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惩戒银屏

柳氏当年的步步为营就像是昨日发生的一样。

徐白英再次见到她时,心中虽很却也不敢有所举动。

饭席上,柳氏面对白英的问话,心中早已经盘算着该如何回话。

昨日她去上香,没想到竟能再次偶遇老祖宗。

于是她耍尽计谋,才换来这几日到徐府作客的机会。

如此难得的机会,她还是识得局面,不敢多做打扰。

尽管她拒绝了白英的好意,老祖宗还是对着下人吩咐道:“等会给柳姑娘准备点南方菜肴。”

反正对于柳氏,白英是直想着把人给轰走!

把人留着在府上,就是把自己的未来推向了毁灭性的险境中。

席散后,白英扶着徐贾氏回正院。

原本一路上相对无言,可徐贾氏不开口则已,一开口说的话语直接让她顿时停下了脚步。

“英儿,你觉得柳姑娘如何?如果让你父亲纳她为妾,你会不会有意见?”

面对这问话,她惊讶地抬起头,看向徐贾氏,问:“母亲这是何意?”

“你奶奶说的话我也明了,如今你也十三了,再过两三年也该出嫁了,可徐府至今无后。我身子原本就虚,你奶奶责备我也是应该的,但是我并不想你父亲被冠上不孝的罪名。”

白英不知道徐贾氏出门后老祖宗对她说了什么,徐贾氏妥协但是并不代表着她就赞同。www.mdjfu.com 青瓜小说网

这个话题她并不想再继续!

想到此,她便生硬地道:“这事情不是你我说了算,我会好好考虑。你刚从外面回来,今日就好好歇息,府上的事情还有我。”

白英的排斥徐贾氏都看在眼里,她无奈的叹了口气,也就没有继续。

待白英回在自己的小院中还没来得及坐下,一早就候在屋里的半夏看到她回来,立马把刚送来的信件交代她手中。

“这是方才罗家的人命人送来的信件,直接转到奴婢手上的。”

罗家送来的信件,白英想到的就只有老夫人。

迅速拆开信封的她打开里面的信纸,整齐好看的小楷当即就映入她的眼中。

快速看完信中的内容,白英原本阴霾的心情顿时被好心情取代,内心中还隐藏着小小的激动。

她就说以她的文采,打动老夫人不足挂齿。

而老夫人仿佛就是懂她之人,不仅知道她原先就布下了局,还把她的局处理得天衣无缝。

若能与老夫人为伴,前程定然一片光明。

她把信件收好,当下就让半夏去把银屏给找来。

毕竟这局是专门为银屏而备的,怎能少了主角?

半夏找到银屏时一扫以往那种互看不舒服的神情,脸带笑意,道:“好妹妹,主子找你呢,可别怠慢了。”

许是被半夏脸上的笑意模糊,银屏竟以为白英找她只有好事。

当下她便立马上前牵起半夏的手,开心道:“多谢姐姐相告,妹妹这就去。”

说完这话,银屏一撒手,连忙往白英的小院走去。

哪知她刚走进小院大门,就被里面的阵势给吓到了,站在原地完全不知所措。

白英一早就命人在院中的大树下摆下摇椅,自己坐在那里吃着水果乘凉。

在她的不远处,摆放着一张大长凳,沈毅和孟寒各拿着棍子站在一旁,明眼人看了都知道这是要杖罚下人的趋势。

此时让人摆出的阵势,任是谁见了都会被吓到,何况是银屏这种做贼心虚的人。

尾随在银屏身后的半夏一早就知道里面的情况,皮笑肉不笑,道:“妹妹怎么待在这里不走?眼前的一切都是主子等着你而准备的,别让主子等急了。”

说着这话,她轻轻推了一把银屏,后者被她推着不由地往前走了几步。

看着银屏又被吓得站在原地,白英没好气地说:“还愣着做什么?把银屏给我带过来,重打五十大板!”

银屏听着这话,惊恐的看着她,身子不由往后退,“小姐,你不可以处罚奴婢。”

五十大板打完,就算小命没丢,估计也活不到年底了。

“不可以?徐府可从来没有规定主子不可以处罚下人。还是说,你觉得我堂堂徐家大小姐连处罚个下人的权利都没有?”

白英坐直身子,眼神冷厉地看着银屏。

后者因为做贼心虚,心中害怕不已,竟直直地跪在地上,连求饶都忘记了,瞪大双眼看着她直摇头。

“都愣着做什么,都把我的话当空气了吗?”

白英扫了一眼身旁的孟寒,不由提高声调以示自己的不高兴。

“是,小姐。”

孟寒说着,当下就上前一把架住银屏就直接带到板凳处,用力把银屏摁趴在上面。

反应过来的银屏拼命挣扎着,大喊道:“小姐,奴婢不知何处做错哪里做错以至于要体罚,你不能打奴婢!”

别看银屏是个弱女子,可到了此刻,两个侍卫压制着她都显得吃力。

听到这话,白英倒也觉得可笑。

她站起身走到银屏面前,示意孟寒看着点,别让人从板凳上下来。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银屏,面带微笑地说:“你说你哪里没有做错?”

银屏双手撑着板凳使命挣扎着,双眼直盯着她,“奴婢没有做错什么!”

“死到临头还嘴硬!”

白英扫了一眼她,示意身边的半夏把罗老夫人送来的信拿过去。

领命的半夏把手中的信摊开,走到银屏面前,“你好好看看,这是不是你的签名与画押!”

