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靖王回京

第十章靖王回京

绕了道,走了远路,足足耽搁了三刻钟。

更让白英无奈的是,到了罗家,竟被告知罗老夫人并不在家。

“小姐,我们不是白跑一趟了吗?”

半夏扶着她上马车,待她坐稳后不由说道,心中更为她感到不值。

大热天的出门拜访,结果却扑了空。

“小姐,如若下次需要出门,让奴婢先跑腿,这样的天气出门不方便。”

对于半夏的提醒,白英点点头,上马车前才道:“这种活儿让闲得慌的人去便可。”

听到这话,半夏顿时了明,也连忙上车去伺候。

早已在城门不远处候着的苍术看到前方的队伍缓缓走近,脸上的逐渐浮出笑意。

这段时间,他这个逍遥王爷按圣上的旨意接管了不少原本靖王在京中处理的事情。

虽然都圆满解决,但每日都是忙完天黑才回到府中,平日里往来甚多的徐府自然也抽不出时间去拜访。

说起来也有大半个月没有见到那丫头了,不知道那丫头有没有想她。

给了她园子的腰牌,也不知道有没有去看。

一想到那丫头,苍术脸上的笑意更加显露出来,连靖王下马走到他身边都没有反应过来。

“什么事情让十三你那么开心?”

看到走向自己的靖王,苍术连忙回道:“自然是看到五哥你回来。你回来了,我也该把我肩上的担子抛回给你。”

这话让靖王失笑,他这个十三弟从小就受先皇喜爱,圣上登基后更是宠爱这个最小的弟弟,平日里十三从不与他的哥哥们争。

也正因为如此,他也是所有兄弟中人缘最好的人。

虽是个逍遥王爷,却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文武百官自然不敢怠慢,走他的门路倒是不少,可他却从来不答应为人办事。

跟在靖王身后的远志走到靖王身侧,对苍术行礼,道:“见过十三叔。”

苍术上下打量了一番远志,笑道:“这么长时间不见,远志倒是长高了不少。不过在这烈日底下出行,倒也黑了、瘦了不少。”

远志一听,连忙道:“多谢十三叔关心,侄儿只是随行,哪能跟父亲相比。”

苍术虽与远志年纪只相差三岁,可辈份就在那里摆着,完全没有同龄人之间的亲近,多了不少生分与恭敬。

苍术也不打算和远志寒碜,当下便对靖王道:“圣上早已经在宫中为五哥您摆宴接风洗尘呢。”

远志看着自家父亲与十三叔先行一步,立马叫过自己的侍卫,小声叮嘱:“你给本世子好好查查,今日有哪家姑娘坐了马车出门?得到消息立马上报给本世子。”

侍卫一听这话,这分明就是让他大海捞针,却也只能哭丧着脸去办了。

这一幕直接落在了苍术的眼中。

到底是有何事会让远志避开众人的视线去让侍卫去办?

苍术一路上边与靖王嘘寒问暖边回头去查看与他们相隔几步的远志,发现几个月不见,他这个侄儿越来越像他的五哥了。

“十三弟想与志儿聊聊?”

靖王看到他不时回头,不由问道。

“只是觉得远志越发地像五哥了。说起来,远志也十五了,不知五哥有没有选好人家?”

所谓选好人家,就是物色世子妃。

家境若是太强,那么丈夫在家中的地位可想而知。虽说对仕途会有所帮助,但靖王也决不允许除了圣上,有人要与他平起平坐。

若是太弱,那便是毫无用处,只能给靖王府延续香火,但是这个只要是家境稍微不错的女子都能做,他们固然不会让一个不会掌控大局的女子当世子妃。

皇室中人的婚姻往往没有爱情可言,看的也只是对夫家有没有用处。

一句话概括那便是妻子要以夫为天,不能过问朝事,把后院打理得井井有条,不能让丈夫忙着外面的事情回家还要忙着到后院救火。

想到这里,苍术的脑海中不游浮现一个人,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浓。

那个人就算把他的后院搞得乌烟瘴气的,他也乐意去收拾残局,只要她肯点头嫁给他!

本来听到他问话的靖王刚想回话,在看到他脸上的笑容之后,忍不住笑道:“志儿倒还不急,不是有你这个叔叔在前头还没娶妻吗?看你的样子,想来已经有了人选?”

苍术笑着看向他,点点头:“五哥这就是你不对了,分明就是明知故问嘛。”

“看着你承认总比自己猜测要好,既然这样,作为哥哥的也就放心。”靖王如是回答着。

在那徐家小姐抓周仪式结束后,城中就开始有传闻,说她会是十三皇子未来的妻子。随着徐白英越长越大,说她会是穆王妃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如此传闻他倒是不信,可在看到他的十三弟只要有空都回去徐府坐上一坐,他也不由上心了,在朝上对徐江的态度也逐渐明朗起来。

他曾见过徐白英一面,在对方五岁的时候。人小小的,长得倒是可爱,和只有十岁的苍术站在一起,倒也般配。

说起来,他也有八年没有见过那小孩,估计这会已经长成一个美人胚子了。

相对于他们两人在前面相谈甚欢,黎远志则是安静地尾随其后,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从城门往皇宫走去,按照这样的速度,起码要半个时辰。

