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刺杀

京城外,马车在管道上徐徐前进。

徐贾氏许是今日受到的惊吓以及马车的颠簸,还没出城门,就因为难受在马车里睡了过去。

白英坐在徐贾氏身边,掀起窗帘欣赏外面的美景。

随着马车越发地往外走,眼前的景象越发广阔。

官道上连成排的树木以及望不见边的草地,这一切都是她所没有见过的。

十几年来,这是她第一次走出城门到外面来。

原来外面的世界是这么的宽敞,不再是城楼环绕,有着窄窄天空那么简单。

白英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如今又坐着马车颠簸了一个多时辰,哪怕是铁打的人都经受不住,何况还是她这样的病弱女子。

“半夏,要是到了记得叫我。”

她合眼前还不忘叮嘱一番半夏。

半夏边整理她身上的衣服边回道:“奴婢知道,小姐你好好歇息。”

她微微点头,靠着马车这才安心地闭上双眼休息。

疲惫至极的白英刚闭上眼后不久已经昏睡过去,那熟睡的模样让半夏不得不放轻手上的工作。

她小心翼翼地照看着这两位主子,手上更是不忘着扇风,免得马车里闷热的空气印象主子休息。

马车里的气氛极其安静,而原本行进的马车却突然间停了下来。

难道这就到了?

十三爷不是说,至少需要两个时辰吗?这才走了一个多时辰。

半夏觉得奇怪,正想掀开布帘查看究竟,马车外却传来了打斗的声音。

当下她利索的嫌弃布帘,映入她眼中的是侍卫与黑衣人在厮杀。

站在一旁正护着马车的马夫看到她探出头来,执着双刀的他边提防着不远处的黑衣人边回头对她说:“你让夫人和小姐好好待在马车里,千万不要出来。”

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血腥场面的半夏当下就吓傻了,若不是马夫再三提醒她回到马车里不要出来,估计就一直呆愣着。

原本正在熟睡的白英被马夫的声音唤醒。

她直起身子,伸手揉了揉双眼,睡眼惺忪地看着半夏,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她的话刚落,一个重物猛地撞击马车。

突来的冲击让她差一点摔倒,而因为吵杂声已经醒来的徐贾氏更是因为这一下撞击立马清醒过来。

看到徐贾氏醒来,白英好不容易稳住身子,连忙上前。

她扶着徐贾氏,道:“娘亲,你没事吧。”

徐贾氏重新坐好,抓住她的手焦虑地问:“我没事。英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早已经被吓傻的半夏看到自家夫人和小姐已经醒来,连忙上前,口齿不清地说:“小,小姐,外面来了一批黑衣人,正与十三爷恶斗呢。”

黑衣人?恶斗?

此刻的白英想到的不是要害怕地躲起来,而是焦虑地掀起马车里的窗帘。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就让她知道了鲜血是什么味道。

扑面而来的鲜血直接打在马车上,因布帘被白英掀起,有不少血直接飞到她的脸上。

原本挡着她视线的黑衣人在鲜血飞溅的同时应声倒地。

她惊恐地看着前方,眼中映入的是十三叔收剑的情景。

许是十三叔察觉车窗里有人在看,抬眸正好对上她的双眼。

方才还一副嗜血神情的十三叔在看到是她,嘴角微微上扬,温柔地提醒道:“待在马车里,乖!”

语气淡淡地,与当下的情景一点都不相符。

此时的十三叔白英是从来没有见过的。

他那雪白的衣裳早已经染上鲜血,十分惹眼,而手中拿着的利剑还在滴着血,剑刃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寒光。

看到这样的十三叔,白英哪里还会乖乖地待在马车里。

因为她发现,十三叔身上的血不是其他人的,正是他的!

“说什么让我待在马车里,你这样子能让我视而不见吗?”

说完这话的白英不顾徐贾氏和半夏的阻拦,直接跃下马车,弯腰夺过倒地黑衣人手中的剑,使劲全力向十三叔刺去。

面对她刺过来的剑,苍术面带微笑,语气中满是宠溺,道:“英儿,你执剑的样子一点都不美!”

话落,他的身子一偏,原本向他飞出去的剑正好刺入他身后黑衣人的心脏位置。

白英看着黑衣人口吐鲜血,随后直挺挺地往身后倒去。

她拍了拍手上的尘土,喘着粗气看着眼前的十三叔,不悦地说:“这可是你逼我显现出来的,那就别想甩掉我!”

她虽不精通武艺,但是身为徐江的女儿,防身之术岂能不会?

只是刚才的情景实在是吓坏她了,以至于在把剑刺出去时费了不少劲。

苍术一脸笑意地执剑径直走向白英,他那雪白的靴子直接踩上黑衣人的尸体,走到她身边,语气中满是温柔与担忧,道:“自然不会嫌弃,可本王刚才不是让你乖乖地待在马车里吗?”

