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设宴

到罗家扑了个空的徐白英回到徐府还闷闷不乐。

傍晚徐江在外面托人带回了不少这个时节鲜有的水果,当下就把水果给分了下去。

她倒也得到了不少,心情也被那果儿治愈了不少。

看着半夏洗干净后摆在桌面的水果,红彤彤的上面还沾有不少水珠,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增。

当她拿起第三个果时,站在一旁的半夏不得不提醒她,道:“小姐,等会儿还要用膳,不宜吃太多。”

她扬了扬手中的果,一边咀嚼一边回:“放心,这是最后一个。对了,之前让你办的事情都办好了吗?”

“都办妥了,礼也让她送过去了,包括小姐你之前提到的那对翡翠手镯。”

半夏在把银屏事情告诉徐白英之后,一开始并不明白小姐为何要让银屏管理院里的账本和金库。

在小姐吩咐她事后在送给罗老夫人的礼单中写上翡翠手镯后,并让银屏把礼送到罗家后,顿时明了。

小姐这一招果真用得妙!

“小姐,奴婢都不知道,原来你点子那么多。”

到最后,半夏不得不感慨一句。

以前的小姐虽安静却又任性,每日除了吟诗作赋便是与老爷亲近,平日里对下人也都是不闻不问的,有时还吃了下人的亏。

穆王来访时会和穆王拌拌嘴,也只有那个时候小姐的笑容得最多的。www.mdjfu.com 青瓜小说网

“本小姐长心眼不好吗?不过这十三叔也是的,都过了那么长时间没见,我都快忘记他了。如果可以,本小姐真想直接杀去穆王府。”

“小姐,这样的话可乱说不得!”

听到白英说要杀去靖王府,吓得半夏差点就想冲上前捂住白英的嘴巴。

如此大逆不道的话语,要是让人听了去,不免会引来杀身之祸的。

半夏的担忧白英也能明了,当下不是没人嘛。

哪怕隔墙有耳,她断定十三叔也不会让她陷入生死之境。

再说了,经历了前世的事情,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她还不清楚?

“听闻今日靖王回京,圣上在宫中大摆宴席,父亲今日不回来?”

她岔开话题,半夏也顺水推舟。

只见半夏安抚好自己的情绪,毕恭毕敬的说:“是的,老爷下午派人传了话回来,今日就不回来,并让人送去了衣裳,宴散之后便会回来。”

她听到这话,脸上的笑意慢慢浮现。

宫中设宴,十三叔固然在宫中。

看来这宫中自然不会少了趣事!

皇宫仪雍殿中,歌舞不断,整个大殿都笼罩在喜悦之中。

里面的盛况,全是为了迎接靖王的回京。

黎苍术坐在圣上右下方,对于圣上不时赐下来的菜早已经见怪不怪。

从宴会开始,圣上凡是觉得不错的菜都会分别赏赐给他和靖王。

他前面摆着的桌子早已经放不下,圣上还命人给他另外加了一张桌子。

如此殊荣,让在座的文武百官羡煞不已。

他独自一人喝着酒,对于对面不时有官员向靖王敬酒的画面视而不见,偶尔有人上前给他敬酒,他也只是简单的寒碜几句,对方却知足的离开。

也罢,朝野上下都知道他穆王不好打交道,对于朝事也很少过问。

如不是前段时间接管靖王离京后的事宜,估计他们这些官员也不会有机会与他接触。

本对他还心存敬畏的官员,在靖王回京之后,也就把他这个逍遥王爷忘在了脑后。

对于同样被官员围着的黎远志对周围的官员歉然一笑,突然间站起身离席。

他走到一旁与刚才走进来的侍卫密谈。

正无所事事的黎苍术见到这一幕不由皱眉,自己也起身走了过去。

“都查清楚了吗?”

黎远志看了一眼四周,发现没有人注意到这边,这才开口询问。

侍卫低着头,毕恭毕敬地站在他身边,道:“世子您吩咐的使其能够已经到各府问清楚。今日坐马车出门的除了赵家二小姐,还有穆家小姐、李家小姐以及林家的三小姐,可就是没有世子您描述的。”

听到这话的黎远志抑制住内心的火气,咬牙齿切地看着眼前的侍卫,问:“当真查清楚了?”

“属下真的把京城所有府邸都问过了,确实没有世子您说的小姐,会不会是您看错了?”

黎远志冷哼,朝着那侍卫狠狠地踢了一脚,随后才让人离去。

看着侍卫已经离去,他的内心却疑惑不已。

那时候他看得真真切切的,可怎么会查不到?

