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往事2

皇宫里最精致的宫殿。

室内透露着温暖且温馨的气息,那种气息似乎像一个温暖的巢穴,让人心甘情愿的被扼死于其中。

粉红色的丝绒里,一个小小的身影在一上一下的起伏着,像一只瘦弱的小兽在贪恋着母亲的温暖。母亲!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那起伏的幅度越来越大,细密的汗水从白暂透亮的皮肤里渗出来,空气都突然变得黏糊糊的。

王伯给渐渐清醒过来的洛离天倒了一杯温茶,那苍白的小脸没有丝毫好转的模样。王伯见状心里“咯噔”作疼。

女君本来不是这样子的啊,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女君开始变得严厉,甚至是无情。这让洛离天对待她时战战兢兢。

“感觉怎么样了?”王伯扶着洛离天躺下,小人的虚弱一眼即知,王伯很难想像到,女君是怎么样狠硬的心肠才让小公主一睁眼就过去见她。

洛离天将茶杯递回给王伯,里面是她最爱的玫瑰香茶。世人都道这茶俗气,皇宫里的人也道这茶廉价且没有丝毫用处,只有洛离天喜欢喝它。并且是十几年都如初见一般喜爱。

“我没事王伯。”

看着洛离天没有丝毫血色的脸,王伯差点气的咬碎了自己仅剩不多的牙,“这些药师一定要重重的惩戒他们!”

洛离天一笑,心头一阵温暖,“我不碍事的王伯。我这怪病都这么多年了,大路上有名的药师都见过了,都治不好,也不怪他们。再说,我现在也不是没事嘛。”

王伯一听,没好气道,“你呀,真拿你没办法,你要是再不珍惜自己的身体,我可就汇报女君,以后哪里都不让你去了。”

洛离天一听,哪里能答应,立刻撒娇道,“我不再这么做了,我这不是救人心切么,对了,那个男人怎么样了?”

王伯一听那个男人似乎听到了什么大敌一样,气哼哼地,“他?死不了,一口气吊着,在柴房里呢。”

“柴房?这么能让他在那种地方,他的伤那么重,快把他抬出来好好治疗。”洛离天实在不能把气息那么纯粹干净的人和柴房那种阴暗潮湿的地方联系起来。

“哼!你看看你自己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还在想他,那男人一定是个祸害。”王伯黑着脸,没有照着洛离天的吩咐去做。

“就算你救他回来又这么样呢,女君那绝对是对付不过去的。”

洛离天闻言,亮晶晶的双眸一暗,“母亲那里我已经对付过去了,不会有什么问题。”

洛离天想到刚刚的场景,心里多了一丝苦涩。自己之前也会捉一些小猫小狗回来养,但是人却从来没有过,也从来不敢,更何况是一个男人。

但是为了这个男人,洛离天第一次骗了王伯。

“好了,带我去看看他吧。”洛离天总觉得在床上呆的时间长了,肉就会发霉,血液就会发酸发臭,骨头上会长蘑菇。

王伯知道她的犟脾气,也就带着她去了柴房。

柴方里,那个男人安安稳稳的睡在地上,不知道是谁好心给他垫了点草在身下,还帮他洗了脸,换了身衣服。

“模样倒是不错。”洛离天笑嘻嘻的。

这是陆拾听到洛离天说的第一句话。

“你醒啦。”洛离天在他的身边蹲下,陆拾下意识的往远一点的地方挪了挪,似乎这个同样“来历不明”且不怀好意的小女孩是什么让人讨厌的东西。

洛离天见他这个反应心里来了气,“本以为是个美人,千辛万苦把你带回来,没想到却这般不识趣,见你精神不错的模样,那就一直在柴房里待着吧。”

洛离天说完,发现地上的男人丝毫不为自己的话动容,心里的气更甚,“不,我后悔了,这么美的男人,待在柴房里,岂不便宜了那些粗鄙的下人,不如,给我暖床如何?”

“无聊。”陆拾转过身去,青丝和地上的尘土牵扯在一起,格外的扎眼。

“无聊?说来我也想知道,是谁如此无聊,甚至是胆大包天,居然敢给我带回来的人换洗衣物!王伯,帮我把那个人带过来。”洛离天的语气突然变得冷漠,像极了朝堂之上的女君。

陆拾的眉头轻皱。

不一会,一个娇小的奴婢就被几个女人给架了过来,袖子卷到手肘处,手臂还有一些水渍,似乎刚才在洗一些什么东西。

那女人显然是被这个场面给吓住了,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看一眼。

“你就是那个帮他洗衣物洗脸的奴婢?”洛离天问道。

那奴婢闻言,知道自己闯了大祸,眼泪直往下掉,“是,是,是奴婢换的,奴婢只是,只是......”

洛离天瞧她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的模样,也不想再让她多言,“本宫倒是没想到,皇宫里居然有如此闲散的人,看来内务府的管理还有待提高。”

“既然你这么闲的话,那以后皇宫里所有侍卫的衣服就都是你一人洗了,如果不能按时完成任务,少一件衣服,就去内务府领一个板子。”

洛离天说起狠话来倒是毫不含糊,那婢女直接吓得晕了过去。

王伯在一边哭笑不得,这小公主,只要脾气一上来,谁都拦不住,不知道她回宫殿冷静下来之后,又会怎么求着自己,让他拉下这张老脸去让内务府改了这婢女的处罚,估计还得让内务府出点钱来,安慰安慰婢女内心的惊吓。

“等一等。”

就在洛离天让人将那个婢女抬下去的时候,一道凉薄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洛离天的嘴角微微上扬,“叫什么名字?”

“陆拾。”

“愿意跟在我身边吗?”

陆拾没有立刻回答,洛离天也不急。

不料,洛离天本以为这男人要磨叽好一会,才能答应,这时候回复的倒是不慢,只听陆拾一字一字道,“愿意。”

“那还磨叽什么,活着的话就起来跟着。”洛离天突然变脸,本来笑盈盈的,突然就变了语气。

可怜陆拾要拖着自己残破的身体,跟着洛离天晃了一天的皇宫。

推荐阅读:

八零娇软肥妻,撩疯竹马军少 炸年糕 美国农场 我的硬核科技 玄幻:我一剑斩苍天 农妇,山全,有点田! 原神之海哥的阿巴斯论 都督他宠妻无度 我真不想当精神病院院长 盛嫁无双之神医王爷不良妃 最后一个儒圣 万劫守阁人 [红楼]公子林砚 一梦苍生 都重生了谁还贷款买房结婚啊 豪门弃妇:冷情总裁强欢宠 非常道 那些年,我的青春岁月 仙魔世界 幻世猎手 攻婚掠情:契约老公太生猛 本仙不服,邪帝别乱来 总裁爹地你别跑 快穿之苗疆少女擅蛊惑人心 现在的网恋不提也罢 忍者文艺人生 天上掉县令 乡村妖孽小医仙赵大宝秦羽沫 楚昊宇文心怡 离婚豪门后我上了热搜 100分宠妻:霸道冷少,小心吻 盗墓笔记九回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