本还抱着只要抵死不认就不会有事的银屏在看到白纸黑字,恼羞成怒的脸顿时苍白无比。

这是她典当翡翠手镯时的收据,此时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想伸手夺过来,哪知身后的侍卫押着自己,完全动弹不得。

直到此刻她才着急,抬头冲着白英大喊:“小姐,奴婢知错了!你就饶了奴婢吧!”

“我器重你才让你管理小库,谁知你起了不该有的心思。你说,我怎么能不处罚你!”

白英平淡无比的说着,在她的脸上完全看不到任何愤怒。

可越是这样,身边伺候的人更加大气不敢出。

如今的小姐,随时随地都会化身魔王!

“小姐饶命啊!”

银屏挣扎着,嘴上也不忘求饶,只希望能够逃过这一劫。

哪怕如此,白英也绝不心软。

“给我打!”

话落,侍卫便抄起棍子,用劲地打向银屏身上。

眼见向小姐求饶已经没有,银屏连忙把视线投到孟寒身上。

“孟寒,救我,我不想被小姐打死!”

说着这话的她反抓住孟寒的手,谁知却被无情地甩开。

“对不住,我是受命于小姐的!”

孟寒说完这话,直接示意身边的侍卫可以执行杖罚,而自己则全身已退,直接走到后面。

每一棍落下时,银屏吃痛的吼声响彻了小院。

可没打几下,白英却迎来了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人。

“大老远就听到这边有嘶吼声,都怎么了!”

老祖宗由柳氏搀扶着走近小院,声音十分洪亮,气场十足。

正执行杖罚的侍卫见状刚想停手,白英一个凛冽的眼神扫过去,不敢再轻举妄动。

他们放下棍子,用力地压制着银屏。

银屏看到老祖宗出现,当下就冲着老祖宗喊:“老祖宗,救我!”

白英对此冷哼,站起身走到老祖宗面前,挡住老祖宗的视线,微福身,道:“如奶奶所见,我正在处罚下人。”

她的话让老祖宗的双眼一下子暗沉下来,板着一张脸看向她。

“我们徐府从来不处罚下人。”

白英抿嘴一笑,“奶奶提醒的是,不过徐府只是提倡不体罚下人,却没有规定不能处罚下人。何况对于这种下人,若不处罚,就显得我们徐府没有人管事了!”

她的话让老祖宗对这件事情得到了重视,“你倒说说银屏犯了什么错?”

听到这话,白英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给说了出来。

哪怕没有添油加醋,银屏做过的事情都足以把人赶出徐府。

她不需要当小人,但是杀鸡儆猴这道理她明白。

处罚一个银屏,可以让她在徐府立威,不再是一个任人乱捏的软柿子!

如此难得的机会,她又怎么会放过呢?

说到最后,她淡淡然一笑,问:“奶奶,这样的人留在府上只会是养虎为患,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好好处罚这恶奴?”

在老祖宗心中,一个丫环完全没法和徐府的名声相比拟,而老祖宗最后的回答也只会在她的意料之中。

可她千算万算,却没有把老祖宗身边的柳氏给计算进去。

“英儿,你把这仆人赶出徐府就好,何必动用大刑?如此也能给徐府落个好名声。”

柳氏的言外之意就是让银屏毫发无伤地离开徐府,以此来彰显自己的大度,那她此时所做的事情都是多余的。

这柳氏果然不能小看!

白英想到这里,双眼不由微眯,强忍内心的怒火,直视着柳氏。

她无视身边银屏不断的求饶声,看着柳氏,直逼问道:“柳姨,这是我们的家事,你刚到来,不劳你操心。奶奶都没说话,你这样不大好吧。”

一句话,让柳氏的脸色变得苍白。

她自觉逾越,扶着老祖宗的手不由地紧了紧,随后把自己藏在老祖宗身后。

老祖宗看了眼柳氏,轻叹一声,随即看向白英。

“那你倒说说,这事情怎么处理?”

白英思索了一会,道:“不如把银屏送到官府,让官老爷处决。”

说完这话的她瞧半夏使了个眼色,随后便等着老祖宗的回话。

明显不想被这事情绕了心绪的老祖宗闭目养神,良久才道:“就按照你说的办吧。”

事情最终得以解决,半夏跟着侍卫押着银屏一同前往官府,而老祖宗最终在柳氏的搀扶下离开了小院。

看着柳氏离去的背影,白英双眸暗沉。

柳氏果然是个人精。

前世的自己被害得那么惨,这一世她一定会加倍奉还!

推荐阅读:

异世神器走私专家 黄龙真人异界游 至尊杀手妃:凤破九霄 付凯翔李沐阳齐林峰王文杰 绑架总裁作嫁妆 五界至尊 冷魅狼王的罪宠:弃妃有喜 赛博大明 异世之魔道修士 相爷良不良 首席社长我爱你! 原神:全球水平下降一万倍! 仙医王者 嫡女帝凰 极品全能保安 返璞归真 超神掌门 怪物召唤师 微雨红尘 帝玺谜藏 女儿的宇宙 总裁,不可以! 魔法师与龙 甜心暖妻:高冷总裁宠上天 领主求生:从残破小院开始攻略中华小铁匠 哥哥你养我吧 巴黎圣母院 窝在山村 贼道 侣行 英伦文豪 穿梭两界做无敌神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