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六年前

明启十二年腊冬,洛国终于迎来今年入冬之后的第一场雪,雪势大得不出一刻钟,整个京城就被雪覆盖住。

原本还算繁华的街道早已经空无一人,显得无比冷清。

一向门庭若市的靖王府竟也开始闭门谢客。

王府花园在这白茫茫的世界里静得让人发慌,唯有那涟漪未定的湖面显得还有一丝生机。

湖水中,徐白英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水面,寒得刺骨的水浸泡着她的身体,意识不断抽离的她竟然还不忘嘲讽一笑。

嫁给黎远志的三年里,她就像是局外人一般,什么都不知道!

如今从一个外人嘴中得知实情,事后却被那人害死。

若是有来世,她徐白英受过的罪定会双倍偿还!

就在她以为自己死定时,一双手一把把她提出水面,最后让她靠着胸膛,运着轻功回到了岸边。

来人的气息让她感到熟悉,原本害怕的心也慢慢的镇定下来。

疲惫给她带来了倦意,心一平静下来,双眼也慢慢合上。

当徐白英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床上的布幔花纹十分熟悉与眼熟,周围刺眼的光芒让她忍不住用手去遮住眼睛。

“英儿,你醒了。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

头顶传来的声音让她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双眼往上瞧时,正好对上徐江担忧的双眼。www.mdjfu.com 青瓜小说网

她被吓得立马坐起来,往旁边缩了缩。

徐江,她名义上的父亲,也是将她推入火坑后置之不理的人。

对于他,徐白英的内心是百感交加的。

她躲闪的动作没有逃离徐江的双眼,原本伸出去的手僵在空中。

他站起身,把僵在空中的手负在后背,低头对她说:“你刚醒就好好休息一下。”

徐白英就这么一直盯着徐江,此时的他比徐白英印象中的模样要年轻许多,而且四周的摆设分明就是她未出嫁时的闺房。

难道说她被苏合香推到水中,最后被送回了徐府?

可徐府早在一年前就与她断绝了关系,靖王府也不可能因此地把她送回这里。

眼见徐江就快转身离开,她动了动嘴,几欲想叫住对方。

可那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称呼却始终喊不出来,最后只能干干地问一句:“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谁送我回来?是不是十三叔?”

她清楚的记得,把自己救上来的那个人的气息和十三叔的完全一样!

可那个人早就被自己推离自己的世界,已经三年不联系了。

他,又怎么可能出现在靖王府把她救回徐府?

刚迈出右脚的徐江听到问话便收回了脚,思索了一番才下定决心回答:“确实是穆王。英儿,对不住,是为父没有顾好你,让你失足掉落了湖中。”

失足掉落湖中?不是苏合香推她的吗?

事发当时是在冬季,可现在却是夏季!

在她印象中,生平以来掉落水中只有两次。一次是她十三岁在安郡王家,还有一次就是被奸人所害,也就是她失去意识之前。

现在的情况表明,她回到了六年前,可这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

伴随着徐江的声音落定,门外传来了陌生人的声音。

“徐大人,我家王爷让小的来通知您一声,他有事要先行离去,您就不必送了,好好照顾令千金便可。”

门外突然传来的声音打断了徐江接下来想要说的话,他清了清喉咙刚想回应,徐白英像似听到了什么振奋人心的消息,冲着门外大声问道:“是穆王家吗?”

询问时的她已经从床上起来想要穿鞋。

在一旁伺候的婢女看到这情形,吓得连请示徐江都忘了,赶紧上前伺候着。

在听到外面的人说是时,已经穿戴好的她顾不上身旁的徐江,跑出去就问站在门口的侍卫。

“十三爷此时还在府上否?”

侍卫吓得赶紧低头,拱手作揖,道:“应该已向大门走去。”

听到这话,徐白英提起裙摆,迅速往大门跑去。

穆王,那个前世始终护她周全,却被她辜负的男人此时就在不远处!

若是事情真如她刚才所想,六年前她和十三叔的关系没有闹僵,往后的一切都还有挽救的机会。

从后院到前院,平日里觉得并不远的距离,到了此刻她竟觉得无比的漫长,深怕自己赶到大门,那个人已经不在!

一路上的狂跑把下人们都吓了一跳,纷纷停下手中的工作驻足察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向好静的小姐怎么会如此反常的奔跑,而且脸上还挂着兴奋的笑容,这些都是从来没有过的。

原本跟在徐白英身后的两个丫环早已经被她落在了身后。

等她好不容易跑到大门时,正好看到那人准备上马,也顾不得自己气喘吁吁的,冲着那人激动地大喊:“十三叔!”

下一秒就被空气给呛了一把,拼命的咳嗽。

刚抓过缰绳的黎苍术听到这一声十三叔,脸上不但没有笑意,眉头反倒紧皱起来。

他把缰绳交给身旁的侍卫,转过头看到徐白英站在门口处咳嗽,二话不说连忙上前,伸手温柔的为她抚背顺气,嘴上却不忘教训。

“都多大的人了,怎么没个样子,是不是醒来就下床了?身体好些没有?”

