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畏血晕厥

被柳氏一推而重心不稳的白英眼看自己就要向碎瓷片倒去,连忙伸手撑住地面往旁边倒去。

尽管如此,她还是白费了功夫。

轻纱做的裙子被划破,大腿被锋利的碎片划到,血慢慢地在伤口中渗出来,一下子就把白裙染了一大片。

本打算用苦肉计的白英只是想让自己上前阻止柳氏,然后造成柳氏把自己推倒在地的错觉,哪里知道自己会被柳氏推向碎片上。

这女人果真是个恶毒之人!

看着白裙上的红块,白英只觉得那血迹异常显眼。

显眼的血迹变得虚幻,白英只觉得自己的头越来越晕,眼前的镜像逐渐糊化。

“母亲,我好难受!”

说完这话的她只觉得眼前的景色虚晃,最后直接晕倒了过去。

身子一向虚弱的徐贾氏被眼前的情景一吓,脸上毫无血色,手脚更是发软。

此时的她脑中只有一个声音在盘旋。

这是她和徐江唯一的孩子,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对得住徐江?

当下,她便冲着下人喊道:“都愣着做什么!快快快!给小姐止血!你,快请大夫!”

被吓坏的徐贾氏哪里还会去顾及跌坐在一旁的柳氏,强忍着不适走上前,直接推开柳氏扶起白英,好方便下人把白英扶到床上。

柳氏看着滴落在地上的血迹,也被吓坏了。www.mdjfu.com 青瓜小说网

她本来只是打算把徐白英推倒,好给自己出口气,谁让这徐白英处处针对她。

可是她发誓,她没有要把人弄伤的念头,只是想轻轻推她一把好让她受到惊吓。

因为传闻徐江很是疼爱他这个女儿。如果他的女儿受到惊吓,固然会来探望,那么她就有机会见到徐江。

但她真的没有想到会把人伤到!

如果老祖宗知道她伤了她的孙女,会不会把她赶出府?

一想到此处,她哪里还有心绪坐在地上,连忙爬起身走向里屋。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原本昏迷过去的白英躺在床上像是发病了一样,双眼上翻,露出眼白,浑身抽搐不停。

强制押着白英手脚的丫环也被她的模样吓到,年纪小的更是吓得直哭。

因为徐贾氏的身子虚,大夫是直接住在了徐府,把人请过来也没花多长时间。

大夫在看到白英的模样,连忙放下自己的药箱,挽起袖子,道:“都压住小姐的手脚,不要让她伤了自己。”

说完这话的大夫连忙上前掐住白英的人中。

“大夫,英儿要不要紧?”徐贾氏在一旁帮不上忙,眼角带着泪水问。

大夫此时也没太多精力去回答徐贾氏的问题,他神色凝重继续掐着人中,吩咐道:“你们下去用热水给小姐准备一杯糖水,好了之后立马拿过来。”

听到吩咐的下人连忙下去住在南北。

半夏虽然心疼、着急白英,可如今完全插不上手,只能扶着吓傻的徐贾氏站在一旁。

毫无意识的白英只觉得自己身处一片黑暗之中,眼前逐渐有光线闪过,一幕幕的画面呈现在自己眼前。

画面很模糊,她判断不出那些事情有没有发生过。

此时的她整个人都觉得异常压抑。

可没出一会,那画面一下子被痛楚所替代。

她只觉得自己大喊了一声“好痛”,随后便睁开了双眼。

就在睁眼的那一刹那,她只觉得自己仿佛睡了一觉正在醒来。

看到白英醒来,大夫立马道:“快给小姐喝下糖水。”

徐贾氏一听,刚想上前却被半夏阻止。

“夫人,你现在身子虚,还是奴婢去吧。你好生歇息,小姐醒了就会没事,何况还有大夫在呢。”

半夏说着,接过碗,坐在床边一点点地给白英喂下。

大夫在白英醒来之后开始包扎伤口,索性伤口不大,所处的位置也不算隐秘,处理起来还算顺利。

还没有完全清醒的白英条件反射地喝着糖水,可浑身发麻无法动弹让她忧心,不由开口询问:“我的手脚还有脸部直发麻,怎么回事?”

处理好伤口的大夫听到这话,连忙回道:“小姐你不必担心,你只是畏血,好好休息就好。若是觉得手脚发麻,让人好生按摩就好,更重要的还是小姐你自己放松。”

徐贾氏连忙让人上前按摩,并叮嘱小心点伤口。

畏血?

白英听到这话极其疑惑。她以前也有看见过血的经历,可没有一次是像现在一般,会直接晕倒过去。

对了,她想起来了!

刚才在看到血的时候,她的脑海中闪过一个画面。

一个让她终生难忘的画面!

