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终结

夜一如既往地凉,王伯此刻却在宫门处十里地焦急如焚,洛离天没有在约定好的时间内到达指定的地点。

难不成宫里出了什么事情?

王伯眼瞧着再不走就要错过最佳的逃跑时间了,于是准备先进去查看其中的情况。

就在这时,不远处一道消瘦的身影越来越近。

王伯用灵气开眼,不远处的人,不是陆拾又是谁呢?

“怎么只有一你个人?啊离呢?”王伯心里预感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说话时眼睛紧盯着陆拾一眨不眨,似乎生怕给听错了什么事情。

黑夜里,陆拾本来就白的脸色听见王伯如此说,便又白了一个度。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连陪她最后一段的资格都没有,现如今,那一句,“好好活着,代我吃尽天下的美食。”依旧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烙下了不可磨灭的耻辱。

“我问你!啊离怎么没和你一起出来?啊离人在哪?”王伯的语气极其激动,抓着陆拾的手没意识的使劲。

如果拨开袖子看,估计得青青紫紫一大块,好不漂亮。

“她在里面。”陆拾的声音可以说是虚到了极致。

王伯一听这话,脑浆欲裂,恶狠狠道,“她还在里面?为什么不带她出来?就算绑也要绑出来!”

王伯自然不相信里面有什么变故的猜测,宫里的事他都已经安排的万无一失,不可能有丝毫差错。

那么洛离天没出来的原因也就只有一个,她不想出来,她不想要这条命了!

“让开!”王伯瞧着不远处突然窜起的大火,一把推开陆拾,往宫殿里疾驰而去。

“啊离!啊离!啊离!”

陆拾从地上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干净黯淡的眸子被远处冲天的火光给照亮。

一瞬间,在原地的人已经不见。

皇宫里,红鸾殿内。

主殿之上,洛离天一身素色长袍,头发也松松垮垮的披在肩上,一直拖到两膝。

这一头漂亮的头发从小就获得了不少宫人的喜爱,而母亲也曾因为这一头秀发而抚摸过她的脑袋。

自然,那是十岁之后最奢侈的事情了。

也不知为何,母亲性情大变,突然待她严苛如刑法。再也没有来过她的寝殿一回。

于是,她造了世界上最大,最豪华的宫殿,红鸾,那里有她最喜欢的,会一直冒着热气的温泉。

以及最暖,最大,最舒适的床。

其实,从她知道,自己的血可以救人时,她便知,她不是普通人。甚至,她可能不是这个国家的人。

果然啊,果然啊,人算不如天算,世事无常。

远在边疆的,哪里是什么异族?蛮族?那里,一个个如雄鹰一样注视着这里的,是她的族人。他们跋涉千万里而来,为带她回家。

就让我任性一回吧。

洛离天看着离她不足二十米的人们,那里有一张张认识的,不认识的面孔。但无一例外都充斥着厌恶,只有为首一人,脸上写满了莫大的悲悯。

“母亲这倒来的巧。啊离刚刚做了母亲最爱吃的软犀糕,尝一块?”洛离天向女君举了举手边的盘子,上面放着精致的,淡黄色的糕点。

女君却不为所动,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默默的看着她。

那是一双多么美丽的眸子啊,深邃而又神秘。以前的洛离天更喜欢它带有一丝温情对我样子,但是现在……洛离天自嘲了一下,自顾自的拿起了一块。

如果现在有外人在,看到这幅场景一定觉得格外的搞笑。

从地狱而来的火光席卷着仅存的温存,军人模样的人们有条不紊,成一种包围的阵型将两个女人围在中间,一个眼神如炬,一个却穿着松散懈怠,吃着软犀糕。

“酒林我毁了,红鸾现在也在火海中了,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女君在洛离天刚刚咽下一口糕点后不急不慢道。

洛离天却似乎毫不在意这些东西的模样,抿嘴一笑,缓缓的站了起来,“你这几年操心国事,休息的时间越来越少了,白头发也越来越多了。”

“你身边的奴婢们也大都过于蠢笨,这么多年了都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吃食,也不知道提醒你添衣,就寝。”

“还有,你的衣服颜色太暗了,你应该多穿些颜色明亮的衣服。”

“也别总一天到晚黑着个脸,哪个男人会喜欢你呀。”

“你喜欢吃软犀糕的事,我已经吩咐厨房了,他们可收了我不少银子,希望能把事情办好。”

洛离天说着突然顿了顿,似乎想起来什么一样,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灵气游走间,一缕乌黑亮丽的头发就这么落到了手里。

“记得你喜欢我的头发来着的,看你这般可怜,我就留那么一小撮给你,给你留个念想。”

说完,洛离天惨淡一笑,继而爽朗大笑。

女君眸子不明明暗,周围的侍卫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中,一道白色的身影突然窜出一摸火红,那火红就如同跳入了无尽的草原一样,开始无限蔓延,燃烧生命,收割生命。

“自,自爆。”一个看起来年轻的侍卫第一次见到这个场面,手止不住地抖。

自爆,也就是燃烧生命之火,将自己的灵魂,身体烧得干干净净,在这世间不留一丝痕迹。

女君望着熊熊的烈火,大袖下的十指紧紧攥住里衣。

“啊离!”

世界突然变得很清晰于明丽,仿佛世间只剩下纯粹的红。洛离天听见了遥远的,来自梦乡的声音。

如果说,世界上,心死得最透彻的人是谁,王伯一定会说,洛离天。

已经上了年纪的王伯就这么冲进了侍卫队里,发了疯似的在洛离天刚刚站立的地方寻找着。

“啊离!啊离!啊离!”

“女君,这人怎么处理?”一边,一个老臣的脸上挂着诡异的微笑,问道。

这人,自然指的是王伯。

女君却一言不发,有一些失魂的杵在那里。

“女君?女君?”那个大臣追问不止。

“滚!给孤滚出去!都滚!滚!”

推荐阅读:

穿进无限后,我从反派成了救世主 我真不想当天帝啊 噩梦惊魂 致命游戏:全能大佬搞钱攻略 穿书后大佬撕了恶毒女配剧本 大国栋梁 食戟之零 爱上狐妖的忍者 凤医帝女 灵魂互换懦弱太子扮猪吃虎 王者学院之王者荣耀 凤凰于飞 我家师妹太怂了 透视医武仙王 萌狐要逆天:邪少快护驾 十三梦书 万法乾坤 雄起武侠世界 聊斋小书生 庶女撩人,诱得病娇王爷面红耳赤 疯狗加三 嫁皇叔 妖孽狂兵 一年春尽花几枝 重生1984,从大山养蜂开始 火影之鸣人他爸 我的美食空间 狠狠爱:萌妻会捉鬼 都市特级兵王 我的瑶池夫人 快穿之黑化男神有点宠 我的精神力太强大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