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心有余悸

另一边,徐江得知事情的经过后,让下人扶着徐贾氏下去休息,自己则独自一人前往老祖宗的院落。

此时的他一个下人都没带,行色匆匆的,吓得连经过的仆人连行礼都忘了。

他宝贝女儿如今这副模样,全是那柳氏所致。

他答应过的,他会倾尽所力好好保护那对母女!

如今都有人踩到他头上了,且能坐视不理?

老祖宗院落中,柳氏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老祖宗诉说着今天早晨发生的事情,口口声声说着是自己的过错。

那模样活似是自己的女儿出了情况,唬得老祖宗听风就是雨,完全信以为真。

徐江进门时看到的就是柳氏在老祖宗身边哭泣,老祖宗不时地安慰着柳氏。

这一情景让他十分恼火!

他那藏在袖间的手紧握着,脸上却一脸平静。

见到他进来,老祖宗连忙招呼他过来。

“江儿,你快过来扶起金玉。”

徐江看了眼哭哭啼啼的柳氏,没有多说话,示意一旁的婢女上前把人扶起,自己则是站在一旁不为所动。

如此诡计多端的女人,碰了只会脏了双手!

他本就答应了英儿,不会纳姓柳的人做妾。

这柳金玉风尘味太足,哪怕隐藏得太好,他也看不上,更不想去接触!

若不是老祖宗喜欢得紧,他早就让人把她轰出去!www.mdjfu.com 青瓜小说网

老祖宗对于徐江的行为有些不满,却不敢直言,偏头继续安慰着哽咽的柳氏。

“我这儿子就是这样,平日里木讷得很,你也就别见怪。”

徐江实在是受不了柳氏假惺惺的模样,直接道明自己前来的原因,“母亲,我来是为了英儿的事情。”

“这事情我知道,金玉都告诉我了。可错也不在她,她也是为了英儿好,她不应该上前阻拦。我听说英儿已经醒来,身子骨也没有大碍,这事情大家不要再提,就让它过去了吧。”

老祖宗的话让徐江听了火大,“母亲,英儿可是你的孙女!”

徐江斩钉截铁地说着,双眼更是愤怒地直视着柳氏。

这事情深究起来双方都有错,可爱女如徐江,他又怎么见得自己的女儿受到伤害?

而且使他女儿这样的罪魁祸首倒是先告状了,把自己的罪行撇得一干二净,还把错误全部推到英儿身上。

如此富有奸计的人,留在身边只会脏了双眼!

老祖宗仿佛看不到自家儿子眼中的不悦,自顾自的说自己为何让柳氏住下来,随后使命夸大着柳氏身上的优点。

而原本还一直泫然欲泣的柳氏到了此刻已变成拿着手绢轻擦眼角,嘴角微微上扬看着徐江,全然没有了刚才的梨花带雨状。

仿佛刚才哭啼的人并不是她一般。

徐江听完老祖宗夸大其词的表扬后,桌上的茶水早已经凉透。

端起茶轻抿一口的徐江察觉茶已凉便放在一旁,站起身对老祖宗毕恭毕敬道:“还请母亲明白,我徐江今生今世只能有湘儿一人,您不用再白费口舌了。前院还有事情,孩儿不宜久留,就先行告退。”

说完这话的徐江微微向后退几步,准备离去时还不忘说道:“英儿是您唯一的孙女,我不希望看到一个外人比您的孙女还要重要。”

他从来不会因为任何事情去与老祖宗唱反调,除非事情扯上徐贾氏以及徐白英。

这两人,都是他心坎上的宝。

回到前院的徐江立马提笔写了封手书,叫来侍卫从后门把手书快马送到穆王府上。

手书到时,黎苍术正从宫中回来。

听闻这是徐府派人快马送来的,黎苍术也来不及喝上一口茶,连忙拆开来看,上面只有九字:爱女劳烦穆王爷速来。

既没前因,也没后果。

简短的七个字,让黎苍术皱眉。

素来没有人敢用手书请他出府,全是用最为笼统的请柬先通知,若是没空也只能自认倒霉。

徐江这么做,固然是英儿有事情。

当下他便立马让人准备,把自己身上湿透的官服给换下,穿上家常服便快马加鞭地往徐府奔去。

等到徐府门前,黎苍术跃下马,也不等下人前去通报,得知徐白英在徐贾氏院落时直接赶往那里。

相对于在前院的畅通无阻,到了徐贾氏院子前,却被嬷嬷拦了下来。

“王爷,作为男眷,你不能随意进去。”

黎苍术看了一眼跪在自己面前的嬷嬷,心下对白英更加担忧。

“本王要见英儿,尔等还能拦吗?”

他说完这话,猛一挥袖,无视跪在地上的嬷嬷,越过她直接往里屋走去。

白英在婢女的按摩下,舒服的熟睡过去,醒来时正好听到屋外传来吵闹声。

屋里点着安神香,闻着容易让人心神平静。

半夏从前屋行色匆匆地跑进来,微幅身在她面前,道:“小姐,十三爷来了。”

本来还有些昏昏沉沉的白英听到这话,猛然清醒。

“你说十三叔来了?”

