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做寿前的苦恼

夏日的夜晚,院中不免有虫蚊鸣叫,听了容易让人感到心烦。

白天里不仅把银屏送走时,还摆了柳氏一道。

可解决完银屏的事情,白英不但没有觉得轻松,心情反倒异常沉重。

如今徐贾氏的身子还没有调理好,现在别说自己去劝说徐贾氏再生一胎,她能再多活两年已经是阿弥陀佛了。

柳氏的提前出现让她的计划出现了混乱!

更让她想不到的时,母亲居然一开始就有意让柳氏成为继室。

经过白天的事情,她不知道母亲的那个念头还有多大。

如此劲爆的消息轰向自己,她还怎么能够感觉到轻松?

“唉!”

她重重叹了口气,看着镜中稚嫩的脸蛋,心中更是惆怅。

“小姐,你怎么唉声叹气?银屏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不是应该高兴吗?”

半夏端来洗脸水,看到她叹气,不由担心地问道。

“银屏是解决了,可母亲的身子还没好。如今又来了个柳氏,你说我怎么能够高兴得了?”

半夏听着她的话,心中很是疑惑。

虽然她是主子的贴身丫环,可她还是不明白,小姐为何要把银屏弄到如此地步?

而柳氏的到来,又是哪里威胁到小姐?

今日在柳氏那里发生的事情,她虽按照小姐吩咐的去做,但是所说之话全是肺腑之言。www.mdjfu.com 青瓜小说网

她就是看不得自家小姐的心意被他人践踏,还被辱骂一番!

“不如奴婢明天到罗家一趟,看罗老夫人什么时候方便。”

尽管她的话是这么说,可她还是不敢相信,那个老夫人能够医治好夫人。

白英点头,接过半夏递过来的帛巾擦了下手。

她想起什么,转头看向半夏,问道:“还有半个月就到老祖宗寿辰,父亲是怎么说?”

按照她的记忆,今年老祖宗的寿辰是从简,依旧是一家人简简单单地吃个饭。

如今柳氏出现,她多多少少还是要长些心眼,不能马虎。

“回小姐,老爷的意思是从简,但老祖宗那边是想大办。”

听到这话的白英眉头微皱,心里开始仔细盘算起来。

老祖宗的寿辰不管是大办还是从简,最辛苦的还是徐贾氏。

往年邀请的宾客名单一向都是徐贾氏拟写,然后交给徐江确认。

大办,不是什么小喽罗都能来。

而从简,更不是什么大官必须请。

如今,徐贾氏又到了头疼的时刻了!

“这事我知道了,明日我便过去给母亲请安,顺道和母亲细谈。时候也不早了,你下去休息吧。”

让半夏下去后,白英却久久未能入睡。

今年是老祖宗五十七寿辰,并不是整寿,用不着大办。

老祖宗如今的意思,要是没有隐情,说出来都没人相信。

罢了,明天见了母亲再细谈。

怀着这样的念头,她这才躺在床上,闭眼入睡。

这一晚,她噩梦缠身。

清晨,白英过到徐贾氏院中时,徐贾氏正巧在用完膳。

“英儿,你怎么过来了?你瞧我刚吃完,你都用过膳了吗?要不我让下人去准备点?”

徐贾氏看到她出现,连忙起身拉过她到自己身边坐下,然后就是一阵寒碜。

对于这份热情,白英有些吃不消。

她连忙推拒,摇头道:“母亲,我是用了膳才过来的,就是不想让你操劳。”

徐贾氏一听,脸上挂起笑容。

“英儿真的是越来越乖巧了,我也就感到欣慰了。”

白英听到这话,脸上挂着浅笑,随后自然而然地和徐贾氏闲谈着,也就谈到了半个月后的寿辰上。

“老祖宗那边既然要大办,不如就把这两份名单综合起来,这样也省去不少麻烦。”

徐贾氏命人拿来自己早已拟好的两份名单,如是地对白英说道。

白英拿过徐贾氏手中的名单仔细查看了一番,最后眉头微微一皱。

“母亲,这恐怕有所不妥。”

徐贾氏一听,疑惑了,接过她的话,问:“怎么说?”

“母亲,你瞧,这份名单全是亲友。若是邀请前来,固然全在后院接待,嘘寒问暖,聊着家常,不谈及任何官道上的事情。”

说完这话的白英又拿起另外一份名单。

“这是按照老祖宗要大办拟的名单。这些都是达官贵族,请来固然不会只谈家长里短的。母亲,你说这两种人举到一起会怎么样?”

白英一一向徐贾氏分析,已经到了这地步,徐贾氏也能明白。

“其中一方必然招待不周,容易惹人闲话。”

白英点头,她确实是这意思。

以往非整寿时,徐府只是邀请了亲友一起吃个饭,随后留人在府上住上几日,游玩京城。

一家人其乐融融,何不为之?

如今老祖宗要大办,这其中定有问题。

可又要怎么做才能让事情能够两全其美?

