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有钱能使鬼推磨

骑马来到醉香楼的苍术刚把马交给小二,还没进门就与从里面出来的三皇子打了照面。

原本温和儒雅的脸庞上挂起了不悦。

三皇子在看到他之后,身子不由一顿。知道自己溜出宫被人发现已经没法开溜,只能怯怯地走到苍术面前。

“见过十三叔。”

苍术微微点头,直盯着三皇子不说话。最后双手抚背,不发一言直接越过他走进醉香楼。

见到这一幕,三皇子正庆幸时,跟在苍术身后的罗勒却走到他面前。

站定对三皇子恭敬道:“主子让三皇子您长点心,若是下回再被撞见,他就不会轻饶。”

本还一脸庆幸的三皇子听到这话,吓得脸色苍白。

想起上回五弟偷溜出来闯了祸,是十三叔擦的屁股,后来被十三叔狠狠的教训了一番。

回到宫中之后更是被父皇处罚,五弟向他哀怨、诉苦时的情形如今还历历在目。

他们的年纪明明相差不大,可兄弟们都怕极了这个十三叔。

面对罗勒说的话,他为了撑住自己的面子,敛起脸上的惊吓,挺了挺腰杆。

“我的事情轮不到你这个小侍卫来管,哼!我们走!”

罗勒看着这小皇子不悦地挥袖离去,不由得冷笑一番。

只能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屁孩,在宫中呆惯了,不知道外面世界的险恶。

当苍术向店小二打听有没有一个穿粉衣且只有十三四岁的姑娘时,店小二直接把她带到了二楼。

没怎么找,就看到坐在边上的白英。

与白英坐在一起的还有安郡王家的小郡主纳兰敏霜。

两人不是一直不和吗?

为何现在还能够相坐而谈,脸上还带有笑意?

因为白英是侧对着他,纳兰敏霜是背对着,没有一个人发现他的出现。

纳兰敏霜端起茶杯,轻轻吹开水面上漂浮着的茶叶,随即抿上一口,道:“正是如此。”

“我想郡主你应该听过一句话,‘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事情很多时候在钱的面前,变得异常好办。可这资本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当官的每年也就只有那么点俸禄,而她们这些大家闺秀,每月拿到的钱可说是少之又少,唯一值钱的只有那些首饰。可就算把首饰都典当了,能拿到的钱又有多少?

如今能做的就是让钱再生钱。

可这又是一个技术活,不是常人能做的。

成之,手有万贯;败之,倾家荡产,落人话柄!

“所以我才找上你。”纳兰敏霜的话让白英眉头一皱。

就算她有寻发财之道的念头,可是她从来没有和其他人说起。这小郡主怎么会找上自己?

白英疑惑,问:“为何?”

纳兰敏霜不以为然地笑了笑,看向她的眼神都有些嘲讽,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你可是有着苍术哥这个大靠山!”

白英一听,只是抿嘴一笑。她自然知道十三叔本事了得,可十三叔有本事又不关她的事,她需要的是自己有本事。

她不解,小郡主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正当她开口准备再细问时,余光正好扫到怕改变走向这边的人。

转过头看去时,竟被吓呆了。

“十三叔,你怎么会在这里?”

尽管早早就知道会与十三叔相遇,可没想到会那么早就见上了。

“罗勒说你们进城了,本王便过来看看。”

听到这话,白英忍不住白了一眼跟随在苍术身后的罗勒,责备着他为何那么大嘴巴。

不过一想到一直以来自己的行踪都被人关注着告诉给十三叔,哪怕罗勒没有说,其他影卫也会说。

就算明知这事情,可她的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没有平衡。

难道你就不会晚点再说啊!没看到她和小郡主谈话没结束吗?

收到白英责备目光的罗勒明显一愣,实在是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招惹了眼前这位主。

苍术说完便在白英身边寻个位置坐了下来,随后才偏过头看向纳兰敏霜,道:“原来郡主你也在。”

听到这话的纳兰敏霜忍不住腹诽:我在这里很久了,只是你没看见。

“既然本王不巧听到你们刚才的谈话,那么就说说看,本王是个什么样的大靠山。”

苍术的一席话让在场的白英和纳兰敏霜瞪大了双眼,一时之间面面相觑,不知该不该继续这话题。

苍术的话让纳兰敏霜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先前的话题。

如今她看白英的样子,仿佛并不知道苍术哥的本事,她擅自把苍术哥的秘密说出去,会不会引来更多苍术哥的反感?

算了,这事情还是让白英自己去发觉吧。

“苍术哥,你一定是听错了。我们哪里有说你是什么靠山,我们只是在瞎聊。我想起我还有事情,我就不久留了。”

匆忙说完这话的纳兰敏霜站起身,对苍术微幅身后便迅速地离去了。

目送纳兰敏霜离去,白英面对苍术,一副打量的模样让苍术觉得有趣。

他嘴角上扬,看向白英问:“本王脸上有东西吗?为何这么看着?”

白英放下手中的筷子,双手撑着桌子,微笑道:“十三叔你是不是很厉害?”