说着这话的黎苍术把徐白英拉到一旁,借着自己的身高优势巧妙地站在她面前,挡住下门下面所有侍卫的视线,把她圈在一个他认为最安全的位置。

一个大家闺秀,怎能在外人面前抛头露面。

眼前的人没意识,但不代表着他也连同一起。

缓过来的徐白英就这么仰着头看他训话的模样。

此时的十三叔比她最后一次见到的模样要年轻许多。

三年前为救自己而留在右边眉角的伤疤也没有了,而且他的脸上少了冷意,多了几分亲和力。

这个模样的十三叔只有在六年前才是这般模样。

难道说她是真的重生回到了过去?

她狠狠地拧了一把自己的大腿,那突来的刺痛告诉着她,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回想起自己经历过的种种,再对上眼前一脸关心自己的十三叔。

徐白英脸上的笑容慢慢减少,最后竟哭着扑到对方的怀中,“十三叔,对不起!”

突来的痛哭让黎苍术不知所措,慌乱地安慰着她。

“英儿,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了,本王教训他就是了!”

他边安慰边用大拇指去擦拭眼泪,忙得不可开交。

许是知道自己的模样吓到了对方,徐白英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笑道:“我没事,不用担心。十三叔,你还有事情要办?”

徐白英想起刚才在后院听到侍卫说的话,便随口问题。

哪知对方淡然地摇摇头,温柔儒雅地回道:“时间并不打紧。”

听到这话,她突然咧开嘴笑着,“这段时间没有见到十三叔,我都快想死你了。”

这话并不是她拿来拍黎苍术的马屁,十几年的交情因为黎远志一人而断绝。

三年来的不闻不问,形同路人一般,那种感觉她回想起来就觉得心塞。

尽管她没有拍马屁,可说的话却达到了拍马屁的效果。

只见黎苍术心情大好的揉着她额前的刘海,宠溺地说:“就属你嘴贫。这段时间本王着实忙,与你见面的次数也少了不少,本王也甚是想你。”

她一听,嘻嘻的笑着不回话。

前世她因为黎远志一人,推开了自始至终都为自己着想的十三叔。

这一世她定不会负了他,而那些辜负她的人,她必然要把伤痛双倍奉还!

“穆王,时间差不多了。”

身后侍卫的提醒让黎苍术记起自己还有事情没做。

徐白英听到这话,忍不住从黎苍术的怀中探出头。

站在黎苍术身后的侍卫不同于其他,从着装来看,像是宫中的侍卫。

看来刚才十三叔说时间不打紧全是为了照顾她。

知道十三叔不会再多做逗留,徐白英原本垂放在身体两侧的手突然间紧抓住对方的袖子,委屈地说:“十三叔,你赠与我的玉佩不见了,许是掉到了湖里,我很喜欢那玉佩的。”

“你喜欢,本王再送你一块即可。”

为了不想让她担心,黎苍术随口回答,却不知这个回答已经让对方原本期许的心失望起来。

徐白英松开他的袖子,依旧低着头说话,只是那声音比之前的小了许多。

“那算了。十三叔你还有事情要做,而我这么鲁莽就跑了出来,你一定感到困扰。你忙正事要紧,我就先告退了。”

说完这话的她对黎苍术微福身,然后转身匆匆忙忙的离去了。

看着接近落荒而逃的徐白英,黎苍术这才察觉不妙。

一向心思缜密的他怎么就犯了这么一个低级错误?

且不说多日不见有些对不住那丫头,而那个玉佩退一万步说,可以算得上是他和丫头的定情之物。

他刚才明显是要把人推拒在外!

他想唤回徐白英,可那个小小的身影早就消失在他眼前,可见那小家伙是有多么的失望。

此刻,他有些痛恨自己刚才的鲁莽了。

黎苍术走下楼梯来到自己的马前一跃而上,他抓紧缰绳,俯视伺候在一旁的侍卫。

“罗勒,你到徐小姐落水的地方,哪怕把整个湖都给本王翻过来,也找到玉佩!还有,徐小姐为何坠湖你也一道查清楚,否则,提头来见!”

说完这话的他勒紧缰绳让马掉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被吩咐下去的罗勒连忙抱拳,低头冲着他离开的方向坚定的回道:“属下这就去办!”

目送黎苍术离开,罗勒回过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徐府,眉头紧皱了起来。

什么时候徐家小姐这么紧张主子的玉佩了?

推荐阅读:

恶魔巫师的诸天之旅 人生模拟器:我开启了人生简单模式 武侠盘点:从华山论剑开始 凶宅诡闻录 炼器通天记 绝世战神王妃,穿越自带逆天空间 直播逃生游戏,丧尸王和我卿卿我我 余甘很苦你超甜 奥特:混沌轮回 斗罗:开局魅魔,比比东被玩坏! 拯救的佛修是个黑心莲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邪神 小漂亮被迫成为软糯npc后 隐天子 珠玉满地 盖世狂婿 道士称霸NBA 植物大战僵尸:开局向日葵小萝莉 重生:我是美味制造商 骑士的奇妙冒险 四合院—潇洒人生 霍格沃兹:给斯莱德林扣到负分 相逢恨晚,余生皆你 穹元突破诡鉴神探 玄幻:开局误认女帝是表妹 夏日拾光 谁说学霸不懂爱 重生在七十年代 都说了他喜欢我 穿成小新家的女仆 首富:我真没想赚钱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