“英儿,你说这事要怎么解决?”此时的徐贾氏也有些不知所措了。

这类事情,白英从来没有接触过,如今要她去处理,也是热锅上的蚂蚁。

还有半个月就到寿辰了,这几天就要拟好名单下请柬,时间很是着急。

“夫人,柳姑娘求见。”

本来就有些焦虑的白英听到柳氏求见,心情更是不悦。

相对于她的不悦,徐贾氏倒也爽快,连忙让人给请了进来。

柳氏一进屋,荣光满面扭着她那婀娜多姿的身材走向徐贾氏,仿佛不把那身子扭得让人看了晃眼,就誓不罢休。

“姐姐,妹妹给你请安了。”

徐贾氏起身扶过微幅身的柳氏走到一旁坐下,脸上带着笑意问:“昨晚妹妹睡得还好?”

“有姐姐惦记着,又怎么会睡不好?”说着这话的柳氏这才注意到一旁的徐白英,当下就抱歉一笑。

“你瞧我,进来那么久了才注意到英儿也在一旁,真是罪过呀。”

听到这话的白英不由冷哼。

从柳氏进来她就开始注意,那厮一进门就看到她在这里喝茶,只是不道明。

如今那厮说出这话,不过是想让母亲以为柳氏见到她实在高兴忽略了旁人。

可是骗谁都可以,就是骗不了她徐白英!

柳氏是什么样的人她还能不知道?

用这个世界上所有最恶毒的词来形容她都不为过。

白英放下手中的茶杯,看向柳氏,浅浅一笑,道:“柳姨这是见到母亲高兴了,我也不怪你。我虽也是一个小主人,但是对于柳姨,你不仅是长辈更是客人,所以不打紧。”

说完这话的白英顿时觉得心情明朗,曾几何时她这说话能够噎死人的功夫越来越厉害了?

尽管她的话听着会让人感到不舒服,可也说得于情于理。

作为长辈的柳氏哪怕脸色不好,也不好和一个晚辈斤斤计较。

当下也只能咽下这口气,脸上勉强扯出一丝笑容,笑而不语。

看到这样的柳氏,白英的心情更加愉悦。

柳氏啊柳氏,你敢出现在这里,那么以后就别怪我!

一场尴尬过后,柳氏也明显坐不住了。

她过来不是要贴冷屁股的。

徐白英不欢迎她没事,只要徐贾氏肯与她亲近,老祖宗喜欢她那就没事。

看着这徐贾氏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定夺也活不过两年。

只要她忍过这两年,这徐夫人的头衔自然会落在她的头上。

只是她到徐府已经一天一夜了,竟然碰不到徐江。

今天她只能到徐贾氏的院子碰碰运气,希望能够遇到徐江。

“刚才我进来看到姐姐在和英儿讨论事情,不知道是在说些什么。要不说出来,妹妹也能帮上忙。”

柳氏的殷勤脸在白英的眼中十分碍眼,她本想把这个问题带过去,哪知徐贾氏竟然如实回答。

“我们正在讨论着老祖宗寿辰要请些什么人,毕竟不是整寿,本想请些亲友吃顿饭便好,哪知老祖宗却说要大办,我们正苦恼呢。”

徐贾氏说着,脸上满是无奈。

柳氏一听这话,脸上的笑意更加浓,一副这事好办的模样,道:“这还不简单吗?把大办和从简的名单综合一下不就好了吗?”

白英本还想听听这柳氏能说出什么法子,原来竟是这个,看来她还真的是高估对方了。

她淡笑着,接过柳氏的话,道:“柳姨说的法子我们一开始就想过了,完全行不通,还会给自己落下不近人情的闲话。”

柳氏完全没有料到白英会这么说她,当下面子就有些挂不住了。

“这样行不通,我还真的没有其他法子了,真的对不住呢。”

柳氏憨笑着,拿起一旁的茶杯喝起茶已掩盖自己的尴尬。

哪知再把茶杯放回桌子上时放不稳,茶杯直接摔在地上,瓷片四分五裂,茶水洒了一地。

清脆的瓷碎声打破了柳氏的尴尬,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当下就蹲下身去捡碎片。

“柳姨,这种活让下人去做就好了,小心伤了手。”

白英说着这话,也连忙走到柳氏面前阻止她的动作。

“不打紧,我来就好了,倒是弄伤了你可不好。”柳氏边说边推拒着白英。

刚蹲下身的白英被柳氏推得脚下一晃,重心不稳,人直接往碎片倒去。

“啊!”

伴随白英倒地的声音还有她的惨叫。

推荐阅读:

古武星神 霸爱囚情:就是吃定你 被骂丧门星?全村哭唧唧求我带飞 异界之玄修 女总裁的护花圣手 武侠世界开酒吧,李秀宁喝嗨了 豪门专宠:老婆,欠债还情 艳杀天下,帝女风华 冷妃选夫 傲娇冰山养成记 巫妖修仙传 蛇煞缠身 护花神医在都市 全民创世:我打造怪谈世界 生命中有你才有光芒 婚后霸爱:杠上特工甜妻 战神变 万兽瞳 狂妻万万岁:腹黑邪君逆天妃 步步惊华:懒懒小妖妃 千禧大导演 王妃太狠辣 神武大帝 公子千秋 福船商女 三千界 修真霸主在校园 哥哥,是我的 长孙无忌程处弼 重生为帝 爱伦·坡暗黑故事全集(下册)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一键回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