婢女们已经见怪不怪,看到柳氏吩咐,也算利索地全部下去。

关好门窗后的柳氏确认四周没有眼线后,这才激动地走到自己的**边,从**底下拿出一个盒子,小心翼翼地捧着放在桌子上,拿着手帕一点点得拂去上面几乎不可见的灰尘。

打开盒子,她小心翼翼地把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

那是一个白玉观音,通身没有一丝异色花纹。

虽整体看着不大,但上面的雕刻极其细腻,几乎能够透光而出。

这是她麻烦她父亲托关系,花了高价买来的,打算在老祖宗的寿辰上献礼。

洛国虽不兴雕刻,可大体都知道,哪怕是小到随身携带的玉佩,也需要雕工花上几天或者半个月的时间去雕刻,何况是如今精湛的玉观音了,少说七八年,多则十几年。

这玉观音可谓是柳氏这一次的奋力一搏了,如果失败,估计就很难在徐府站稳脚。

真到那个时候,她就要先回柳府,再从长计议。

老祖宗常年诵经念佛,她便投其所好,下足了功夫。

其实她对老祖宗这样的做法很是不屑,与其去求菩萨保佑,还不如还求她。

她才是能够给徐府延续香火的人。

虽说徐江和老祖宗一样,都希望徐家有后,可是她总不能霸王硬上弓。

上回被徐江那般对待,如今都还是心有余悸。要是她再露出了什么马脚,到时候还不被身为武状元的徐江给毙了!

现在老祖宗这是摆明了,徐贾氏身边有个白英就是一大胜算,穆王现在可是稀罕着白英,而她就只能等。

先前老祖宗对她说的话不过是为了安抚她,好给自己留条后路。

如果徐贾氏真的生不出儿子,她才有所用处。

老祖宗不愧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算盘打得如此精明。

可老祖宗能够想到的,她一样能想到。

既然老祖宗想等,那么她就灭了她的念头。等她到了最后力不从心时,看她着不着急!

她就不信,这徐家她柳金玉进不了!

正当她把玉观音放回盒子时,外面的婢女来喊她,吓得她连忙把盒子往**底下塞。确认东西藏好后,这才走过去打开门,问:“我不是说没事不要来打扰我吗?”

“柳小姐,老祖宗让人过来问你的身子还打紧不?如果打紧就让大夫来看看。”

“你去回了人,说我身子并无大碍,休息一下就好。”

她说完这话,便随手把门给锁了。

回到屋里的柳氏直接取出房四宝,坐下来当即就给柳府写去信,叮嘱家中的人在寿辰上都要注意些什么,毕竟那日要来的大官可不少,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家人在大家面前失了礼数。

这可是她使尽了手段,才从老祖宗手中得到的机会,若是弄砸了那就是前功尽弃了!

写好家信放进信封中封好,随后拿出去招来侍卫,塞了点辛苦费,让侍卫把信送到她家中。

做完这一次,自认稳算的她不由地松了口气。

另外一边,白英从老祖宗的院子出来后,一刻都没有闲着。

虽然被罗勒叮嘱说不需要到城门去等候,可是徐贾氏的屋里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人住,尽管每天都有人负责打扫,可白英还是过于紧张,又让人去清扫了一遍。

等房子清理结束后,半夏跑来告诉她,徐贾氏快回到家门口了。

她刚得到消息,府上竟然还有人比她还要激动的人,找找就找到了她。

“姐姐,我听下人说,姨娘已经回到家门口了,我们一起去迎接姨娘。”

看着激动不已的苏合香,白英看到的全是她的故作姿态。

她就知道苏合香会把老祖宗说的话当作耳边风,不让去打扰,她还不会变着方法往前凑?

尽管不情愿让苏合香跟着去,可她此时也不好说不,只好应下,一同前去。

白英脚步匆忙地往前院走去,还没有到大门,就看到十三叔陪着母亲向自己这边走来,当下就激动地跑上前。

“十三叔。”

说着就直接扑向苍术的怀中,一点都不顾及身边人的目光。

而徐贾氏看到这一幕,哭笑不得地说:“我现在都开始怀疑,你到底是不是我亲生的。”

听到这话的白英立马转过头看向徐贾氏,道:“我当然是你亲生的,可我得好好感谢十三叔把母亲您送回来呀。”

看着眼前的人有说有笑,苏合香有些羡慕不已。

她站在一旁不发一言,双眼直勾勾地的盯着苍术,眸中满是爱慕。

这份炙热的目光让苍术不得不看向旁边,在看到是苏合香之后,不由干咳几声。

咳嗽声引起了白英的注意,连忙回头看向苍术。

在看到苍术脸上的尴尬后,她立马看向苏合香那边,这才明白了十三叔为什么会这样。

大庭广众之下,当着她的面敢对十三叔投以这样的眼神,当她是瞎子吗?