白英白了他一眼,伸手轻轻抚向他的腹部。

那粘稠的血液让她觉得恶心,如果不是强镇住内心的紧张,估计她此时也晕了过去。

她瞪着他,最后恶狠狠地说:“都已经受伤了,还以为我看不出?”

话落,她扫了一眼四周,发现侍卫们还在与黑衣人拼杀。

“十三叔,这些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行刺我们?”

“不是行刺你们,而是行刺本王!”

苍术说着这话,挥剑刺向冲上来的黑衣人。

他狠狠地剑拔出黑衣人的身体,观察了此时的情形,道:“他们的目标只是本王,本王先离开,你带着徐夫人赶紧逃离,然后在园子里等本王!”

听到这话的白英立马拒绝他的提议,“不准你一个人离开,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情,我以后不高兴了找谁撒气。”

这话引来了苍术高兴一笑。

这算不算得上英儿对他更加上心了?

这突来的行刺让大伙都措手不及。

白英发现,哪怕一向沉稳的十三叔到了此刻也没有了胜算。

她开始后悔,这一次出行为什么没有带上沈毅和孟寒,否则还能帮上十三叔一把。

如今连十三叔都受伤了,而黑衣人又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他们的胜算是少之又少!

“那你就跟着本王走!”

说着这话的苍术直接搂过她,运着轻功直接跃上顶上的树杆上。

刚站稳的白英听到身边的十三叔倒吸了一口冷气,而她也察觉到十三叔腹部的伤口又渗出了不少血。

这样的情况,带着她一个人逃跑,显然是不行的。

可是十三叔都这样了,她怎么能够放心的下。

许是察觉到她的担忧,苍术抹了嘴角溢出来的鲜血,唇角微扬,道:“本王还不要紧。这会儿你可要搂紧本王的腰了!”

听到这话,白英毫不疑迟就搂了上去,但还不忘避开他的伤口。

底下的黑衣人许是发现没有了苍术的身影,开始四处查看。

在看到树上的他们之后,苍术也不敢再久留,抱着白英连忙快速朝远方逃去。

罗勒看到主子已经离去,回过头的他狠狠地又灭了三个黑衣人,然后快速跑回马车旁。

他掏出飞镖,朝着那几个追着主子的黑衣人投去。

嗖的一下,原本还在树枝间飞跃的黑衣人全部从高处坠下,结果却遗漏了一个,使其逃脱。

随后他又快速的解决了在场的几个黑衣人,收好剑后这才冲着马车里的徐贾氏,道:“徐夫人,黑衣人已经全部铲除,您现在已经安全。”

听到这话的徐贾氏赶紧从马车里走出来,在看到遍地的尸体,吓得她捂着眼睛惊叫了起来。

这视觉的冲击显然敌不过她对白英心中的牵挂,她扫了一圈四周,发现不仅没有看到白英的身影,连穆王的身影都没有看到。

她的英儿昏迷刚醒来不久就遇到这样的事情,如今满地的血,她该不会……

想到此,徐贾氏当下就抓着罗勒的衣服,道:“英儿去哪里?快告诉我!”

“请夫人您放心,令千金在主子身边很安全,只是他们还有事情要办,没能与您一同前往园子。故现在就由我来护送您先到园子里去。”

面对罗勒说的话,徐贾氏一脸的不相信。

这一出门就遇到行刺,这样的遭遇又怎么能够让她放心?

尽管此时身处官道,可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要想返回也没法立马回去。

而且她这个样子就冒然地回徐府,岂不是添麻烦吗?

英儿此刻没在她跟前,不知道她的情况,心中的担忧久久不能散去。

而眼前的侍卫平日一直跟在穆王身边,说的话应该有信度。

如今事情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她也不好着再多说什么,只好点头。

另外一边,白英紧搂着苍术的腰,快速地在树木间穿梭着。

她看着身后那个锲而不舍地追着他们的黑衣人,她不免为十三叔捏把汗。

现在他们身处何处都不知道,更别提会有人来救他们。

这种站在刀刃上的情况她是从来没有遇到过。

要不她留下拖住黑衣人,好给十三叔争取逃走的机会?

“啊!”

这念头刚起,她突然大叫了一声。

推荐阅读:

我能升级女丧尸 网游之梦之起源 洛蓝和钰王爷 末世有天堂 直播算卦,你非尊我为天师! 穿越之女汉子励志演义 社恐反派如何求生[无限] 证魂道 打工恩怨录 林澈羽师倩 绝世丹武 我算命,我发疯,七个哥哥砸钱宠 偷窥一百二十天 都市至尊 全球万鬼夜行 网游之取名麻烦 天圣 万兽瞳 大天王 穿越之三界行 重回失去清白前,她撩翻最野大佬 惑乱天下:黑暗系狂女 豪门千金:单身妈咪追爱记 潜行谋杀 至高二次元 相府嫡女重生记 捍卫星空 完美蜕变:胖妹校花vs痞子校草 权色官途 云梦仙皇夜静更深 赵飞扬 斜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