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夜会十三叔

被声响吓到的她连忙回过头查看,竟被从窗户里来的不速之客吓了直愣愣地站在原地。

隔了好一会她才寻回自己的声音,怯怯地问:“十三叔,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尽管她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从不顾世俗眼光,始终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

可像现在夜闯女子闺房,被人发现定少不了闲人闲语,到时候名声败坏的却只是她。

不知为何,对于这样有损自己名声的行为却异常喜欢。

仔细想想,她便多了一条理由缠着他,让她撇不开自己。

前世他都口口声声说穆王妃的位置一直给她空着,今世她就赖定不撒手了。

问完那话的徐白英探头向外面看了看,发现守在屋子外面的半夏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难不成……

她把视线落在苍术身上,眼中满是恐惧,前世她可没少见识他的手段。

黎苍术理了理袖子,走向白英,“本王只是让你的丫环睡了一下。怎么?你还想让人知道本王来过?”

“那侍卫呢?”她继续担忧地问道。

“你觉得呢?”

说着这话的苍术挑眉看了一眼白英,发现对方不但没有移开自己的视线,反而松了口气迎了上来,学着他挑眉接下了他的话。www.mdjfu.com 青瓜小说网

“反正你的定情玉佩我不甚弄丢了,此时来个夜会十三叔的消息传出,虽说我的名声会不好,但是却多了一个你不得不对我负责的理由,十三叔你不觉得很好吗?”

徐白英说完还不忘对苍术炸了眨眼,调皮的很。

她到底有多长时间没和十三叔这样调侃了,明明是个高兴的气氛,为何她却想哭?

她这调皮的模样深得苍术喜欢,他走近白英,伸手用食指挑起白英的下巴,微微弯下腰与白英对视,温柔儒雅的说道:“你也快长大了吧。”

一句话让原本想哭的徐白英顿时红透了脸,她立马低垂了头不敢去直视黎苍术。

女孩到了年纪来了葵水便可称为长大,可以成亲生儿,相夫教子。

只是此时被人如此直白的说出,她面子一向薄,经不起这样说。

徐白英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尖,手却被苍术牵起,一块冰凉的东西塞到了她的手里,圆形的,微扁。

她疑惑的抬起头,在苍术含笑的注视下,缓缓的打开了手,原本丢失的玉佩此时完好无损地回到她手中。

这个认知让她大吃一惊!

玉佩是由上等好玉雕刻而成,两条四爪的龙盘绕在上面,精致的雕工能把龙须细腻地雕了出来,在玉佩中间,“苍”字四方八稳地落在那里。

这个玉佩是身份的象征,世上仅此一块,就算伪造也造不出。

“你把它找回来了?”

徐白英双手捧着玉佩,小心翼翼的深怕被自己摔坏。

“今日本王许是让你不开心了,便让罗勒把玉佩寻了回来。不过就是苦了罗勒,下了一天的水,竟惹了个风寒,真没用。”

黎苍术说着这话,还配上了恨铁不成功的语气,惹得徐白英“咯咯”直笑。

如果她没有记错,罗勒是苍术最得意的侍卫,把他派去找玉佩显得有些大材小用了。

再说了,捞个玉佩也能惹上风寒,这未免也太不中用了?

黎苍术点了点她的鼻子,柔声说道:“本王不宜久留,玉佩你就好好保管,罗勒那边你可得帮本王好好打点一下了。英儿,我等你!”

这份叮嘱显得小心翼翼的,可最后一句却让徐白英的心跳漏了半拍。

从始至终的“本王”到了最后变成了“我”,这一份殊荣唯有她能独享,也只有她才能明白。

这一份殊荣她会好好保护,不会再把它推开,这一世她要为自己而活!

她目送黎苍术离开,周围的一切又回归到安静当中。

如果不是手中的玉佩传来阵阵微凉能够证明那人来过,她许是会以为刚才的一切只是一场梦。

清晨,徐府后院。

银屏快步走进徐白英的院子,四下查看了一番,这才招来一个小丫环,看了一眼徐白英的屋子,低声问:“小姐起了没?”

小丫环摇摇头,“估计也快了,方才看到半夏姐去打水了。”

银屏听到这话不由地送了一口气,她拍了拍小丫环的肩膀,叮嘱说:“你在这里好好候着,我去膳房让人准备下,好让小姐起来了能吃上新鲜的食物。”

目送银屏离开,小丫环一脸疑惑。

曾几何时,半夏姐的任务被这银屏抢了去?

膳房设在前院,银屏打着徐白英的名义,从后院到前院一路畅通无睹。

经过前堂时,她还能听到今早来的贵客还与管家争吵着。

今早她到前院时,正好看到安郡王家的小郡主纳兰名双杀气重重地闯了进来。

如今府上管事的人都不在,徐江丑时就上朝去了,而夫人要陪着老夫人去城外的寺庙上香,卯时就已经出发。

了解到这一点的她连忙回到后院,查看徐白英醒了没有。

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

她看了一下四周,确认没有影响到自己的人,便转身上前。

“刘管家。”她走上前,轻声唤了句。

刘管家看到来人是银屏,顿时松了口气。

他看了一眼怒气冲冲站在一旁的安郡王家的小郡主,赔礼笑了笑,连忙走向银屏,问:“你来做什么?”