说着这话的她直接从床上坐起来。

许是因为动作幅度太大,刚坐起来后只觉得眼前一晃,头还有些许晕。

伴随着她的声音落下,门口就被人猛地推开,发生一声巨响。

苍术走近里屋看到白英气色不大好坐在床上,连忙走上前,道:“英儿,你感觉怎么样?”

此时说不难受是假的,可又不想让眼前的十三叔为自己担心,白英只好扯出一丝笑容,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看着对方。

可就是这样不说话,让黎苍术更是担心。

他双眼担忧地与她对视,手掌轻扶过她的脸颊,柔声问:“英儿,回答我,现在还难受吗?”

白英抿着嘴,她实在是不想让眼前的人为自己担心。

可现在的她不仅头晕,还伴随着恶心想吐,感觉十分糟糕。

她不是不想回答,只是实在是没力气去回答。

良久,她才虚弱地回了一句:“难受,想吐。”

路上,苍术也了解到了白英的情况。

一听到说难受,立马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白瓷瓶,倒出一颗药丸。

见状的半夏迅速下去倒一杯温水端上来,在看到白英咽下药丸之后,立马把水递给苍术。

“好些了吗?”

看着白英逐渐好转的脸色,苍术难免还是有着些许担心。

白英道:“好多了。”

十三叔身上常备灵丹妙药,这事情白英是知道的。

前世里,她患有什么小伤小病,全靠十三叔解决。

如今,她又开始依赖他。

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这段时间里你要好好静养,京城并不是最佳选择。等会本王会向徐大人说明,你随本王一同到城外的园子上住。”

苍术这话没有任何询问,只是简单地向白英说明他的安排。

虽似脱口而出的话语,可却处处为白英着想。

白英是因柳氏而惨遭不幸,虽没有生命危险,可损了不少元气。

老祖宗喜欢柳氏,徐江没法让人离开,那么他这个穆王出来说事是最直接的。

徐府不是最佳的静养之地,要想白英好得快,那就要找个好地方。

到他的园子上,静养、安全两不误,何乐而不为?

更重要的,还是人在他面前,心里才踏实。

白英听了他的话,没有什么意见,只道了句:“全听十三叔安排。”

当下,苍术便去见了徐江,简单说明自己的安排。

正愁柳氏还会对白英再做出什么事的徐江听到他的话,立马答应。

“王爷也是为了小女好。下官现在就让人备好东西,明日小女便随王爷一同前去园子。”

苍术摇头,道:“不是明日,是现在。”

这时,徐江有些为难了。

“王爷,这是否太操之过急了?小女的身子恐怕吃不消。”

徐江的担忧苍术又怎么能不明了?

可他实在是难以忍受病弱的英儿不在自己身边。

“此时,本王自有安排。”

他道完这话,便转身离去。

过了一个时辰,准备妥当的白英为半夏搀扶着离开了徐府,坐上了苍术准备好的宽敞马车里。

看着对自己忧心的母亲,白英心中满是内疚。

她很想让徐贾氏随自己一同离去,深怕柳氏在自己不在的日子里会去给徐贾氏添堵。

柳氏这个人她了解,绝对会那么做!

上马车之际,她拦下苍术。

“前往园子,我能否带上我母亲?”

听到这话的苍术察觉到她的担忧。

他转过头看了一眼徐贾氏,回头微笑看向她,拍了拍她的手背,道:“此事交给本王就好。”

白英看着苍术走向徐贾氏,自己也算放心地走进马车里,静候消息。

在面对穆王的邀请,徐贾氏明显有太多顾虑了。

在这府中,徐江忙着朝廷与前院的事情,后院不常管理。

而老祖宗年事已高,在把她接到京城入住时,所有事务都已由她管理。

如今她一走,这全府上下只让刘管家一人处理,显得不大妥当。

何况,还有半个月就到老祖宗的寿辰了。

她又怎么能走开?

白英也是知道徐贾氏的顾虑,可是她没有想到,十三叔居然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能把徐贾氏劝动。

这一刻,她对于十三叔的崇拜达到了史上最高。

推荐阅读:

全民领主:谁他妈把虫族放进来了?!姜望李雪姨 邪王霸爱:绝色废柴狂小姐 苏明 桃花女王:种田修仙 锦绣民国 有女不凡 美男别追:老娘是纯爷们 美丽的秘密 仙侠传之情孽纠缠 鬼医 三国之吕布新传 网游之抢先半步 腹黑皇帝将军妻 王妃不入爱河,王爷后悔自责 幻世道 剑域 战灵帝尊 邪王溺宠毒妃 豪门盛宠:恶魔总裁缠不休 摄政王的心尖宠妃 苏澈慕容嫣高阳公主纪武淋 只对你服软 无名之辈 重生之玉扳指 大唐:开局捡了李长乐牛郎 废土崛起 假装小帅t 永别了,武器 武装风暴 拉贝先生:关于日军在南京大屠杀与“国际安全区” 都市全技能大师 超级都市法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