他整理了下衣衫,转身准备想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哪知刚转过身,却被身后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

他敛上脸上惊慌的神情,毕恭毕敬地对黎苍术说道:“十三叔!你吓死我了。”

面对黎苍术,黎远志的心中更多的是敬畏。

十三叔不同于他父亲,虽与父亲同辈,可年纪上却只比他大三岁。

年级不相上下,却要被一个大不了自己多少的人喊做侄儿,面子上多多少少有些不情愿。

可就是这么一个十三叔,平日里虽逍遥自在,不问朝事,待人也极其谦和,但一旦发起狠来,就如同嗜血狂魔一般。

也不知道是有幸还是不幸,他就曾目睹过十三叔屠杀叛党的情景。

事后回到府中的他整整病了三天,全是因为那血腥的场面引起的。

他清楚的记得,当时的十三叔不过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可已经完完全全有了先帝年轻时的风范。

他生病期间,十三叔还为表歉意来府上探望他。

那时候的十三叔与平常一般,谈笑风生,一点都不受当时的情景所影响。

这么一个人,他又怎么能不心存敬畏呢?

面对刚才的惊呼,黎苍术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笑笑把手中另外一个杯子递给黎远志。

黎远志倒也不敢拒绝便接过,与他碰了杯轻抿一口。

“遇到不顺心的事情?”

他看了眼侍卫离开的背影,仿佛是出于长辈的关心,淡淡地问道。

黎远志点点头,故作轻松,道,“都是些小事情,不足挂齿。倒是现在难得有机会和十三叔碰到一起,不知是否赏脸,陪侄儿喝上几杯?”

黎苍术笑笑道:“当然可以。不过说起来,五哥可从来不允许你与本王喝酒,说是你的酒品太差,喝醉了可是会躲在桌子下,然后笑上一整晚。”

突然被提起囧事,黎远志的面子有点挂不住,连忙笑道:“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身为靖王世子,如今没点酒量可不行。”

“那么今晚可得陪陪本王喝足了瘾了。”

说着这话,他便与黎远志相拥回到席间。

如果他刚才没有听错,他这个侄儿什么时候对女人上心了?居然要找人。

不过既然对方没有打算说,他也就把这事情给跑到了脑后。

宴会一直到戌时才结束。

黎苍术在席间与黎远志多喝了几杯,出来时头还有些晕,只能让人搀扶着。

出了殿门,他就被夜晚中吹来的凉风扑了个满面,醉意也减了不少。

与各位大臣话别之后他倒不急着走。

他抬头看了下天,想着明天许是要变天了,这夏天难免多雷雨。

出了宫门,一早就候在不远处的罗勒看到他出来,连忙上前。

闻到他身上的酒味,不由问道:“爷是要骑马还是坐马车?”

他晃了晃头好让自己清醒,道:“坐马车吧,席间贪杯了。”

罗勒连忙让人把马车牵过来,扶着他上去后自己也连忙上去,坐在一旁伺候着。

在让黎苍术洗了把脸后,罗勒这才开始报道今日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同时也把徐白英今日出门前往自家的事情也说了出来。

“你是说今日英儿出府了?”

黎苍术觉得好奇,席间他不经意间听到远志正在找人,可那侍卫道出来的小姐中并没有英儿。

这是怎么一回事?

“正是,不过属下有一事不明。徐小姐回到徐府之后不知为何,吩咐下人千万不能向外人道出她今日出门一事,违者重罚不待。而不久之后就有靖王家的人在打听,徐小姐今日是否坐马车出府了。属下觉得这两事之间必有联系,爷您要不要细查下去?”

他细细听着,心中到底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若是英儿和远志打了照面,那么远志固然能够找到徐府。

可如今事情并非如此,而英儿又怎么会知道远志会事后找人调查,把自己置身之外。

他揉了揉太阳穴,看来明天还是要走一趟徐府。

这事情还是要亲自问过英儿!

“这事情交给本王便可,你这段时间也忙前忙后的,近期没有什么事情,回去后你好好休息几天。”

罗勒抱拳,心中感激着主子的记挂,道:“是。”

道完这话的罗勒看到主子已经闭目养神,自己也就安装的坐在一旁不敢多做打扰。

闭上双眼的黎苍术熟络地拿起腰间的香囊,大拇指的指腹轻抚着上面的歪歪扭扭的花纹,嘴角最终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意。

我的好英儿,你到底有什么事情隐瞒本王了吗?

说谎的孩子可是要受到惩罚的!

推荐阅读:

全民大穿越 叶天明江暮婉 唐人街侦探 无良师父 教父,节操呢?! 绝代天仙 巅峰痞少 末世:我能看见血条,杀怪掉宝 剧透历史:从三国开始 腹黑前夫,你被捕了 逆世谋妃 公主玲珑:太子的极品逃妃 全球万鬼夜行 豪门罪爱:金主的绯闻情人 天阙之凤凰于飞 墓师 惊世妖后 逍遥儿子拜金娘 雪之花 恶魔宝宝小妈咪 阴阳鬼隶 奇奥的决断 暗夜游侠 网游之仙木参天 末世之妖花灿烂 重生之相守 豪门独宠:高冷boss请克制 陋俗之送葬童子 天灾降临:从加入救援队开始 穿越之大炼丹师 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 微微一笑很倾城(豪华典藏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