白英的脑海中一回想起自己失去腹中孩子时的画面,只觉得眼前的景象虚幻,脸部发麻得更加厉害,手脚更是僵硬。

察觉到她的变化,大夫连忙出声,道:“小姐,你不要多想。你只是受了一点小伤,伤口已经处理,血也止住了。你没有任何生命危险,你好好休息,放空自己的思绪。”

话虽是这么说,听着也十分简单,可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她却难以办到。

直到喝下大半碗糖水下去,她才觉得有所好转。

她的手脚让婢女按摩了许久,手脚才开始可以活动,五指能够握拳,脸色也开始红润起来。

“小姐的情况已经好转,身体已经无碍。以前并未听说小姐有畏血症状,显然是身体太虚,再加上心理暗示过强所致。我开几帖补药给小姐补补,调养调养也就好了。”

因为这是常年照看徐贾氏的大夫,所说之话可信度也极高。

在开了药方之后,徐贾氏没多想就让人下去配药。

接过药方的半夏仔细查看一番,觉得无碍后便转身离去。

在经过站在一旁担忧的柳氏时,她狠狠地怒视了一眼,没有说话便连忙下去抓药。

“英儿这是没事了吗?”

柳氏苍白着脸走上前,小心翼翼地询问着徐贾氏。

此时的徐贾氏面对柳氏也提不起好脸色,当下就下了逐客令。

“妹妹,现在的情景你也看到了。我是没有精力再顾着其他,妹妹留在这里也是不方便的,还请妹妹先离去吧。”

柳氏也知道事情因她而起,如今再厚着脸皮留在这里就显得是自己的不对。

当下她也只好微幅身,道:“今日真是抱歉。”

说完这话,她便在徐贾氏操劳白英的无视下离去。

在她走出院子大门时,与听闻白英出事后而行色匆匆赶来的徐江打了个照面。

思女心切的徐江没有注意到自己身边还站着风情万种的柳氏,直接略过她往里屋走去。

看到他前来正努力摆弄身姿的柳氏还没反应过来,得到的竟是徐江的背影,当下气得直跺脚,最后愤懑离去。

经过包扎后的伤口已经无大碍,白英的意识也恢复过来,手脚也没有发麻僵化。

尽管如此,可徐贾氏还放心不下,一直让婢女继续按摩。

等徐江到来时,看到的就是徐贾氏在为白英吃东西,而婢女正认真给白英按摩。

“英儿现在怎么样?大夫看过后怎么说?”

徐江坐在徐贾氏身边,看着脸色还带有苍白的白英,内心就是一阵难受。

“大夫说是畏血,现在已经无碍了。”

徐贾氏边说边为白英擦汗,语气中满是心疼。

“畏血?英儿并没有这样的症状,这次怎么会?”徐江说着这话,看向白英的眼神中满是疑惑。

听到这话的白英内心一阵悬,双眼心虚地闭了起来。

如今的她把现在的情况都当得太理所应当,却忽视了周围的人是怎么看着自己。

也许在外人看来,她那样严惩银屏显得她很不近人情。

对刚到来的柳氏又是处处针对,尽显无礼。

可是她以前经历过的事情都不是梦,她受的苦都是她们直接造成的。

她恨她们,是真切的!

报复,这是必须的!

闭上双眼的白英虽杜绝了周围的色彩,可还是把周围的动静听得真切。

“会不会是四年前留下的后遗症?”

徐江问着这话,直接看向徐贾氏,一副全在不言之中。

四年前也就是白英九岁那年,徐江与人比武,白英在一旁围观,却被对方的剑气所伤。

眉间被剑气划破,伤口虽不深,却流了不少血。

许是被自己满脸是血所吓到,所以在无病无伤度过了那么多年,今日再次见到血,所以才畏惧起来。

这个理由说起来并不牵强,也容易让人信服。

徐江仅仅是提及了四年前,后面的话没有多说,徐贾氏便已明了。

也正因如此,白英也省去了不少麻烦。

只是这浑身抽搐,四肢发麻僵硬的结果,就是十指运用起来依旧有些僵硬和疼痛。

在喝下药后,白英以头尚晕为由,让一屋子的人全部下去,自己一人躺在床上思索问题。

她看着已经包扎好的伤口,心有余悸。

就在刚才她见到血的时候,真的以为自己回到了孩子被害的情景之中。

心中对柳氏和银屏的恨更重了!

若是以后见到血便晕阙,诸多事情处理起来会带来不便。

这畏血真是棘手呀!

推荐阅读:

离婚后,我的龙王身份瞒不住了 幸运之星冲向我之遇见鹿晗 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主 半岛的冬天不太冷 快穿:我一天48小时卷死男女主 妖孽难逑,王爷,别乱来! 仙妻如云苏惊蛰张秀 公子无耻 桃花女王:种田修仙 师兄个个都好坏 穿成兽世万人迷,七个大佬夜夜娇宠 诸天从大奉打更人开始 仙械记 帝女无双 七年之氧 皇牌龙骑 杀手房东娇房客 终极教师 撒旦老公 别太坏 嫡女无敌:特工王妃很嚣张 龙霸天外天 汉王宝藏 魔兽之暗黑领主 一粒红尘 99度深爱:早安,竹马先生 青龙大战黑龙潭 穿越之野人纪 烁星记 重生81:从捡漏开始致富 地心游记(凡尔纳漫游者系列·第2辑) 重生之大天王 王妃不懂规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