当下她便拉着徐贾氏的手,道:“母亲,你瞧,出来迎接你的除了我还有谁?”

听到这话的徐贾氏这才顺着白英所指的方向看去,看到苏合香后,惊讶地道:“原来合香也在呀。瞧我,我都快认不出了。”

被忽视在一旁的苏合香回过神来,只觉得自己的脸被狠狠地打了一下。

一向疼爱自己的姨娘现在却忽视了她的存在,之后只能干笑着和徐贾氏打招呼。

今日的她特意穿了老祖宗送她的衣裳,虽不太合身,松松垮垮地穿在身上,但却比她以前的一身要好很多,只是这华丽的衣裳与她头饰极其不搭。

可以说,妆容、衣裳和头饰看过去还有些诡异。

“英儿,你有没有觉得合香身上的衣裳很眼熟?”

眼尖的徐贾氏看出了苏合香身上衣服跟自己在春尾时让人给白英做的衣服极像,因为绣娘没有听清楚她的吩咐,愣是把应该给她用的布匹做成了白英的衣服。

最后这衣服却被徐贾氏压箱底了,因为枣红色是白英最不喜欢的颜色。

被徐贾氏这么一提醒,白英也觉得眼熟,当下就激动地对徐贾氏道:“不正是绣娘不小心拿了母亲您的布匹做成我衣服的那件?”

白英并不是故意给苏合香添堵,只是感到惊讶而已。

苏合香刚到徐府时,身上还有不少淤青。

这些淤青全是拜她的大娘所赐,痛虽痛,但她已经见怪不怪。

如今她还要感谢这些淤青,是它们给了她能在徐府住上一段时间的机会。

老祖宗是疼她没错,可她也不过是小户人家的庶女,哪怕再心疼也不会在她身上花钱。

她身上的衣服虽新,可一看就知道这几身衣服并不是给她准备的,明显的不合身。

因为没有什么像样的换洗衣裳,所以那几身新衣裳就一直没有拿去改小。

如今从自己最不喜欢的人口中得知,这身衣裳原本是要做给她的,只是她不喜欢。

因此她的心中就有了一丝抵触。

她就知道,自己无论去到哪里,永远都是被排挤的哪一个。

明明是姐妹,为什么她的母亲要给别人做小妾,而姨娘却是武状元之妻。

为什么她和徐白英也是姐妹,得到的待遇依旧不一样?

上天为什么那么不公?

“现在看着,合香穿这身衣裳倒也不错,就是要改下大小。”

徐贾氏说这话,苏合香也不好说不是,只能点头应下。

而徐贾氏放佛没有看到苏合香微变的脸色,继续道:“英儿长得快,你的个头没有你姐姐的大,我那里倒有一些你姐姐的旧衣裳,你先暂且穿着,等衣裳改好了再换回去。”

苏合香这会儿的脸色可以说是极其难看。

她和徐白英都是一样的人,本以为老祖宗给的新衣裳让她心理平衡了一下,哪知道现在就被打回原形。

现在她不仅穿了徐白英不要的衣服,还要穿徐白英穿过的旧衣服,凭什么如此对待她?

想到这里,她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紫,十分丰富。

给力文学网无弹窗,我们的地址

varcpro_id=“u2351548“

(window[“cprostyleapi“]=window[“cprostyleapi“]||{})[cpro_id]={at:“3“,rsi0:“728“,rsi1:“120“,pat:“6“,tn:“baiducustnativead“,rss1:“#ffffff“,conbw:“1“,adp:“1“,ptt:“0“,titff:“%e5%be%ae%e8%bd%af%e9%9b%85%e9%bb%91“,titfs:“14“,rss2:“#000000“,titsu:“0“,ptbg:“90“,piw:“0“,pih:“0“,ptp:“0“}

(教育123文学网)

推荐阅读:

嫡女重生谋定天下 逆天球神李乔 带着美女去修仙 炼器通天记 娱乐修仙:开局一曲赤怜觉醒神级天赋 豪门狂婿 宁许情深不相负 塔防世界 文娱,我只喜欢拍电影 欲做凡人终成仙 说好迷你四驱,你爆改战斗暴龙号 没有神之子的世界 那个游戏主播太飒了 望门农家女 时间里的光 龙珠之属性捡取 网游重生之复仇录 都市之一亿头魔神降临 阳间道士笔记潘的江 全民领主:开局天赋选择天煞孤星 开局抢个库里 怪可爱的 这一切都是记账软件的错 刺客何春夏 异世界生活从隐藏实力开始 回到七零发家做军嫂 走火入魔的我一日千里 人在洪荒:沉睡亿万年! 苟在神诡世界 从被鸿蒙金榜曝光开始 我以妖种铸长生 咒术师,等等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