“为什么这么问。”

苍术边说边拿起筷子吃起眼前的食物,一点都不介意这是白英吃剩的。

相对于他的淡然接受,罗勒却显得过于担心了。

看在苍术拿起筷子要吃东西,差一点就要上前阻止。

如果不是被苍术的眼神给命令退下,估计他真的会提醒出声。

这一幕白英全然看在眼里,心里嘀咕着这罗勒至于那么紧张吗?

醉香楼不会无故给她被一份下毒的饭菜,而她更不会去陷害十三叔。

这份担心是不是太多余了?

由此,她不由调侃道:“要不罗侍卫你要不要也来尝尝鲜?”说着这话,她把一叠菜推向前,“吃一下这个,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我可是会毒倒你的哟,这样我就不用看着你这冰块脸了。”

“你!”

罗勒被她说得脸色瞬间变黑,如果不是看到主子在,估计他就要上前打人了。

苍术没料到白英会这么说罗勒,竟直接笑出声来。

“因为我想知道,十三叔你是不是真的很厉害?”白英说着这话,同样把手放在桌面上,一脸笑意地看着依旧在大笑的苍术。

苍术一听,微微敛起脸上的笑意,道:“就说本王方才没有听错。怎么?想要从本王的嘴里打听消息?”

“正是。我倒是想看看小郡主嘴中的十三叔到底是有多么的厉害。”

对于白英的问话,苍术没有直接回答。他示意白英环视一下四周,然后问道:“这个醉香楼你觉得怎么样?喜欢吗?”

白英边看边在脑海中总结,理通后才道:“这里虽是一家客栈,但是环境不得不说是京城里最好的。虽吵杂,但是却不显得乱。位置选得合理,每日的客源也是不错,收入固然可观。唯一不满的就是,这里出了能够住宿,就只能吃饭,用处显得过少。”

她只是简单的把她身临其境所感受到的讲出来,完全是代表了她的观点。

可在她说完之后又不由笑道:“这里本来就只是一个客栈,除了住宿、吃饭,还能做什么。我只是觉得这么好的一个醉香楼却只能做这两项,有点可惜了。”

她说的话,苍术全部听了进去。

他转过头看向罗勒,问:“刚才英儿说的话都记下来了吗?”

罗勒道:“属下全部记下。”

苍术满意地点点头,吩咐道:“你下去把英儿说的那些话全部转告给佘霖,把这醉香楼好好给整改一番。”

罗勒领命便直接离开了。

刚开始白英还不知道苍术为什么问罗勒记下她的话没有,如今已经全然明白,可心里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十三叔,这醉香楼和你有什么关系?”

她问得小心翼翼的,深怕自己的问话会引起周围人的注意。

看到十三叔突然挑眉看着自己,她不由瞪大双眼,惊讶道:“不要告诉我,这醉香楼是你的!”

听到这话的苍术突然笑了起来,随身携带的扇子不知从何时拿在手上摆弄着,笑而不语的。

分明就是一副“你猜猜看”的样子,十足地找打!

这个样子的十三叔让白英显得着急,这分明就是在表示,这醉香楼和十三叔确实有着莫大的关系。

“十三叔,难道你不知道,这是要被‘咔嚓’的吗?”

说着这话的白英用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个杀头的动作。

洛国刑律明文规定,官员是不能私下开客栈等达到盈利为目的,这是要重重处罚的。

“这醉香楼与本王确实有关系,但并不是本王所有。英儿,你的担心显得多余了。”

苍术的话让她高悬的心落了下来。

她就说这样的规定,十三叔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担心确实显得太多余了!

“这醉香楼是本王的一个故友所开。那时他在京城走投无路,本王只是举手帮了他一把,帮他建了个醉香楼,一开始醉香楼的开支全由本王代付。后来盈利之后,本王每年能从他那里得到不少分红。现在回想起来,也过去差不多十一年了。”

十一年前,那十三叔不就是一个七岁的小孩。

一个七岁的孩子就能赚钱了?

十三叔果然不同凡响,她那个时候还在牙牙学语中呢!

看来,举手之劳有时候确实是能够给自己意想不到的结果。

“本王先给你看样东西。”说着,从怀中掏出了一件东西。

推荐阅读:

末世虐杀游戏 异人邪典 心灵赞歌 孕夫江湖游 机甲武神 重生80年代 女王驾到:美夫缭绕 末世神魔录 木兰无长兄 黑道老公:宝贝,别胡闹 绝代医圣 总裁大人请矜持 六指农女 楼兰王 圣人吟 冷酷校草的个性女佣 皇后千岁!千千岁! 全球异变:我的武道自动圆满方信刘朗 影子富豪 嫡女策,素手天下 你是我不可触及的伤 封神大天王 静夜谈 护花之无限暧昧 全球通缉:追捕出逃少夫人 长生从宗门杂役开始 李辰赵清澜海东青 女二号逆袭记 黑暗边缘 不幸的黑猫 带着洞府去异界 李冰传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