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罗勒的刁难

既然要在园子里休养,苍术让罗勒加强了园子的守卫,园中的仆人也要整治一番。

园中的人大多数都是先帝在世时选拨留在园中伺候的,先帝虽从来没有在园中居住过,但仆人始终住在园子后面的厢房里,每日都去打扫园子。

也就是说,园中除去苍术自己带去的侍卫,剩下的全都不是自己的人。

苍术看着名单上面的人,一共一百二十一人。

其中婢女三十一,奴才四十,侍卫四十五,剩下的五个则是伺候先帝的姑娘。

因先帝从未入住过园子,这里的姑娘因种种原因一直闲置于此,等不到安排。

原来貌美如花的姑娘,到了如今也是人老珠黄。

园子离京城偏远,而园中非自己人的人数过多。

如果苍术想大换血,真正弄起来后将会十分麻烦。

仆人处理起来倒还容易,就是这几位姑娘,苍术有些犯愁了。

老子的女人,儿子怎能不能轻易乱动?

这几位虽无名无份,但也是奉命伺候先帝。

“你去准备些银子以及首饰,然后寻个好人家把那几位给安顿了。”

苍术揉了揉太阳穴,异常疲惫地对罗勒说道。

解决完这事情,苍术倒也没有觉得轻松。

前些日子答应了白英之事今天已经让人下去办,那么大一块地真要开垦起来,固然要花费不少人力物力。www.mdjfu.com 青瓜小说网

一旦种下庄稼,还要不时照看、施肥,这都是要安排人下去。

如今最为靠近荒地的也就只有十里开外的村庄,可那个村庄因为土地贫瘠,没有收入。男丁都进城去谋生计,只留下妇女、小孩和老人,劳动力几乎没有。

要想召集劳动力,就要往更远的村庄。

可百姓一来一回也耽误不少时间,劳作时间少之又少。

罗勒看着自家爷如此苦恼,没有做声便悄无声息地离去了。

既然这个事情是徐家小姐抛给爷的,那么事情出了问题,徐家小姐又怎么能够不问不顾?

这么想着的他在走出书房后,直接前往白英的住处。

自打先前苍术给白英准备了不少戏本子后,她就把部分戏本子拿到园子中,每日与徐贾氏散步回来后都要和徐贾氏拿上一本来瞧。

不过就是看戏,也看出了毛病来。

里面的情节多半都是苦情戏,徐贾氏每每看到,总免不了落泪。

看着徐贾氏落泪的模样,白英的内心真的是欲哭无泪。

她本就只是打着给徐贾氏消遣的念头,哪里知道会遇到这情形?

第一次她还会劝说这都是别人胡乱编的,不可全信。

可到了现在,她已经不知道如何劝说,因为该说的她都说完了。

她也有不让徐贾氏看,可却被徐贾氏逼着,说若是不给她看,就是一个不孝之女,如此好戏怎能私藏?

如今她再次看着徐贾氏落泪,深怕再这样下去,身体就要垮了。

相对于她的担心,罗老夫人却不以为然。

“徐小姐,我问你,你知道泪水的味道吗?”

白英想了想,道:“咸且苦涩。”

老夫人不以为然地摇摇头,道:“你只说对了一半。人的眼泪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喜极而泣,一种是悲怒而泣。前者的眼泪是无味的,而后者就如同你所说,是咸且苦涩。”

这么一听老夫人说,白英摸不着头脑了。

若是真如老夫人所说,这其中又有什么不同吗?

“人在悲伤、愤怒之时落下的泪水对人的身体有好处,因为那是人把体内的毒素转换成眼泪流出来,所以才会苦涩,尝起来奇咸无比。”

白英换个方向针对徐贾氏的现象想了想,发现老夫人说得极其有道理,她竟无言以对。

何况老夫人可是一位奇医,她说的话她又怎敢不信?

“只是这眼泪流多了也会对身体造成危害,眼睛地危害更是多。”

哪知在她深信不疑地同时,老夫人又说出这样的话,吓得她连忙上前夺过徐贾氏手中的戏本子。

“母亲,今天就看到这里吧,剩下的咱们明日再看。现在我们先出去走走,散散心。”

面对自己被抢走的戏本子,徐贾氏不依了。

“英儿,你让我在看完后面一些。这女子到底会不会为了夫君的仕途而背痛离去。”

徐贾氏说着,更是想要上前从半夏手中夺下戏本子。

白英拦着她,边拿手帕给她擦泪边说:“里面的故事情节都那样,自然是会的。好了母亲,我们还是赶紧出去吧,放松放松下对身体好。”

最后,白英可谓是把徐贾氏半推半拉带到了花园中。

此时正值太阳高光,白英经过荷花池时,水中的热量扑面而来,让她不由地加快了脚步。

待走到凉亭中,白英连忙让人在旁边准备几盆冰块好用来避暑,后又担心冰块的寒气让徐贾氏不舒服,让人把冰块移远一些。

吩咐人弄完这一些的半夏抬头正巧看到不远处正风风火火前来的罗勒,吓得她连忙快步走到白英身边。

“主子,罗侍卫正朝这边走来呢,看他的样子好似来者不善。”

听到这话的白英抬头看去,发现确实如半夏所说。

只是这罗勒一向冷冰冰的表情,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任谁看了都觉得是来者不善。

此时凉亭中只有她和母亲二人,罗勒自然不会找母亲有事。

也就是说,罗勒此次前来是来找她的。

知道是此,她低声与徐贾氏说了声自己有事,便让半夏留下来陪着徐贾氏,自己一人上前去。

“罗侍卫找我是否有事?”