这头顶烈日,身下还要备受各种湿疹的折磨,他真的想要策马离去。

心烦意乱的他在想到刚才自己的那惊鸿一瞥,整颗心就荡漾开来,惹得他此刻就想要美人在怀。

就这样,他在自己的幻想中,在马背上有煎熬了半个时辰,终于来到了宫门。

他们是奉圣上旨意出使邻国,一切事宜完成得都能让圣上感到十分满意,以至于他们才到宫门,就看到圣上已经等候在那。

苍术领着靖王和远志一同走上前,潇洒地甩开衣摆跪下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随着他们的跪下,四周的官员也不敢怠慢,纷纷跪下高呼。

黎浩宇看着众人皆跪的场面,忍不住大笑,上前一手扶着苍术一手扶着靖王道:“两位好弟弟都快快请起。”

虽说是扶着,可苍术和靖王哪里敢真让圣上扶,不过是虚架子。圣上的手不过刚碰到他们的衣服,他们就连忙起身了。

待两人站好,黎浩宇这才对底下跪着的大臣说道:“众爱卿平身。今日是靖王待朕出使邻国归来,这一路上想必十分辛苦。朕已在仪雍殿设宴,为朕的五弟接风洗尘。”

靖王与远志身上的衣服虽在城外已经换过,可这一路过来早已经汗流浃背。虽说已经设宴,却也不能如此进去。

黎浩宇领着他们向仪雍殿行进,在准备进入殿中时,他对苍术吩咐了几句,随后便迈开脚直接进入殿内。

“五哥和侄儿一路上辛苦了,先随我一同下去洗漱好再到殿内也无妨。”

远志一听到这话,整个人一下子变得精神起来,还忍不住说道:“这衣服穿在身上早已经难受得要命,终于可以换下了。”

这样的场合说着这话有所不敬,可远志怎么说也不过是个孩子,年纪虽与苍术相差不大,可苍术也没必要要与他计较。

三人哈哈笑了一番,最后苍术伸手做出请状,道:“这边请吧。”

把靖王和远志带到偏殿之后,苍术叮嘱宫女要好好伺候后,这才离开偏殿往前殿走去。

能在仪雍殿沐浴更衣,除了圣上的亲信,估计没有人会有此等殊荣了。

黎远志估计是这一路憋得难受,在面对圣上吩咐下来的宫女中,随手拉了一个还算看得过去的,随后就直接往后面的浴池走去,丝毫没有犹豫。

苍术估计着时间,觉得差不多的时候这才起身走向偏殿。

他找来一个宫女,问道:“靖王与小世子都准备好了吗?”

“禀王爷,靖王爷已经准备妥当,世子还需要一点时间。”

听到这话,他摆了摆手示意宫女暂且下去,自己则走到一边,翘着二郎腿,端起宫女为他倒的茶,细细品尝起来。

他坐下没一会,靖王就精神气爽地走了出来,身上已经换上了朝服,整个人看起来也不乏帅气与稳重。

靖王环视了一下四周,没有看到远志,这才问道:“志儿那小子怎么还没好?”

苍术端着茶杯,想起刚才宫女说的话,忍不住调侃道:“年轻人火气旺盛,也属正常。”

靖王听到这话,干笑道:“让十三弟见笑了,那小子平日倒也稳重,估计这一路上真的把人给憋坏了。”

“呵呵。”

随后,两人相视一笑,以至于远志出来时还不明白他们都在笑什么。

待他们整理好仪表,这才快步来到前殿,宴会这才真正的开始。

苍术坐在圣上的下首,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圣上的客气话。

他扫了一圈座下的大臣,想着这又将是一个无聊的晚上。其实这样的宴会他完全没必要参加,只想好好地待在府上舞文弄墨一番。

要不是在大殿上,圣上又坐在上首,他估计真会跑到徐江面前,与对方扯扯闲谈,说上一些英儿平日在家中的趣事。

若真是能那样,他倒是宁愿那么做。

想到这里,他看了一眼还在滔滔不绝的圣上,无声地叹了口气。

推荐阅读:

无良师父 冷钰 日暮倚修竹 骄妻惹火:老公别乱来 宫城殇:玲珑美妃不可弃 师兄个个都好坏 农家绝色贤妻 替嫁后我被大佬缠上了 雀追 冷稚千金虏酷少 鸿蒙虚无 我的谍战岁月 帝国之大汉崛起 终神剑 我本惊华:冷王的纨绔毒后 桃花错 武尊道 彩礼谈崩后,我转身嫁给豪门大佬 纨绔医妃:废材娘亲 穿越在幻想世界 黑道公主的恋爱神话 穿成恶毒女配?反派读心我撕剧本 无名之辈 重生之嫡女狂后 霸道总裁:老婆复婚吧 三国残兵 李往矣郭横北 格列佛游记 武炼虚空 唿啸山庄·世界文学名着典藏 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 英伦文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