“小姐知道小郡主来了,这会儿刚洗漱,准备过来。”

纳兰敏霜侧耳听到这话,连忙推开刘管家,盯着银屏说:“不用她过来,本郡主直接去找她!”

说完这话,她直接推开银屏,直接往后院走去。

银屏看到纳兰敏霜气势汹汹的离去,脸上挂起一丝得逞的笑意。

意识到身边还有刘管家看着,银屏连忙走上前,焦虑的喊:“郡主,你不能过去!”

徐白英让半夏伺候穿衣时,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偏过头问半夏,“外面怎么那么吵?”

半夏系好腰带,直起身,恭敬道:“奴婢这会儿就出去瞧瞧。”

刚打开房门,半夏老远就看到银屏正拦着一个人。

那人她自然认识,就是那个把小姐给推到湖中的娇蛮小郡主!

“郡主,你不能进去!”银屏边拦着纳兰敏霜边劝阻。

她那阻拦的动作在半夏眼中看来,分明就是半推半就,把人给带到这里。

半夏也不敢在门口多待,连忙关上门口。

她快步走回徐白英身边,道:“是安郡王家的郡主来了。”

正梳着头发的徐白英听到这话,竟平淡地笑笑道:“这事情该来的还是要来的,你说是不是?”

被问到话的半夏一脸吃到了黄连的模样。

她焦虑的问:“小姐,你不担心吗?这小郡主平日里蛮横无理惯了,前几日在安郡王府不仅把你推进水中,如今还闹到了府上。咱们不能助了她的火焰,让自己吃亏呀!”

对于半夏的话,徐白英一脸的不以为然。

她偏过头,看向半夏,道:“我瞧她等会见了我也嚣张不起来,你就把心放回去吧。”

半夏听了,却还是半信半疑。

今日府上没有一个管事的人,小郡主却偏偏在今天找上门来,怎么想都觉得奇怪。

小姐如此轻敌,犯了大忌呀!

在纳兰敏霜走到徐白英房门前准备直闯时,在房内的徐白英突然站起身直接走到门口把门口打开。

她的突然出现把纳兰敏霜给吓住了。

她一脸笑意的看着被自己突然开门而吓到的小郡主,道:“小郡主屈尊登门,还真让我受宠若惊了。”

“贱人!”

纳兰敏霜从惊吓中回过神来,不由分说地就抬起手准备扬向她的脸上。

手离她的脸还有一段距离时,纳兰敏霜却发现,自己的手被抓住了。

徐白英抓着她的手,挑眉看向她,反问道:“郡主不觉得今日你的嘴巴很丑吗?一大清早就到我府上像只疯狗在乱叫,有何居心?”

许是没料到自己的手会被抓住,纳兰敏霜把双眼睁得极大。

在始料未及之余还被人骂了,她更是愤怒地看向徐白英,可下一秒她的手就被对方狠狠的甩到一边。

徐白英双手环抱,直视着纳兰敏霜,

趁着对方愣住的空档,她向半夏使眼色,把闲杂人等带走,特别是银屏。

没出一会,院里伺候的人全被半夏遣走,只剩下徐白英和纳兰敏霜两人。

徐白英一脸笑意的看着纳兰敏霜,随后错开身走在门口一旁,做了个请状,道:“郡主,有话说不如进来吧。”

纳兰敏霜只不过是个十五岁的人,比徐白英年长三岁。

平日里被安郡王宠坏了,思考的事情却没有同龄人想得多。

如今看到徐白英邀请她进屋,只是疑惑了下,却没有多想就直接迈开脚走了进去。

没脑子!

徐白英不由地腹诽,看到小郡主走了进来便把门关上。

听到关门的声音,纳兰敏霜一脸惊讶地转过身,看着她问:“为何要关门!”

徐白英轻叹一声,这郡主到底有没有脑子?

她一开始都说是要进屋谈话了!

“郡主你应该清楚,现在你不是你家的郡王府,是在我的地盘。虽是在我的地盘,但是隔墙有耳这道理你应该明白,等会我要做什么且能让别人看了去听了去?”

不知为何,小郡主在听到这话,看向她的神情,竟露出了惊讶之色。

推荐阅读:

奇谈侦探社 三国:白粥榨菜,我阿斗匡扶大汉 重生归来只想种田 封天剑帝 逍遥医圣 花市被你翻遍了吧? 盗墓:开局青龙血脉 月下尘如霜 白莲花,滚粗! 诸天签到从闪电侠开始 百贱不如一婚 别装了,你就是老神医 葵之夭夭 斗罗:灵魂之书 都市之重立天庭 和他假结婚后 影视:爆炒秦羽墨,觉醒魅魔体质 繁华:重生阿宝,十天赚到一个亿 祖奶奶她重生了 南鲲一梦 风停时少年归来 灵气复苏:我,树神,吞噬万界 一见倾身:国民老公强制爱 综漫:怪异日常,但我在压榨群友 八零福气俏农媳 全球返祖我的祖先是盘古 给未来大佬送温暖后他重生了 重生之我一点都不渣 极限基因武神 王者荣耀之大神我有喜了 脑叶公司之异常主管 神话之儒道至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