刚走到罗勒面前,白英直接了当的问道。

她这副自信的模样让罗勒看了心情微变,他双手环胸,问:“你怎么知道我过来是找你,而不是找老夫人?”

听到这话的白英不由发笑,看向罗勒不以为然地问:“我对你多多少少还是了解。若是你真找我母亲,这会儿还会来听我说话吗?”

自认已经被说中的罗勒没有再接着这个话题,伸手做了一个请状,道:“借一步说话。”

白英点头,也不由罗勒带路,直接往前走去。

在凉亭附近有一假山,白英站在假山的遮阳处,觉得现在比刚才凉快多了。

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罗勒一本正经站着,却迟迟未说话,让她实在是摸不着头脑。

就在她想出声打破这份尴尬的安静时,罗勒终于开口了。

“徐小姐是真的要开垦树林外面的荒地吗?”

一来就问出这事情,想来这话不是十三叔要罗勒来询问自己,全是罗勒自己的意思。

明白这一点的白英挺了挺腰杆,一脸坚定,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加有威严。

“是,罗侍卫有什么疑惑吗?”

罗勒道:“疑惑倒是没有,只是徐小姐不知道开垦那块荒地需要不少人力物力吗?这园子四周十里开外只有面前一个李姓的小村庄,而那个村庄我想徐小姐在来的路上已经见过了。”

白英点头,那个村庄她确实有看到。若不是有几户人家升起了炊烟,她都快以为那里没人住了。

看到白英有印象,罗勒继续道:“那里土地贫瘠,收入极少,男丁都已进城谋生计,每月只回家两日,家中只有老人、小孩和妇女,劳动力几乎全无。”

听到这话,白英顿时明了。

怪不得,明明是晚膳时间,她却没有看到有多少户人家生了炊烟。

她抬头看向罗勒,心中也明白了他此次前来的目的。

她以前就知道罗勒并不待见她,这会儿瞒着十三叔来把问题丢给她,无非就是为了看自己知难而退。

如今她想做的事情谁有拦得了她?

不过,这罗勒貌似小看她了吧,反正她也知道罗勒看不惯她并不是最近的事情。

在前世里,他就劝过不少次十三叔,不要再在她身上费功夫。

那个时候的她已经与黎远志相识,更是为了黎远志,屡次与十三叔闹翻。

她从来没有怪过罗勒那么做,更是支持他的做法。

要是那个时候十三叔听了罗勒的劝告,那么之后的他们就不会三年不联系,一直处于冷战中,对对方不闻不问。

可是如今不一样了,她的世界开始围着十三叔转。

她不光要为自己而活,更是为十三叔而活。

之前她之所以让十三叔去接手这事情,她本就是担心人手问题。

她只是一介女流之辈,号召力固然没有十三叔来得强。

现在看来,十三叔面对人力物力方面也有些犯难了。

强行把百姓拉来开荒,传出去了对十三叔的名声也不好。

她在把想法告诉十三叔之后也有想过解决事情的多种办法,可每一项实行起来都有些艰难,还容易留下祸端。

在之前她也许是没有办法,但是现在就不一定了。

“你是说李家庄如今并不是没有劳动力,只是主力军都不在家?”

罗勒不明白白英为什么这么问,理了一下白英的问话,最后才道:“只这样没错。”

既然是这样,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

想到此,她的脸上不禁扬起了胜利的笑容。

推荐阅读:

一蓑烟雨任平生 团宠九宝的锦鲤人生楼十三 混沌冠冕 猎爱入局:诱宠间谍妻 帝王婿 心理医生苏维 神卡 火云狂帝 超级苗医 八哥不是一只鸟 萌妻难逑:三生有幸宠到你 天才剑仙 楚惊龙王语嫣 万界至尊 北刀南剑 天阙之凤凰于飞 法神之怒 情良为成觞 侯门嫡女 宝宝不要爸:总裁的1元娇妻 铁魂 开局托雷斯的我,要重振德国足球赵今歌胡梅尔斯 腹黑少将的火辣娇妻 舍弟诸葛亮 闪来的宠婚 最强弃婿:绝色总裁悔哭了 繁星 误闯豪门:无良娇妻金屋藏 皇陵扫墓,顿悟三千大道锤形态小炮 我在天堂等你 械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